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1

    说罢,顾正就吻住了那个欲想说话的嘴巴,顾逆也借此伸手脱掉于临的上衣,青紫的红印依然清晰可见。

    于临是不会相信他们会和他耗个一辈子的,就算他们肯,他父母亲也不肯,既然是玩那就玩呗,也不是个女人整天哭哭唧唧地求人负责,反正躺在不动任君伺候还挺爽的,何乐不为。

    但是在于临生日的前一天,家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你就是于临吧?”两个富家小姐模样的女人站在于临的跟前看着他茶水也不倒一杯,周围也没有佣人之类的,陈琳非常不满意,作为姐姐的她觉得自己应该下个下马威给这个目中无人的鸭子!

    “女主人来了,怎么不倒杯茶?”陈琳瞪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边的于临。

    “这么连个佣人都没有,正哥哥家不至于这么穷吧?”另一个是陈琳的妹妹陈玉,浓妆抹艳下娇滴滴的声音让于临起了个鸡皮疙瘩。

    “........”

    “你哑了?,问你话呢?”陈琳一副趾气高扬的样子,看得于临无比郁闷。

    “请问有什么事呢?”于临压住那股怒气,不能爆发,人家是女人,女人,女,人。

    “我说,你连倒杯茶都不会了吧?”

    “那我也要看看是什么客人值得我为他倒茶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这种语气和我说话?”陈琳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红了脸,眼睛狠狠地瞪着他。

    “这房子是我的,我爱请什么人进来就请什么人进来,我爱请谁喝茶就请谁喝茶。”

    “你....你、我也不跟你扯!”一边的陈玉不停地轻拍自己姐姐,安慰其不要劳气,陈琳站了起来一手甩开自己的妹妹,指着于临说“你给我立刻离开顾正和顾逆,这房子也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得来的,肮脏死了!”

    “呵呵,不牢你担心,我什么时候离开还不是你说的算。”于临也不想跟他废话,刚刚放话请这两女人进来简直就是脑子短路找虐的。

    “哼,你时间不多了,好好享受吧,正哥哥和逆哥哥才不会继续被你迷惑!”陈玉拉着她姐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裙子像是坐得有多脏似的。

    “我等着。”于临一脸微笑地看着两位,举起手中的电话,“阿彪,请两位小姐出去。”

    “赶我是吧?你给我等着!”陈琳和陈玉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她们两人像是一出闹剧,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完,但是里面有一句他是希望的,“你时间不多了,好好享受吧。”呵,我也想呢,这兄弟俩禁锢他多久了,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周围都是摄像头和保镖,每次出门都要打招呼,有保镖跟踪,也不至于烦,他于临需要什么,伸伸手张张嘴就有人送到,只是有时候不想逃了,累得跑,才选择屈服。

    顾正和顾逆一同回到别墅,意外的是于临一句也没吭声,做了一桌子的菜,顾正都快要怀疑他是不是傻了。

    “今晚怎么这么多好吃的呀,”顾逆在他脸上偷了个香接着一溜烟走到厨房去捧菜。

    “季姨病了,请假。”

    “辛苦宝贝儿了,”顾正也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三人对着一桌子菜全都吃完,正当于临想收拾的时候被他一并抱住了身体冲进了浴室。

    拿着花洒的顾逆也毫不客气地往他们两人身上洒水,“呀,你干什么!”

    “想干你咯,”说罢顾逆就冲了上来两三下手势就将于临脱个精光,白皙的皮肤掩盖不住被情欲制造的痕迹。

    “我生日了!你们都不表示些什么吗!整天想着要上我!”于临生气地甩他们的手,别过脸就避开顾正想要凑上来的脸。

    “不上了不上了,”顾逆安抚道,“想你开心一点嘛,你想要什么,我们都满足你。”

    “真的?”

    “明天去酒吧,找我骈头。”于临的确想见见邹淞,很多事情想要解释一下。

    “谁是你骈头?!”顾正严肃起来,捏着于临的下巴,黑沉的眼眸直逼于临

    “邹淞邹淞邹淞,你放开哎哟,好痛。”

    “哼,赶紧洗洗出去。”顾正放开了于临就拿起赶紧毛巾擦干头发走了出去。

    于临看着顾逆,用眼神询问,生气了?

    而顾逆用行动告诉了他,他也生气了。

    待顾逆抱着于临气喘吁吁地走出浴室,顾正已经坐在床上拿着平板划拉上面的信息。

    “过来。”

    于临被浴室的热气熏红了脸,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水汽的眼眸一闪一闪的闪动一丝防备。

    顾正忍不住他的磨蹭一手拉了过来,让他坐在怀里拿起床头柜里的吹风机就在他发顶吹起风来。修长有力的手指穿过顺滑的发丝碰触头皮,阵阵的热风伴随,于临靠着顾正,舒服地眯起了眼,心想,明明也是很温柔的嘛。

    待头发吹干,于临用力地将顾正推倒在床上,顾正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己这么壮硕的一个人被他就这样推倒了就让于临扯开了他的浴袍,壮硕分明的腹肌呈现在于临的眼前,于临眯了眯眼,伸出红艳的舌尖舔了一下肚脐上的肌肉,如通电般的感觉立刻涌了上来,顾正压低了嗓音说“干嘛呢?”

    “想要吗?”

    “不想。”顾正就是想看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于临伸手压了压腹下的子弹内裤,“说谎呢。”

    “怎样?”

    “不怎样,想咬你。”说罢于临快速地扯开顾正的内裤,硕大的肉棒就弹了出来,拍在于临的嘴边。

    于临顺势张嘴含住了龟头,将顶端的龟头含在嘴里已经撑满了,很难再往里塞了,他只好卖力地吸吮起来。

    顾正笑了一下,看着于临卖力地讨好,“教你这么多回还不会啊。”

    于临吐出肉棒,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句“我当然会!”接着低头含住两颗囊蛋,双手抓住根棒上下撸动起来。

    顾正被他瞪的一眼,媚眼如丝,下腹又一胀,肉棒胀大了一圈“舔舔上面,有精液出来了。”

    “你....你种马,肿么会这么快...”含着根部的他含糊不清地说道。

    但是还听话地含住马眼流出的点点白腥,顾正特有的男人藿香味充满整个口腔,于临的下身的花穴不自觉地夹着跳蛋摩擦起来,花液潺潺地想要流出来。

    “喜欢吗?”

    “嗯....”

    于临尽量放松口腔能让肉棒插得更深,然后加紧两边的脸颊,紧紧地包裹着不停胀大的肉棒。

    “出来吧,不要射进去。”顾正摸了摸他的脑袋,正想退出来,却被于临抓着他的手,口腔配合牙齿紧紧地咬住肉棒,顾正忍着射精的欲望想要抽出来。

    于临含糊不清地呜咽想要他直接射在他嘴内,顾正来不及想了,索性按着于临的后脑勺,将肉棒插到喉咙深处射了出来。

    待射精完了,于临才退了出来,咳嗽着舔过嘴边的精液,顾正看得眼神一紧,拉过于临的脖子送上一个热吻。

    男性特有的藿香味在两人唇间蔓延,顾正紧紧地缠住于临的舌尖,弄得于临缺氧地通红了脸。

    “我爱你。”

    猝防不及地被一脸严肃的男人告白一句,于临感觉心脏一抖,为什么自己有点方。

    顾逆推门进来看见两人亲密的模样笑了笑,抱着于临的腰,亲了亲他还红艳的嘴唇,说“偷吃哦。”

    “睡吧,累了。”顾正将于临的脑袋往自己的手臂上放,一手扯过被子就将人圈在怀里。

    于临还懵懵地看着他们关灯,盖被,晚安吻,睡觉?他挣得圆圆的眼睛说,“我生日耶,睡不着。”

    “现在差到明天还有10分钟,”顾逆笑着说,月光越过窗户打落在彼此的脸上,英俊的脸孔看上去如此的不真实。

    “明天带你去玩,早点睡。”顾正淡淡地出声。

    “顾逆给我唱首歌吧,”于临看向顾逆,嘴角带着笑意,一切看在顾逆心里有点甜蜜。

    “你想听什么?”

    “随便。”

    “有歌名叫随便吗?”

    “你唱歌好听,当是我生日礼物吧。”于临说得理所当然的样子不禁让顾逆心里一甜,亲了亲他的鼻尖,清澈深情的嗓音配合着英文歌曲就出来了。

    “It’s like everything you say is a sweet revelation.

    All I wanna do is get into your hand.

    Yeah we could stay alone,you ahis temptation.

    Sipping on you lips,hanging on by a thread ,baby.”

    顾逆轻轻地吻了一下于临的嘴唇,于临看着他眼内的爱意,心都醉了。

    然而带着淡淡深情的歌声还在继续“It’s way too soon,I know this isn’t love.

    But I ell you something.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do you want me,do you waoo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do you want me,do you waoo.”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