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5

    又过了一阵沉默,邹淞不禁打破“你以前就是这样,不开心就躲在浴室哭,以为我都不知道呢。”

    于临抬头看了他一眼,眼角的红还没褪去,“我怎么可能哭。”

    邹淞了解地微笑,“他俩在门口呢,要我赶走他们吗?”

    于临一愣,随后也就恢复正常,说“等我吃完这碗面。”

    “好。”邹淞点头便走开了。

    吃完了面,甚至连面汤都喝了,过了好久于临才站了起来向大门口走去。

    “于临!”顾正看见于临先反应过来,紧接着就和顾逆一起跑到他的面前。

    “顾夫人不是答应我,你俩不会来到我么?”自己答应的话都没做好,我凭什么要做好。

    “于临,你别管她......”

    “她是你们母亲!”于临立刻打断他们的话,“你们连自己家人都搞不定,还妄想搞定我?”他不屑地看着他们无话可说的模样,从自己手中脱下那枚戴过没多久的戒指,“陪你们玩玩就算了,别再送我这些没用的玩意儿,我看着就恶心!”

    于临伸手一扬,白金戒指在暗黄的路灯下闪烁了一下,砸在顾正的胸前,继而掉落在地,孤零零地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暗淡的光芒。

    “于临,你别太过了。”顾正压低了声线,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于临,你心是石头做的吗?”顾逆先一步拍了拍顾正的肩头,示意他别冲动,“这么多天来,我们都很开心,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要废话那么多了,”于临眼睛越过他俩,看到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灯柱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勉强有何用,你们还是回家好好听妈妈的话吧。”

    说罢,于临想转身回屋却被顾正抓住了手臂,力度之大,他忍不出喊了出来“你他妈给我放手!”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有的是能力再抓你回去,然后打断你的腿,我他妈让你走!”顾正周围的低气压盖了过来,乌黑的眼眸里盛满了愤怒。

    “滚开!”在他俩的牵扯中,于临拼命地想挣扎开来,却无意一巴掌就甩到顾正的脸上,顾正顿时懵了一下,松开了手。

    于临也愣了一下,随后他立刻转身就走,顾逆想拉着他却被他一句话,动作就停了下来“这一巴掌,我还给你!”

    彩蛋是肉

    作者有话说:我唯一一章走心啊!!!!!!!!!肉都在彩蛋~~~

    彩蛋 三个环!!!!你们谁昨天在我留言里说看到三个指环邪恶了?!!我也邪恶了_(:з」∠)_hhhhhh所以彩蛋........你们懂....

    还有竟然说顾逆是老妈子的,粗来!约架小树林啊喂!!word妈呀顾逆只是比较温柔比较会劝架啊~

    我不造为嘛评论不能回复,我回了好几次了,有时候就在这里当回复吧,谢谢你们给出的留言和收藏,而我,真的会有时候会满足一下大家想看的hhhhhh

    ------

    【补充:14章是没写肉的剧情,有人可能会质疑我为什么这章的肉为什么要放在彩蛋里。

    我想说的是,这篇文的彩蛋和正文的剧情是完全不同一个时段概念范围,彩蛋和正文我是分开写的,所以也请你们撇开正文来看,彩蛋我只让它作为双管的一小篇番外的东西,它属于我额外的脑洞,正逆临的往后小日常之类,所以请大家不要误会彩蛋的内容了QAQ】

    ☆、15

    “喂,于临你一大早去哪了?!”邹淞一大早起来,发现于临不见了,正挠着头发拿起手机吼道。

    “你瞧一下楼下?”

    忽然的喇叭声响起,邹淞特意走到窗台前,往下看了看,着一看,他可是愣了愣,“你小子的!”

    停在他家楼下的正是一台拉风的兰博基尼Aventador,红色的亮眼的外观嚣张跋扈,车身大量的几何形状设计与金属的结构令人看起来冲击感十足。于临站在车旁,对着他咧开嘴笑着,“我厉害吧!”

    “厉害了我的哥!”邹淞匆匆挂了电话就往楼下冲了下去。

    “说吧,买了多少钱?”邹淞摸了摸这辆嚣张的跑车。

    “一千万有找,”于临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挑了挑眉说“兜一圈?”

    “你发烧了?这么有钱。”

    “你管我,去不去?”于临也没有跟他废话,直接长腿一伸就坐进驾驶座。

    “你等我!我也买一辆试试,两车并驱不是更拉风?”邹淞坐在副驾驶上,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嗤”一声,于临瞄了他一眼后专心驾驶,经过高速收费站时,对着邹淞说“抓紧了!”

    “切,我还用你说?”

    话音未落,于临就脚踏加速,巨大的引擎发出的响声让人心率一抖,兰博自带的气场与速度在这条人烟稀少的高速上疾驰,速度与激情的融合,没有任何时候比这刻更享受。

    待于临意犹未尽地离开高速时,邹淞开口道“如果当初我答应你,你现在就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了?”

    于临心里咯噔一跳,无端端地提什么往事“现在说有什么用。”头也没扭,直视前方的路段。

    “没有啊,就感叹一下,后面也不会有顾正顾逆什么事了吧。”邹淞无奈地笑了笑,转过头看窗外的风景。

    “别给我提他俩,”于临皱眉,似乎是有点不高兴了“你那小可爱呢?”

    “我哪里有小可爱,我小可爱不是你吗?”邹淞调笑道。

    “滚蛋!”说罢,于临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

    “你干嘛?!”

    “下车!”

    “这里荒山野岭啊,我打不到车的啊!”邹淞抓紧了安全带,势死不下车的模样。

    “下车!我要去个地方!”

    邹淞看着绝尘而去的兰博基尼,心里无比郁闷。

    “阿正,阿逆在你旁边吗?”顾正接到顾夫人的电话正和顾逆喝酒。

    顾正看了眼有几分醉意的顾逆,说道“在。”

    “今晚回家一趟吧,你父亲有点事要说。”有点事说?

    “不是你有点事说吗?”几乎是讥讽的口吻,顾正冲口而出。

    “你怎么说话呢,有你这样对妈妈说话的吗?”

    “知道了,挂了。”顾正也不愿意多说话,今晚回去一并都说了。

    顾家

    一把年纪却风韵犹存的顾夫人见两个儿子都回来了,立刻放下手中的茶杯,十分高兴就迎上前去“回来啦,赶紧洗手吃饭吧。”

    “父亲呢?”顾正没有一丝笑容,直接地就问道。

    顾夫人一听就知道了,淡淡地收起了笑容“你们一回来就连我也不问候一下了?”

    “您做了什么事,您自己知道。”

    “你现在是搬你父亲来气我了是吧?!”

    “妈,我们不是......”顾逆拉住了顾夫人的手臂,却被顾正一并扯开,吼了一句“你还想不想要于临了!”

    “哥!你冷静点。”顾逆扯了扯领口,他感觉现在简直透不过气了。

    “我给你们找的大家闺秀不要,为了那只小鸭子去撒钱,你还有出息了!”顾夫人生气地看着他们。

    “你说谁小鸭子?!”顾正压低了声线,黑沉的眼内满是无处发泄的怒火。

    “你们都吵什么!”处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顾父站在楼梯间,年龄掩盖不住昔日的英气,老爷子健朗地向他们一步步走来。

    顾正和顾逆见到他立刻收敛起一切情绪,恭敬地喊了一声“父亲。”

    顾父年轻时一手创办顾氏,老来得子,还是一索得两男,本以为会宠到天上去的顾正和顾逆,顾父却将他俩一早送出国锻炼,回来更是直接从低做起,表面的大公司又双胞胎兄弟做主,暗地里顾老爷的实权还是一手不松。

    “长这么大都没有一刻让人省心,一回来就和你母亲吵,有意思吗?”顾父训斥道。

    “可是妈她....”顾正正想反驳。

    “得了,忘记我之前说过什么了?”顾父严厉地看着他们“公司的盈利超50%个点,你说你们做到多少了?”

    “和译林的方案已经在启动状态,还有顾逆基金项目,年底达到50个百分点,真不是问题。”“做到了再说,吃饭!”顾父哼了一句,众人便跟着来到饭厅。

    刚坐下没多久,连口热饭还没股得上吃,顾夫人就开口道“老公,他俩也不小了,该是时候找个人定下来了,我看陈家......”

    “妈,我什么人都不要。”顾夫人还没说完就被顾逆打断。

    “你没看过怎么知道。”

    “我都快要做爸爸了,还需要看什么人?”顾逆一脸平静地说道,这下连顾正都一并看着他。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