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2

    顾逆看着于临开始放缓气息,缓缓合上眼的模样,他和顾正在他脸颊两边印上一吻,兄弟俩相视一笑,接着看着于临轻声说,“宝贝儿,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说:上面顾逆唱的是As版的 I really like you

    这章走心真的憋了了几天了,果然我还是适合章章肉的人OZT

    没想过这篇肉文会设计这么多剧情,我尽量完得圆满一点吧,大家喜欢什么样?

    这样走向似乎要虐攻啊天........

    ☆、12 夏威夷之旅(贝壳螺壳戳伺候花穴/沙滩paly)

    “嗯....你们干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于临满心不乐意地推了推身边人。

    “你不是想去夏威夷吗?”顾逆暧昧的气息在耳边盘旋,于临觉得痒痒的,脑袋还是被一团线缠住,“你说什么?”

    “快起来,有你最喜欢的慕斯蛋糕,要不要吃啊?”顾逆温柔得不像话,低沉的声线显示缠绕着他最细软的神经。

    蛋糕?不吃!

    顾正见他死死地抱着枕头不愿动,捏了捏他了脸,白皙的脸蛋立刻冒气泛红的指印,“再不起来,我就将你剥光了扔出去!”

    “你干什么!”于临见顾正真的动手拉扯他的衣服,紧张地挣开眼,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赶紧系好安全带,下降了。”顾正抛了个眼色给顾逆。

    顾逆领会后立刻帮他扣好安全带,顺手收好桌面上的食物。

    “哎哎哎,我还没吃呢!”于临眼睁睁看着早餐就这样收走,心里一肚子气“你们他妈的带我去哪?!”

    “说脏话呢,”顾正捏着他的下巴,浓密的剑眉下深沉的眼眸直盯着他。

    “哥,你捏痛他了。”顾逆按住顾正欲想发作的手。

    “哼,”顾正哼声,不满地转回座椅,对他说“下了飞机再找你算账。”

    于临看着顾逆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问清楚的来龙去脉,现在他们仨已经坐在夏威夷酒店楼下的餐厅。

    于临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看着对面两人一个在喝果汁看风景一个在盯着手机看,老郁闷了“喂喂喂,你们说过我的生日带我去邹淞的酒吧的。”

    “你的生日不是还没到吗?”顾正眼睛盯着手机看,头也没抬起来回答他。

    “夏威夷比中国慢了18个小时。”顾逆体贴地提醒道。

    “那你们送我的礼物呢?”

    “等时间到了再说。”顾正一脸不耐烦地瞄了他一眼。

    “......”

    不带这样欺骗感情的。

    吃完饭,于临打算到沙滩上走走晒晒太阳什么的,有钱人的度假胜地,来了就是找享受的。

    当于临捧着个插着吸管的椰子到处荡漾的时候,竟然见到一个熟人!

    “邹淞——”于临将椰子往顾正手里一塞就跑了过去,手臂一并圈住那个人,几乎是将人挂在了对方身上。

    “哎哟,我的祖宗,给我下来!”邹淞知道是于临这家伙后,笑着将他从身上扯了下来。

    “可想死我了!你说,有没有想我!”

    邹淞笑着回答说“你小子跑去鬼混还不跟我说,想个屁啊!”

    “我这不是.......”看见邹淞隔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手臂还勾着邹淞的左手,有点不好意思地接着道“你旁边这位是谁啊?”

    “我朋友,”邹淞笑得一脸坦然,好像真不像他想的那会事儿一样。

    “哦,你好,我也是邹淞的基友,叫于临。”于临看着那男孩愣愣地伸出手,赶紧握了上去。

    “可不像你啊,于临,不自称我骈头了?”邹淞还不忙嘲笑道。

    眼看男孩有点窘困,于临打了个圆场“你不懂!我没......”

    “我说呢,原来两大门神看着呢。”

    于临才意识到身后的那俩兄弟,刚想圆回去,顾正就开口了“我说谁是你骈头呢,于临?”

    “没、没有,邹淞他,我、我朋友啦。”怎么说话都不顺了。

    “哟,顾少爷们还不认识我么,拐走我家于临,现在还不准咱俩说话呢。”

    邹淞吃错药了?说话一团团的,我怎么听不明白?于临默想着怎么带着俩兄弟友好退场。

    “你家的?”顾逆眯了眯眼,原本蕴含全部温柔的浅色的眸子突然锐利起来,盯着邹淞就像是随时准备袭击的猎物。

    “难道是你家的?”

    “哈,他真是我家的。”顾正一手将于临扯了过去,手掌抚在于临的肩膀上暗暗发力。

    于临吃痛得皱了皱眉,说“干嘛你们,我谁家也不是,我、我.....”

    邹淞看着于临,厉声道“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顾正你放手!”于临掰开了顾正的手,正想往邹淞方向解释,却下一步就被顾逆抓住了衣领,想不到顾逆力道这么大,一手扯着他的衣领,顾正一手抓着他的手就往反方向走。

    于临就被两人硬生生地带走了,边走边喊道“等我回去给你说,你别生气啊,邹淞......”

    “你说你是谁家的?嗯?”顾正一下没一下地咬着他的嘴唇,手指用力地捏住他胸口的红缨,于临被迫张开嘴接受对方的侵犯,下身被顾逆压在沙滩椅子上,两只猛兽一般钳制住他,令他动弹不得。

    “别、别这样,等下有人进来......”

    “那不更好?让他们看看你到底是谁家的人。”顾逆一改温柔,霸道而诱惑的话语像是顾正。

    于临害怕地看着他俩,眼睛不时地往顾正身后看,沙滩的入门。

    海浪拍打在岸边,浪花较大时甚至冲到顾逆的脚边了,顾逆捡起地上的贝壳,圆圆的壳面有突出的花纹,顾逆勾了勾唇,拿起贝壳刮弄起于临的阴蒂,敏感的凸起在接触圆薄的壳片后立刻挺立起来,花穴的唇瓣也开始蠕动起来。

    “这么淫荡的身体,是谁家的呢?”顾逆笑着伸手在于临的花瓣上下揉弄起来,顾正含过一口果汁就往于临嘴里喂,鲜甜的果汁透过火热的亲吻在彼此唇间传递。

    顾逆低下头,一手用贝壳刮弄阴蒂,一嘴含住那多汁的花瓣,嘴唇与花穴的接触发出滋滋滋作响吸吮声,于临被刺激得猛烈地想呼吸,可是嘴巴被顾正堵住,这个人被闷得憋红了脸。

    顾正终于放开了他的嘴唇,于临来不及顾及流到嘴边的口水,猛烈地呼吸着,而下身却被另一个人狠狠地侵犯。

    顾正拍了拍于临的臀瓣,看着顾逆会意似得放开了他,空穴的花穴脱离了顾逆的照顾拼命地蠕动张开的穴口。

    红艳的嘴唇和下身花瓣无不色情地展露在俩人的眼前,顾正微红了眼将他翻身压在沙滩上,沙子蹭上了于临的手臂和腿,被他摩得发红。

    顾正让于临跪爬在沙滩上,手掌撑着,因为沙子压红了手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顾正,他眼红着从裤子里掏出了紫红色的肉棒,用力地拍打在于临的唇边,说道“你说你是谁家的人?”

    “唔.......”于临来不及说话就被迫将顾正的肉棒塞进了嘴里,“我......我的.....”

    “是啊,都是你的,你的大肉棒插得你爽么?”顾正邪气地捏了捏他的耳垂,开始慢慢地往于临的深处顶,感受滑腻的舌头不听地在龟头处游走,口腔内壁一下一下地吸吮,棒身又胀大了一分。

    “宝贝,你说,我在这里打个孔将小贝壳穿进去,你说好看不?”身后的顾逆仍然不放过他的阴蒂,拿着贝壳用地地在上面一捏,于临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又痛又爽,于临含着顾正的肉棒却无法回答顾逆的话。

    “唔......嗯啊......咳.....”

    “你是答应吗?”顾逆下一秒竟然拧着他的花蒂就将贝壳往于临花穴里面放,滑腻温热的花穴一感受到异物的入侵立刻就卷着贝壳和顾逆的手指往深处吸,粗粝的贝壳刮弄着穴壁,疼得于临不停地摇着屁股想要顾逆拿出来,可那人像是更恶劣似得往里面又塞了一个。

    “那我就在这里打洞啦,”就在于临以为顾逆真要戳穿他的阴蒂时,后穴顿时间被一根粗长坚硬的肉棒给填充了!

    在没有做过任何扩张和润滑之下,于临竟然没有感到疼痛,而是被顾逆直戳到前列腺哪一点,柱体隔着一个膜也碰到花穴里的贝壳,竟然给他带来了一个高潮,花穴和菊穴里的液体冲刷气啦,顾逆叹了口气,于临看不见的是,他手里握着一个尖尖长长的螺壳。

    顾逆抓着于临纤细的腰身,下身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后穴,后穴的皱褶被胀大的肉棒撑平了,他拿着螺壳在于临的后穴相交处不停地徘徊,于临害怕地吐出顾正的肉棒往后看,“是、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说要在你这里,”顾逆捏住了肿如黄豆般的阴蒂,说“打个小孔吗?”

    “专心点!”顾正不满意拧过他的脑袋,将肉棒插进了他的喉咙,猝防不及的一个深喉插得于临咳着想要退出来,可是顾正却固定着他的脑袋开始抽插起来。

    顾逆也没有手软,拿着螺壳一下用力地往阴蒂上戳,痛得于临一个痉挛,花穴内狠狠地绞住贝壳,被贝壳刮痛了内壁,而菊穴就绞紧了肉棒,爽得顾逆差点就射精了。

    “好...痛!”于临含糊地叫出了声。

    “呼....还没戳到洞呢,我得用力一点。”说罢,顾逆开始用力地挺动下身,而手指捏着螺壳,每顶到一下就往他花蒂上戳一下,不但花蒂连阴唇都被顾逆戳得红肿起来,于临痛得痉挛,压着花穴内的贝壳顶到了花心又爽得流出更多淫水。

    于临哭着含住顾正的肉棒,卖力地吸吮,希望他们快点出精。

    顾正看着于临也有些心疼,从嘴里抽出了肉棒,然后将他抱在了怀里,看着红肿不堪的花穴,怜惜地亲了亲他红艳的嘴唇,说“你说你是谁家的人?”

    “你家的.....”于临委屈地说。顾逆也凑了上来轻咬了咬他的耳边,问“谁家的?嗯?”

    “顾逆....顾正的....”

    “那就乖了,将贝壳逃出来。”顾正示意道。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