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6

    “是谁?孩子都有了还不接回来?”顾父放下碗,准备听他解释。

    “什么时候?”于临怀孕了,他怎么不知道。

    “妈不是赶走了他吗?我怎么还能接回来呢?”顾逆慢条斯理地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咀嚼。

    “是谁?”顾夫人也有点懵了,她赶走的不是那只小鸭子吗,什么时候赶走人家大姑娘了。

    “于临。”

    “胡说!他是男的!”顾夫人顾不上礼仪不可置信地放下了筷子,她觉得顾正和顾逆就是来气她的。

    “不信的话,你等10个月,你们的亲生孙子就来给你报道了。”

    “都给我闭嘴!”顾老爷吼了一声,“我不管你们在外面都沾了些什么花草,顾家不能没后,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说罢,转身唤来了佣人送餐上楼,便放下筷子离开。

    “父亲!”兄弟俩异口同声地叫道。

    “好好陪你妈吃顿饭,一回来就不像样!”顾老爷哼声就离开了。

    “哼。”顾夫人坐在位置上,瞪了他俩一眼,自顾自地吃起饭来。

    饭桌上沉默,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顾夫人放下餐具,颇为不高兴地瞪了兄弟俩一眼,准备起身离开。

    顾逆首先开口道“妈,我们也不是故意气您的。”

    “你们当然不是故意的,是特地的。”

    “妈,于临他什么都没做,我们很爱他。”

    “你们两个就是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

    “您快要做奶奶了,不高兴吗?”顾逆也没有反驳。

    “哪来的小孩子,你们哪里来的孩子?”顾夫人觉得顾逆的神色不像是在说笑,可是吧,男人怎么能生孩子。

    “于临他可以生。”顾正接口道,“您可以放心,并不是什么野孩子。”

    “你们别骗我,不解释清楚,就别想走了!”顾夫人着急地看着他们。

    “他身体有点特殊,迟些我们再和您解释。”说罢,顾正就拿起外套就往外走“逆,走了。”

    “喂,你们!阿逆,你说清楚!”顾夫人依然不依不挠地抓着顾逆的手臂,问道。

    “追到他了,我就给您说,您别上门再搅和于临就好。”顾逆微微一笑,抓起外套跟着他哥走了。

    “兔崽子!什么意思?说你们妈都坏你们好事吗?陈家那小姐.....”

    “妈,别再跟陈家来往,他们也不能嘚瑟太久了。”顾逆最后补充一句后就匆匆跑了出门。

    顾夫人百思不得其解,折腾着睡不着,摇了摇身边的顾老爷,问“哎,你说,于临他怎么生孩子啊?”

    于临从酒吧出来,有点醉宿,刚好经过一段暗路,前面飒飒作响的树木衬托衬托下有点阴森的感觉,走得一晃一晃的于临也没想太多,直接就走了过去。

    进过一个废弃的保安亭,也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假醉,还走过去瞧了瞧保安亭看看有什么东西,“喂,有人么?”

    “.......”

    破败的保安亭内没有任何摆设,洒落地面几条枯枝和残叶,生锈的铁门被于临拉开,发出刺耳的声音,于临走了进去靠着肮脏的铁板缓缓地坐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

    坐在保安亭里透过门口抬头看着外面的被树木遮住的月光,树木不停地摇晃,隐隐约约看见今晚的月亮是圆的。

    “我在干嘛呢......”于临自言自语道。

    忽然,保安亭的门口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挡住所有光线之下,于临看不清那个人是谁,只见他走了进来,顿时间本来就狭小的保安亭变得更加狭窄了,空气也稀薄起来。

    那个人蹲了下来,捏住于临的下巴。突然被强迫地抬起头,迷茫的眼睛像是看着那个人,也似乎不在看他。

    “我想在这里就上了你。”低沉的男音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回响,空气顿时间就变得暧昧起来。

    作者有话说:彩蛋理发店,你们想知道这次写的谁?哈哈哈哈哈哈哈

    话说我前天去剪发,那个美女姐姐给我洗头时候想到的梗,按得我浑身都苏了然后我彩蛋也要苏了?哈哈哈喜欢就看看吧

    感觉写彩蛋比写正文不操心多了

    【再重申一遍:本文所有彩蛋不参与到正文行列当中,彩蛋只限于作者的清奇脑洞,切勿说为嘛彩蛋和正文不连贯,正文没肉彩蛋有肉这样的话了,爱看看,不看点×吧】

    上一章,大家给我的评论我全看了遍。我看到有位亲骂我顾正顾逆了,我写同人虐过这么多年没遇到这样骂的,心有点疼,我知道我塑造他们可能还不完善,但我也在努力,他们可是我第一个想要完结的原创儿子啊QAQ所以我才迟迟没写完这章,这章过后会撒糖的,顾家人不会虐。

    最后想说,看到这里还想骂下去的就别看了,我不想看着评论糟心而坑了这篇QAQ

    喜欢的亲,我继续不要脸求收藏求留言,下章写...........↑↑不是猜到了么

    ☆、16 是梦(保安亭play/自慰)

    于临迷糊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背光的原因,即使是靠近也看不太清楚,嘴里嘟喃道“顾正.....”

    “闭嘴!”说罢,那人捏着他的下颚,被迫抬起脑袋,下一秒就被封唇。

    那人很用力,几乎是想要将灵魂都吸掉,于临迷迷糊糊的样子被吻得快要窒息了,正想用手推开他,但是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出现另一双手,有力的手臂压制着他预想反抗的身体,手掌穿过衬衫在他的胸前上下其手。

    “唔、不要.....”酒精的发酵下,于临被挑拨得脑袋一片模糊,身体自然地任由其手了。

    口腔内的舌头逐渐深入到于临的上颚,不停地翻动缠绕,灵活的舌尖将于临的舌头拉出嘴角,唾沫的相缠拉出色情的银丝。那人看着于临地喘气,贴着他的嘴唇说道“湿了,想要吧?”

    “唔.....”身后那个人在于临毫无防备之下朝着于临的耳朵吹气,紧接着就将舌头伸进了耳廓,整个嘴唇包裹着耳朵,舌头越伸越入,一边吸吮着耳垂,一边挑逗起来。

    于临被他舔得浑身一阵,来不及阻止身前的人将手伸进了他的下胯,硬挺的阴茎随之被人掏出,并且有节奏地套弄起来。

    胸前的衣服被撩高,稍微冰冷的手指用力地捏住左乳,于临惊叫,却被身后的男人扭过头与之接吻,胸前的手掌更是肆意拍打乳晕,揉捏的快感立刻从挺立的乳头传遍全身。

    手指从阴茎一路往下,用食指和中指缓缓地插入那片湿润之地,湿润的花穴像是准备好接收一般,随着手指的插入快速地吸吮将手指带到深处。

    “哟,好湿呢。”身后的男人在于临耳边笑笑说。

    “顾逆......顾正呢......我要......”

    “你叫谁呢?”前面的男人隐约带着不满道。

    于临突然内心有点慌张,这两个人是谁?!为什么感觉这么像他俩,但是自己却看不到他们的样子,到底是谁!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于临就感觉下身已经被胀大粗硬的肉棒给侵入。

    “呃啊!”于临用力想推开身前的人,强健有力的手臂禁锢着他的身体,默默地只有承受下身渐渐加快的抽动带来的强烈快感。

    “不、不要.......我要阿正.....”眼泪几乎是毫无预兆地从眼角低落,烫得身前人的肩头上,那人心脏一紧,立刻加快了速度。

    “嗯呃.....嗯嗯.....要出来了,我受不了了停下.......”于临吐字不清晰地一声声低喃。

    身后的人像是知道他的敏感点一般,手落之处刺激得于临一颤一抖。

    “我也要进去了。”同样粗长的阴茎头部顶开了于临身后的菊穴,提枪直接插了进去,顶住前列腺的位置激得于临立刻射精。

    白灼的液体在腹上隐隐约约地呈现,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叶像是围观的群众欢呼声,保安亭里的活色生香正如火如荼地上演。

    身前身后两人快速地做活塞运动,快到临界点的于临像是脱水的鲤鱼,在这个狭窄的保安亭里不停地喘息着。

    身前的一边拨动花穴上的阴蒂一边配合着节奏抽动,快速地抽插上百下,三人一并达到高潮。

    两条大尺寸的肉棒一起退了出来,不经意地摩擦到阴蒂,于临又一波小高潮过去。

    混合着精液的淫水随之被带出,两人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地上的于临说道“以后还敢不听话吗?”

    “你们、你们是谁......”

    明晃晃的灯在天花板上照亮房间每一处,于临拿手遮着几乎被闪得睁不开的眼睛,“哪里.....”嘴里还低声问道。

    下体的冒起的空虚感提醒着他此刻的状况,那两个人是谁.......顾正呢.....顾逆呢......

    一切皆无答案。

    好一会儿,于临才看清楚周围,是啊,做梦,做梦了。

    “呃,头好痛。”于临欲想坐起来,可是下身还膨胀着的阴茎让他无比的郁闷起来。

    于临往下伸手探了探,除了伫立的阴茎外,柱体下方的花穴已经将内裤沾湿了,空虚的花穴和菊穴似是张开的小嘴期待于临接下来的动作。

    于临另一只手皱眉地捏了捏发疼的额头,一手撸了撸身前的柱体,看着柱体慢慢地腾起欲望,另一只手便伸到花穴面前,熟练地揉捏凸起的阴蒂。

    开始不满足的花穴和菊穴拼命地蠕动着穴口,几乎能看到玫红色的穴壁,于临狠了狠心将手指往穴里插了进去。

    食指伸到前穴,中指就顺势插到了后穴,早已湿润松软的前后穴一接触到两指立刻吸吮起来。

    于临有节奏地抽插其中,可是连根纤细的手指根本不能满足他此刻的欲望。脸颊绯红,拼命地上下摩擦阴茎,希望借此来纾解下面两穴的空虚。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