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2

    下身被顾正以大幅度地拉开,顾正低下身子舔舐会阴处,手指在穴口慢慢地戳弄,花穴渐渐湿润起来。

    突然穴口一阵冷液灌注,于临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本想推开身前压住的顾逆,可又碍于被绑住了手腕。

    “你们涂了什么?”于临颤抖着说“我们不做了好吗?”

    “乖,你会很舒服的。”顾正抬头直视于临道,随后修长的手指加快了速度。

    当酥麻的感觉一阵叠加一阵地往全身蔓延,下身不由自主地挺起迎合顾正的速度。

    “别、别弄.....”顾逆轻轻地从于临唇边咬吻,慢慢往下,含住胸前的乳粒,配合舌头的骚动,眼见于临呼吸越来越急促,一阵高潮,花穴里涌出了一小股液体。

    “高潮了,很舒服吧。”顾正将三指插入穴口,见于临似乎不满地挺动下体迎合,开拓得似乎差不多了,“逆,可以了。”

    “你、你们.....”于临睁大眼看着他们脱了长裤,下身被内裤紧紧包裹住的一大团,但是自己的下体怎么越来越热,尤其是花穴像是被上千万只蚂蚁在咬,迫切地想用手去抓一抓。

    “先舔一下。”顾正不顾于临的意愿就将硕大的阴茎往往他的嘴边戳,正好高潮过后的于临一直用嘴呼吸,冷不防地被塞了一嘴,男人特有的味道立刻传布口腔内外。

    “呃.......”

    顾正笑着调教道“乖,打开嘴巴,收起牙齿,舌头用力,对,用舌头舔。”

    于临柔软的舌尖细细地一下又一下地碰触顾正的龟头,挺立的柱身在舌头的柔软之下更一步胀大,从根部到龟头上缠绕凸起的根茎,摩擦着口腔的柔软。

    而顾逆与顾正对调了位置,顾逆用火热的根部在于临的花穴间摩擦,硕大的龟头浅浅地调戏穴口却不进入,滑腻的液体沾上了柱体,顾逆用手揉捏按压花穴上的花蒂,穴口像是感知到阴茎的热度,敏感地一张一缩的。

    “好了没,我忍不住了。”顾逆将龟头抵住于临的花穴穴口,准备随时可以插入了。

    顾正看着下身的于临脸蛋微红,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立刻从他的嘴里抽出阴茎,快速地解开于临手上的绳索,顾逆顺势将他抱了起来,浑身无力的于临靠在顾逆的肩上,嘴里还嘀咕着“会疼、会疼。”

    “好了,宝贝儿,我和逆一起破你的处,乖,忍一下就好。”

    顾正从于临的身后辅住他的腰,手指摸了摸顾逆刚刚插入一点的花穴穴口,用指甲微微挑开穴肉,见于临只是皱了皱眉头,便忍着将自己的阴茎也往花穴里面插入。

    因为是于临的第一次,而两人又是同时进入,于临顿时间被疼痛炸得清醒过来,两根巨大的阴茎正硬生生地往花穴里插入,穴口的撕裂让于临感觉像是被人劈开了两边“痛!好痛......你们!”

    “哥,不可以慢慢来。”顾逆忍得额头上的汗水都低落下来,两根阴茎都太粗了,根本没有办法全都插入,现在感觉于临的穴口都被撑裂了,但是他们两个人的欲望就在眼前,怎么可以此刻放弃。

    顾正也忍得很辛苦,可是看见于临因为疼痛而哭泣的样子,心里都疼了起来,但是,好想要,好想要他。

    最后两人也不管了,一口气就往花穴里面插入,狭窄的穴口被撑得血红,那道贞洁的地方正被两人一起冲破。顾正和顾逆相视一笑,一同亲吻了于临,顾正心疼着,对着顾逆说“我出来吧,出血了。”

    于临感觉到顾正的根部狠狠地摩擦穴肉,但是此刻刺激感官的就只有痛,很痛,为什么要进去,为什么要进去。想着痛着,于临的眼泪也控制不住了。

    顾逆看着很少哭泣变得弱小的于临流泪,心里狠狠地一揪,不停地吻过他的眼泪,“不哭不哭,宝贝儿不哭。”

    顾正看着穴口开始冒出点点血迹,心里有点慌,“逆,他出血了。”

    顾逆揉了揉于临阴蒂,发现他一颤,知道他的敏感点,花穴里紧紧地咬合舒服得他不想离开,他试图缓缓地抽插起来,低声在于临的耳边问到“还疼吗?”

    “疼.....”于临委屈得不得了,抓着顾逆的手臂留下一道道红痕。

    “别想着疼,闭上眼试着感受,好吗?”顾逆的嗓音像是恶魔的诱惑,他听话地闭上眼,靠在顾逆的肩上,下身开始被对方支配,每一下撞击没有太用力,但是都落在了某一点上。

    顾正顺着于临的背后拥了上来,一手揉捏于临的胸前红缨,一手撸动于临秀气的阴茎,渐渐地,于临感受到疼痛以外点点的酥麻,酸麻开始慢慢堆积。这时候,一直手指在后穴处慢慢扩张开来。

    顾逆停了下来,于临感觉到不满,尝试自己扭动身体去迎合,顾正笑了笑,“看吧,宝贝儿很喜欢呢。”

    “你快进来。”顾逆瞪了他个一眼。

    顾正扶着自己的阴茎就往于临身后挺入,隔着一层薄薄的隔膜,两根火热的柱体在自己的身体里操持。

    顾逆的硕大感觉穴内的花心被他撞得撑开了,心中喜悦道“顶到子宫了。”于临被他撞得疼痛不已,但痛中不乏有一丝酥麻。

    充血的穴口包裹着他们俩,穴口被撑得抚平了褶皱,于临最后的理智也被掩埋了。

    顾正和顾逆两人默契地一前一后地抽插着,渐渐在药物的催情下,在快感的淹没下,几次的高潮过后的前后穴,于临昏了过去,临近闭眼的那一刻,他还是在想,醒来要操死这两个混蛋!

    很不幸,在于临有点意识要醒来的时候,那两只豺狼的下身还在继续律动,对着他微微发肿的唇瓣亲了一口,说“宝贝儿,醒了?”

    “你、你们好、好了吗?好麻...好痛....”于临有气无力地说。

    顾正憋紧了一道气,下身开始加速了起来,“快了。”

    “嗯......啊.....嗯呃......快.....受不了了.......”

    两人一人抓着于临的腰一人抱着于临的肩膀,快速地抽插下身,一下又一下重锤似得撞击于临的穴内,穴内媚肉都被带了出来,紧密湿润穴口紧紧地咬住两根阴茎。

    顾正和顾逆一同射精,白灼的精液烫得于临一抖一抖,穴口自然地一缩,顾逆笑着在于临耳边吹气“你说,我们都射进去,你会不会怀孕?”

    顾正被于临夹得一抖,想是又要站起来了,“那咱们努力点。”说罢,用力地顶了一下于临前列腺,于临用手肘推了一下顾正,阴茎就从后穴退了出来,不仅摩擦了穴口带来的快感,更让带出来的白灼沾染在臀肉上,显得更色情淫荡。

    顾正捏住于临的下巴往后一摆,与他接了个深吻,用舌头色情地调戏,手掌将身后的精液涂满整个臀部,还一直揉捏。

    “嗯、唔....够了!”于临挣脱开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怎么还有力气?”顾逆狠狠地在花穴里挺动起来,于临立刻就软了身子躺在了顾正身上。

    “够了,逆!抱他去浴室吧。”顾正正色道。

    顾逆有点不舍地将下身从于临身上退了出来,顾逆看着红肿不堪的花穴,心疼地抚开被带出来的精液和血丝。

    “我去拿药,你带他去洗一洗。”说罢,顾逆就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往外跑。

    作者有话说:喜欢请收藏,请留言~

    每一个点击观看每一条留言都是我的动力!!!

    ☆、02 忍住(叫哥舔玩)

    貼心提示:UC瀏覽器已屏蔽內文,請UC愛用者更換其他瀏覽器,謝謝大大呦~

    ☆、03 逃 (继续舔吧)

    于临清醒过来已经是午后,可是厚重的窗帘布将门窗都紧紧地遮住更显得房内的阴暗气氛。

    “喂,你们两个,别压着我!”于临感觉到腰部至下身地区严重酸痛,但是那两只狼更是一人半边地拥著他,又饿又渴却无法起身。

    “醒啦?”顾逆先是睁开眼,迷迷糊糊地对着他勾唇一下,俯身在他嘴边亲了一个便伸手往于临的下方摸去。

    “喂,你!”于临吃痛了一声,“你别摸!”

    “我看看消炎了没。”顾逆一本正经地说完,就甩开于临的被子,让整副赤裸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

    双腿被迫分开,顾逆手指轻轻摸了摸后穴,看见红肿也就消退得差不多了,接着轻轻地掰开了阴唇,花蒂立刻裸露出来,被稍冷的空气刺激得站了起来,顾逆坏笑“想要了嘛。”

    “你才想要!”

    “我当然想要啊。”

    被抓到话柄的于临真想甩几巴掌给自己。

    于是,顾逆就真的往花蒂舔了舔,敏感的于临立刻颤抖地抬了一下腰。顾逆见状心中更高兴了,越舔越深,花穴里的淫液一股股地往外流,媚肉缠着顾逆的舌头不放。

    当顾逆勾着舌头听到于临的G点时,恶意地戳了又戳,还用牙齿咬着两边的阴肉。

    于临爽得叫起来“啊.....啊.....你....顾逆.....逆,你别弄那里,啊....好哥哥....好麻....”手不小心抓了一下还在一边睡的顾正。

    顾正起来就看见如此香艳的场面,板着脸抓了抓头发,快步走到落地窗前将厚重的窗帘布拉开,强烈的阳光立刻照射进来,刺得于临睁不开眼。

    顾逆也在于临的这次高潮后挺下了手,掰过他的脸与之接吻,将刚刚花穴里流淌的花液就这样未进了于临的嘴里。

    “你的味道,甜的。”顾逆看着还在床上喘息的于临,拿起床头柜上的药膏往顾正的方向扔了过去。“帮他涂好,我要去公司一趟。”

    “呀!你偷步!”顾正暴躁地朝着拿着衣服往浴室里走的顾逆。

    浴室里还传出顾逆欠揍的声音“你昨晚也不是偷步在先?”

    于临看着顾正一脸争风吃醋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我要起来。”

    “你给我躺着!”顾正的注意力回到于临的身上,粗暴地压着他的身体,双手扯开闭合的双腿,“让我看看。”

    “哎呀!你这么用力干嘛!”于临生气地一拳锤了过去。

    “不涂药膏你会好吗?”顾正不满地在他的臀上甩了一掌,白嫩的臀上立刻显出红指印。

    “你打我!顾逆啊!他打我!”于临大声朝着浴室里叫。

    “闭嘴!”顾正瞪了他一眼,手上的力道却很轻,几乎是轻轻地碰触,除了偶尔进到穴内碰到敏感点之外。

    于临单单是被他上药都觉得浑身被点着了,嗯嗯啊啊地哼叫不听。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