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4

    顾逆伸手往于临的花穴上一抹,手掌心沾满了滑腻的淫液,放在于临的跟前说“你看,它说他想哥哥了。”

    “可是,可是.....他凶我!”有点委屈又有点无奈,于临哭着嗓子说。

    “我什么时候舍得凶你呢。”顾正看着也是无奈了,走到于临的跟前,蹲在地上与他平视说道。

    “那放我走,放开我......嗯啊.....”于临感觉到下身的两个穴被顾正的手指侵入,忍不住紧紧起缩起来。

    被夹住手指的顾正也没有气恼,抓过桌子上的礼盒,礼盒不大,示意于临自己打开。

    于临接过,一边催促顾逆快点飞机杯的动作,一边快速地拆开了包装纸,里面是一个天鹅绒的盒子,三枚戒指分别躺在里面,简洁不繁复的花纹刻在白金质地的指环上,玻璃外的海蓝色在白光灯的照耀下令指环似乎闪烁点点蓝光。

    顾正微笑地拿过一只戒指往于临手上套,他愣愣地看着手指上那只戒指,心脏像是被抓了一下。

    “这么多观众看着,你可不能抵赖,我放你走,但你不能走出我的世界。”顾正示意玻璃外的鱼群围绕着他们的包间不停地游转。

    “你.......”

    顾逆也停下手上的动作,在他耳边说“帮我们也带上吧,我也想看看我带得好不好看。”

    于临像是平常事一样帮他们都带上,可是他不知道,这一下将自己也困住了,再也走不了。

    看着顾逆和顾正两人的手掌摆在自己面前,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无名指上带着和他同款的戒指,在蓝光的海底之下,闪烁着这一抹光环,美得不可思议。

    顾正俯身在他嘴唇上印上一吻,没有深入,就在唇瓣的停留像是无尽的情意流连,而顾逆却在他的脸颊边上亲了一口,说“你也是爱我们的。”肯定句,没有任何质疑的从容,此刻他几乎是相信这是一个事实。

    “很贵吧?”

    突然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顾正微笑,“很贵,任何人都买不起。”

    “嗯。”

    顾逆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挺立的阴茎在一阵阵刺激下射精,白灼的液体从飞机杯上流了出来,看着起来格外的色情。

    “看,每次我和哥哥看在花穴在流精液,我们都忍不住。”

    “再来一次吧。”

    “不、不要了!”看着周围都是鱼儿在游,而自己却在这里被他们玩,真的好羞耻。

    “可是我也想要了。”顾逆不依不挠地亲了又亲他。

    “回家,回家要,回家!”于临几乎是祈求似的看着顾正。

    顾正会意,舔了一口花穴的蜜汁,揉了揉他的发顶说“回家吧。”

    彩蛋sm

    作者有话说:大家快去看彩蛋吧,sm哦,粗长粗长,我也不造为嘛写这么长了,正文已经爆了字数,彩蛋也上千了......

    上一章彩蛋是顾逆,这章是顾正的了,word妈会不会太偏心了,顾正的字数这么多.......

    谢谢大家的留言,关于上一章的改正时差问题我得增加这一章生日礼物了OZT,下一章不会因为肉拖沓剧情了,走心走心。

    继续求留言求收藏!!!!

    顺便一问,下一章彩蛋你们想看谁?

    ☆、14 分了/上 (走心/彩蛋三个环play)

    从夏威夷回来已经一周了,于临感觉时间都恍恍惚惚的,除了偶尔喝邹淞聊聊电话就没别的事了,说好的美好人生呢,说好的环游世界呢,说好的泡遍天下美男呢,一样都没实现。

    然而幻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却很蛋疼,当于临看见阿彪带着个贵妇走进屋来的时候,他觉得有点眼熟,当到贵妇身后的俩女人之后,顿然就想起了,这特么不是未婚妻带着婆婆上门讨伐小三的阵仗么?

    “怎么?不见这么久了,忘记我是谁了?”贵妇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抚了抚肩上的披肩。

    于临站在顾夫人的面前,两侧的手指握成拳,清澈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忍隐“没有...顾夫人。”

    “那就好,”顾夫人拿起桌面上的杯子,微微地抿了一口,接着道“你答应我的,可还记得了?”

    “.......”

    “怎么,骗子收了钱不敢承认了?”站在顾夫人身后的陈琳也就忍不住出声了。

    顾夫人忽然一个杯子砸了过去,刚好砸到于临的脚边,温热的茶水沾湿了裤脚,于临吓了一跳,抬头看着顾夫人一脸惊讶。

    顾夫人站起来,走进他的跟前,眼神里满是不屑和鄙夷,“怎么?不走?死皮赖脸地缠着阿正和阿逆,嫌我给的钱不够多?”

    “我.....”于临看着跟俩兄弟有几分相像的顾夫人,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是啊,为钱而来,为钱而去,不是这样的吗?为什么什么拿了钱不走,到了现在被人当小丑来讽刺。

    “他们不让我走......”突然,于临就觉得委屈了,为什么会委屈,不应该这样,以前的于临哪去了?

    ‘啪’的一声,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陈琳两姐妹呆愣地看着顾夫人,于临白皙的脸上很快泛红了起来,指印也清晰可见,他被扇得别过脸去,眼神也变得暗淡起来。

    “别给我纠缠不清!收了钱就赶紧夹着尾巴跑,给脸不要脸,要是再不走,我有的是法子弄死你!”顾夫人狠厉地对着他说,眼神里还有无比的厌恶。

    顾夫人推了他一把,于临踉跄了一下,她从他身边走过,带着陈琳两姐妹正想离开却被于临喊住“顾夫人!”

    “.......”

    “我可以立刻走,只要您撤走门口的两个保镖,并且保证,顾正和顾逆不再来找我!”于临更是强调了最后一句,染红的眼角并没有流泪,他可不想自己变得这么懦弱。

    “没问题。”说罢,顾夫人摆了摆手,拿出了手机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于临见状,并没有理会脸上的掌印现在如何刺痛,走上了房间,他拿了一些钱和自己的证件手机,看着顾夫人真的撤走了保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种别墅,像是身后有多大一匹野兽张大嘴,只要他跑慢了,就会将他吞没。

    于临不停地跑,别墅位置不算偏僻,很快他就拦到了出租车,上车后他不停地叫司机开快点开快点.......说着说着,眼泪也就想流出来了.....

    “哎,小伙子,别哭啊,你说你想去哪里?”驾驶座上的司机大叔有点方了,这是怎么回事了,一直哭个不停,又说不出目的地。

    “没、没哭,你开你的车!”于临拿过手袖擦了擦眼睛。

    “你不说去哪,我要怎么开啊?”

    “去.....”去哪?“里墩道吧。”

    “好,”司机大叔也不是什么八卦之人,只好送他到目的地了。

    “邹淞,你在吗?”于临站在邹淞家楼下,了无生气的打着电话。

    “不在吗?那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好了。”

    “你怎么了?”邹淞感觉到电话的对面情绪有点不对,“那俩兄弟呢?”

    “分了。”

    “你等等,我马上去回去!”

    当邹淞回到家时,于临已经顿在门口前数蚂蚁了,“数了多少只蚂蚁了?”邹淞带着些轻松调侃的语气。

    “没有蚂蚁,只有沙子。”

    “起来吧,我去开门。”

    于临站了起来,看着邹淞自然地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开灯,邹淞这才看清楚于临脸上的异样。

    “你的脸怎么了?”看着于临泛这红肿的脸,眼睛红红的,邹淞突然感觉心里一揪“谁他妈的打你了?!”

    “没人。”

    “别告诉我是磕到的,谁信谁傻逼!”邹淞心里冒火,谁他妈敢动于临了?自己都不舍得下手,“是那俩兄弟?”

    “不是。”于临觉得头很痛,也不想解释太多,“我以后就住你这里了。”

    “还说不是?!于临你什么时候这么懦弱了,谁打了你还不还手?!”邹淞不想放过他,看着他一脸颓样就知道没好事,他藏着掩着不说心里更难受。

    “没有人打我,你别管我了。”说罢,于临自然得就像是自己的家,向着浴室走去“去给我拿套衣服来,我什么都没带。”

    “于临!”邹淞感觉都要气疯了,揪着于临不让他走“你他妈不说清楚就从我家滚出去!还是不是朋友了?!”

    “唉......”于临垂下眼,显得无比疲惫,“我没有家了,连你也不肯收留我吗?”

    这下子,连邹淞也愣住了,皱眉看着于临挣开他的手走进了浴室,接着水声响起。

    “我给你的衣服放在外面的架子上了。”

    “哦。”

    传来于临的答应,邹淞皱了皱眉走了出去。于临听见关门声,开大了花洒的开关,唰唰唰的水从发顶洒落了下来,混合着从眼角流落的眼泪,他呜咽,却不敢太大声,此刻什么心情他无法言述,心脏又酸又痛,一闭眼就是顾正和顾逆,他想将他们都驱除,但是像是烙印一样怎么也抹不掉。

    于临从浴室里走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邹淞就给他做了一碗面吃,看着他静静地坐在面前吃面,吃着吃着,就说“帮我煮个鸡蛋吧。”敷一下脸也好。

    “煮了,等下去厨房拿出来就好。”

    “嗯。”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