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5

    又紧又湿的花穴紧紧地缠绕住顾正的肉棒,于临几乎连肉棒上的脉络都清晰地感受到,胀大的肉棒狠狠地戳到花心,花穴跟着肉棒抽插的频率默契地一缩一放,两人都舒爽无比。

    顾正感觉到于临快要高潮了,更是加快了下身的速度,没一下似乎都干进了子宫,宫口夹着肉棒绷紧了阴道。

    “啊——呃啊.....”于临高潮到了,潮喷出淫液浇灌了肉棒,顾正插到宫口出,将白灼一并喷射到了里头,烫得于临一颤。

    “哈哼.....”顾正的喘息夹带着热气在于临的耳边输送,敏感的耳朵被顾正咬得通红,顾正维持着射精的动作压着于临在墙上,高高抬起的腿还没有松绑。

    顾逆赶到后看着顾正射精后还恋恋不舍研磨的样子,眼内的欲望就热了起来。

    “逆、逆来了....”于临垂眼看着顾逆走进。

    “哦,来了。”顾逆答应着,手上拿着的啤酒就往于临的身上倒,冰凉的啤酒染湿了于临的上身,连带正插着花穴的顾正也被刺激到,高潮的火热与啤酒的冰凉让于临清醒多了一分,勾着顾逆往自己胸前带。

    顾逆也没有推,顺势就舔过于临的胸前,他的肌肉,白皙却又不乏健美的皮肤让顾逆狠狠地在上面留下自己的齿印。

    “你带着哥背着我偷吃太可恶了,”顾逆腹黑地笑了一下,拿起手边的啤酒瓶伸向于临的后穴。

    顾逆抬起于临的另一只腿,让他只有用力靠着墙才不至于往下倒。

    啤酒瓶的瓶口冰冷的触感无不刺激着火热的后穴,于临惊恐地看着顾逆拿着啤酒瓶开始对着自己的后穴抽插起来。

    “啊.....啊....啊哈.......拿出来.....啊.....好冰啊.....”

    顾正毫不示弱地跟着节奏抽插,干到花心的时候还特地用力地研磨几下才抽出来,色情的情欲声在黑暗的后巷里面暗暗传了出来。

    顾逆见后穴的肠液分泌得差不多了,抬高了啤酒瓶往穴内倒了口啤酒,啤酒的味道顿时间在三人之间蔓延,于临挣扎着要推开他们。

    “别动!”顾正暴躁道,制止住乱动的于临,瞧顾逆打了个颜色。

    顾逆快速地抽掉啤酒瓶,里面的啤酒流了出来,于临羞耻地哭出声,“别、别这样啊.....啊哈......”

    “乖,这就给你更舒服的。”顾逆将硕大的肉棒缓缓地插了进去,兄弟俩发胀肉棒就隔着一层膜的距离不停地讨好湿润紧致的小穴。

    顾逆一边抽插一边讨好吻,他喜欢于临的所有,如果可以,他不想与自己哥哥分享,可是,于临是属于他们的,他和哥哥会为于临套上这辈子都无法逃离的枷锁。

    “啊...嗯....哦嗯.....”于临顺从地感受两人给他的快感,身前的阴茎已经竖起,双手却不被允许触碰它,他被两人夹在中间,空白的脑袋追随这下身的快感,随着兄弟俩的律动而收缩,快感的一次次堆积,不一会儿,于临已被操射,清稀的精液洒在顾正凌乱的白衬衫上。

    兄弟两人见状更加兴奋起来,顶到最深处,将精液都洒落在他们最爱的人体内。

    “啊......啊哈.....啊哈....”于临喘息着歇气,失神的眼眸恢复了清醒,被绑着的腿和手勒得发红,“解开我....”

    顾正并没有打算将肉棒抽出来就帮于临解绑,期间碰到被蹂躏过度的花蒂,吃吃地叫出声来。

    最后还是顾逆先抽了出来,将于临稍微清理一下后抱着他上了车。

    顾正抱着于临坐在后座,顾逆在驾驶座上开车,郁闷地出声“哥,以后不准背着我偷吃了。”

    “知道了。”顾正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地勾了勾唇。

    作者有话说:谢谢喜欢!求收藏!求留言!!!!!!!

    大家还想看什么?嘿嘿嘿

    ☆、05 低烧(直肠的热度)

    当跑车驶进兄弟俩的别墅,于临就朦朦睁开眼,目光还未聚焦起来就被顾正抱了进去。

    洁白床单充满阳光的味道,他砸碎的窗户已经被收拾换新,原本弄乱的房间也变得整洁干净。于临木纳地盯着天花板,开口道“顾正、顾逆,和我谈谈吧。”

    顾正停下手边的工作走到了于临床边,而正脱衣服脱到一半的顾逆也走了过来,“好,你说。”顾逆温柔地摸了摸他额前的碎发。

    于临看着兄弟俩除了眼瞳颜色深浅和性格可辨之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孔,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不是这么容易对付啊,“你什么打算什么时候放过我?”

    “没有这个打算。”顾正淡淡地开口,冷漠而霸道的语气就像来自地狱的判官。

    “好,我也承认,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而那一千万,我可以还给你们,你们做的事情我也就当作是惩罚,这一刻开始放了我。”

    “你以为你值得那一千万?”顾正说得好不讽刺。

    “哥!”顾逆听着顾正说话刺耳,出言打断道“我们不拿回那一千万,但你,不能离开。”

    “你认为你们困得了我?”

    “那你今天摆脱得了我们吗?”顾逆微笑道。

    “我说过,你走、不、了。顾正俯身,黑眸像是猎豹一样狠狠地盯着他,一字一字地从嘴里吐出来,于临有点害怕地往被子里缩了缩。

    “哥,你别吓他,”顾逆推了一把顾正,将于临瘦弱的肩膀拥进自己怀里,下巴靠在他的发顶,软软的细发抚过顾逆的脸,英俊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你留在我身边不好吗?”

    “不好,”于临靠在顾逆赤裸的胸前,结实的胸肌枕起来虽然很不错,但是不可以被迷惑!还是从前途角度出发?“你们妈妈说得对,顾氏血脉不可以从你们这里断了,你们现在可能一时新鲜,等兴趣过了,对大家都不好。”

    “这里就不是你担心的事了,”顾逆摸了摸于临的耳垂,看着敏感的耳朵立刻红了起来,心里欺负的欲望上升了一点“就在今晚晚餐,父亲说的子嗣问题,我觉得你应该没有问题顾虑。”

    “总得来说就是,我们爱你,你也必须爱我们。”顾正适时补充道。

    也就是,我要怀孕?为这俩只狼生娃?像只怪物一样?“我是怪物,你们不怕吗?传出去,别人会说你们也是变态!”于临觉得自己快疯了!

    顾逆皱眉摸了摸他的脸颊,在发顶印下一吻,“你才不是怪物,你是我们的宝贝儿,多漂亮的身体。”

    “我不爱你们。”于临始终避开他们的炽人的目光。

    “我们会让你们爱上的,爱上这种感觉。”顾逆固定住于临的脸,顾正也默契地捏住于临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而顾逆手上烫人的热度往于临疲软的柱体伸了过去。

    “嗯....嗯啊.....”于临想挣扎开来,但是俩人却在他们说话之间将他禁锢在两人之间,因为接吻而变得吸氧不足的于临憋红了脸。

    “啊....啊不行!”下体被顾逆揉捏了一会儿就缴械了,于临通红着脸对他们说。

    “哥,他好像有点热。”顾逆看着脸色更加潮红的于临,额头靠着于临的额头,皱着眉头亲了亲他的鼻尖,浅色的瞳孔里有点担忧。

    “发烧了?”顾正在床头柜里翻找着探热针。

    “你们干嘛.....”于临有气无力地说道,突然感觉到后穴有异物插入,立刻敏感地缩紧了后穴。

    “乖,放松。”顾逆也伸手摸了摸潮热的花穴,想让他转移注意力。

    原本已经使用过度的花穴被顾逆再次玩弄,于临觉得头皮都发麻了,待顾正将探热针从后穴处拿出来查看时,于临已经任由顾逆处置的样子窝在他怀里了。

    “是有点发烧。”

    “那叫常医生过来?”常医生是为顾家服务多年的家庭医生。

    “不要!”于临一听说叫医生就害怕,难道这样的身体还要让多一个人知道吗。

    顾正看了看他的状态,说道“他应该是喝了不少酒又在后巷冷了一下才发烧了,吃点消炎药,认真涂一下药膏,睡一觉明天应该可以退了。”

    “嗯。”于临也同意顾正的话,乖乖的决定不说话睡觉。

    待兄弟俩人都弄好上床睡觉,于临已经睡着了,虽然还是不习惯这么多人挤一个床,可是反对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乖乖被制服,不如顺从现在,可能他们玩不久就放手了呢。

    顾逆睁着眼看着一旁的于临,久久不能入睡,就在酒吧那会儿被挑起的热度根本还没有褪去,反而被刚刚上药时更深地挑起。

    顾逆在被子下轻轻地抚摸起于临的大腿,慢慢地朝着臀部的地方揉捏,滑嫩而又弹性的臀瓣手感极好,睡梦中的于临哼哼地叫出声,还摇了摇屁股想躲开顾逆的大手。

    因为上药的缘故,于临的下身什么都没有穿,顾逆很快就可以搜索巡摸到后穴的穴口位置。

    轻轻地按摩穴口边上的褶皱,趁着渐渐松软的穴口开始蠕动张开,中指慢慢地插了进去,穴内的软肉立刻缠了上来。顾逆抽插着手指,一点点地着力攻击于临的前列腺,眼见肠液被带了出来,前方从未碰触的花穴也流出花液。

    顾逆沾过花穴里的淫液往后穴里抹了上去,松软而炽热的后穴无不吸引着顾逆下体的硕大。

    最后感觉差不多了顾逆稍稍抬起了于临的大腿,侧身将阴茎捅了进去。

    而睡梦中于临还没有醒来,只是皱着眉头哼叫,细碎而隐忍的哼声让顾逆下体更加胀大,顾逆怜爱地亲了亲于临的耳边,咬着他的耳垂不听地在耳边喷洒热气,下体开始微微地摇晃起来。

    低烧中的后穴比正常体温来得更热更湿,顾逆觉得于临犹如罂粟一般使他上瘾,后穴的紧密与火热灼烧他的理智。

    顾逆强忍着自己不要太用力不要太快,几乎是折磨一般的抽插速度使于临也受不了,哼叫着快点,迎合地带动起顾逆的抽插起来。

    顾逆一次深插两下研磨,耐性极好地品尝这份深夜的甜点。

    前方并没有顾忌到的花穴和柱体早已经被他插得淫液横流,顾逆捏住于临的阴茎不让其释放,终于开启快速活塞运动。

    每一下都撞到前列腺,在肠液的润滑之下,顾逆更能插到后穴的深处,他一边上下撸动于临的阴茎,一边将后穴插到最深处,情欲的声音从被子里闷响,顾逆捏着花穴上硬起的阴蒂,白灼的精液射进了后穴里,烫得于临哼了一声,抽搐着神经高潮,阴茎也跟着射精。

    射精过后,顾逆并没有打算从穴里退出来。后穴的褶皱被硬硕的肉棒撑平,顾逆慢慢地回味刚刚的夹射,缓缓地一下又一下抽动,轻拍着于临的肩膀,抱着他慢慢合上眼睛。

    作者有话说:为什么评论回复后看不见,都回不了吗?这里回答大家,

    ①封面不是漫画哦,是ciel的插画,除了笠井老师就最喜欢她的插画了。

    ②哥哥设定粗暴弟弟设定温柔,大家都腹黑23333

    ③于临说“他们的样子还是有点小不同呢,看看眼睛,看看JJ的粗硬长度还有筋道缠绕根茎的样子也不同呢。”

    颤抖最后也同样就是求留言!求收藏!~谢谢各位看官大人~嘿嘿嘿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