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7

    几乎是在射精的一刻,于临喃喃道“快,快点......不够啊......阿正....用力插我,用力!呃唔!快......”

    阴茎终于吐出精液,可是下身两穴却是得不到高潮,滋滋滋的声响听得于临浑身苏软。半硬不软的阴茎垂落在腹侧,于临两手开始玩弄自己的小穴。

    分别三根手指插入了前后两穴,他估摸着找到花心和前列腺,不停地对着拿两点揉捏挤压,一波一波的快感堆积起来。

    “逆......快、快......深一点!啊!正、你、你快要干死我了,啊......好厉害,快!”

    手指快速地抽插揉捏前后两穴,滑腻的淫液被手指干出泡沫出来,媚红色的穴壁被插得胀红,于临嘴里呻吟着叫唤俩兄弟,花穴抽搐得张开穴口,让手指进得更深,一阵阵高潮涌了上来。待他无力地抽出手指时,伸手放在自己面前看了看,淫液还缠着指尖,缓缓地从指间滑落到手臂上,谁都没有看见,于临的眼泪从眼角滑落瞬间消失在枕头里,他像是嘲笑一般看着手指,笑了。

    “你说,你是不是被他们洗脑了呢,连身体都控制住了?”低低的声音在房间内回响。

    “你爱他们吗?”

    .......

    .......

    作者有话说:这章就先不出彩蛋了,脑洞都留在下一章,嘿嘿嘿。

    谢谢大家捧场!求留言求收藏!!!

    ☆、17 啊,肚子痛(自慰/彩蛋爆字情趣内衣XXOO)

    手指连续抚动两穴,越来越大的欲望几乎要淹没于临,不够深,胀大一点,那个点,就是那个点,为什么插不进去?!

    修长的指尖并不能按到花穴致命的那点,另一只手只好用力地按压前列腺寻求快感,身前的阴茎再次吐出阴液。

    ‘噗呲’作响的两穴在手指快速抽动啊,液体沾湿了床单,于临总感觉达不到高潮,那种顾正和顾逆曾经给予他的高潮,为什么这么难?

    白皙修长的双腿敞露在温黄的灯光之下,眼神迷离的于临忽然撑着自己的身体翻了过来,趴在床上翘起了屁股,两手还不舍得离开两个吸吮不断的小穴。

    跪爬的姿势使得花穴更为张开,立刻感觉到渐冻的空气,花穴狠狠地抽搐一下,吸紧了抽插中的手指,不一会儿,一股淫液随着腔道涌了出来,于临舒服地呜咽了一声。

    于临无力地趴在了床上,酸软的手指沾着淫液抓过阴茎揉捏起来,挺直的阴茎使得于临无法舒缓身前的欲望。

    他拨开包皮,用指甲扣弄马眼的位置,一手快速上下撸动起来。

    快感慢慢堆积,小穴也跟着流水,不久,于临喘息着撸动双手,待射精后,感觉双手已经废了,可是随之而来的空虚感显然是越来越大。

    “于临!出去走走?”邹淞敲了敲门,浑身酥软的于临吓了一跳。

    “咳!”吓得回过神来的于临立马扯过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擦手,连带抹了一把下体的时候,敏感的部位带来的刺激忍不住低呼。

    “喂!你睡醒了吗?我进来了。”

    当邹淞拧开门锁的时候,于临刚好将全部纸巾都扔到垃圾桶里,邹淞见状,意味深长地一笑。

    “你怎么进来了。”

    “我敲了多久的门,你没听见?”

    于临坐在床上,若无其事地捏了捏额角,说“我头痛,有药吗?”

    “有啊,床头柜第二格。”邹淞顺势坐在床边,与于临靠得极近,温热的鼻息抚过于临的脸颊。

    于临抢过他手上的药盒,顺便推开他,说“别靠我这么近,难受。”

    “呵,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我?”邹淞伸手摸了摸他的腰部,剑眉下的眼眸似乎有点期待“我能满足你哦。”

    “去你的!给我倒杯水进来!”于临也不准备让他上下其手,对这人的花花嘴巴可是了解得很呢。

    “哟,面对那俩兄弟,你敢这样叫唤嘛,一点都不温柔。”邹淞嘴上不乐意,但是还是出去给他倒水去了。

    待吃了药,于临感觉好多了,就是觉得胃里空荡荡的,拿起钥匙就对邹淞踢了一脚说,“走,吃饭去。”

    “去哪吃啊?”

    “跟哥来!”

    俩人便踩着拖鞋,开着兰博,来到了距离家门口15公里处的大排档。

    “你不觉得这样很高调吗?”邹淞和于临坐在大排档的门口,用茶水洗了一遍杯碗,然后倒了两杯生啤,满足地喝了一口后看了看周围的人不时投来的异样眼光,心里有种怎么这么掉价的感觉。

    “他们都羡慕你哥我,你看有谁会开着跑车来大排档吃宵夜的?”

    “你有钱,你任性。”邹淞话锋一转,转身抱着他的手臂说,“求土豪包养我。”

    “我现在没钱了,你跟吗?”说罢,自己都觉得好笑,俩人就毫不顾忌地笑了起来。

    说真的,还真的有人喜欢开着跑车来大排档吃宵夜呢。

    “咦,这不小于么?”大排档老板的嗓音,几里外都能听见了。

    于临听见后转过头看着他笑笑说“老板啊,好久不见了,生意还这么好啊。”

    “还不是老样子,你好久不来帮衬,都没机会吃我的新出小炒了!”老板带着点口音的普通话听起来也是亲切,于临以前上下班经常和兄弟俩来这里吃饭,自自然就和老板熟悉了。

    “好,这里就试试。”

    “有新朋友!”老板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大笑着拍了拍隔壁坐着的邹淞的肩膀。

    “他是我老朋友了,”于临笑着说,看着一边被老板的劲儿拍得呛到的邹淞。

    “您、您好,咳咳。”邹淞无奈地笑了笑。

    “你好呀,小伙子,等下给你们加两个小炒!”爽朗的老板笑着说,疑惑地看了看于临身后,说“那俩兄弟没来吗?”

    “他们忙。”于临收起了笑容。

    老板没察觉到于临的脸色,继续笑着说“哎哟,每次都跟着你来的,这次他们可没口福了!你们先等等哈!”

    说罢,老板就转身回厨房了,于临也跟着喝了口啤酒,冰凉冰凉的在喉咙到胃部,老爽了。

    “喂,你没事吧?”

    “没事!喝!”于临举杯又喝了一口。

    烤串,烤鱼,煎饺,生蚝,大虾还有几个小炒,色香味俱全的一桌菜不一会儿就上完了。

    “喂,你怎么不吃?”邹淞左手一撸串,右手一生蚝,吃的好不乐乎。

    “吃!怎么不吃!”

    烤串的油腻夹带着孜然香味立刻窜进于临的鼻子,胸口顿时涌起一股恶心感。他顿一了下,放下手中的烤串,拿起啤酒就喝了一口压了压。

    “你干嘛?有了?”邹淞一边往嘴里塞着一边说,眼神很是嘲笑。

    “神经病!”于临瞪了他一眼,就捡起花生米往嘴里放,心里想可能是饿太久了,要吃得清淡点。

    “老板,来碗鱼片粥!”于临转过头喊了一声。

    “好嘞!”

    几乎是在邹淞惊讶的眼神下吃完了那碗粥,“不吃了,走了。”于临站起来付钱就走。

    邹淞跟着去说“你就吃了碗粥???”

    “我吃不下了。”车钥匙刚插进钥匙孔,于临就觉得肚子有些痛了,皱了皱眉想等下就能压下去了吧。

    于临继续点火起步,可是在开出不到多远后,发现越发的疼痛,那种像是从下腹涌起的一股气流将肠胃都搅拌起来“啊.........”踩下了制动,抓紧了方向牌低声痛叫了一下。

    “喂,你怎么了?!”邹淞慌张地看着于临,只见他一手抓着方向盘,紧紧地抓着,手指也微微泛白,一手按住下腹,眉头紧皱。

    “我疼......”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嘴唇也变得泛白,整个脸痛得皱了起来。

    “去医院吧,我来开车!”邹淞急急忙忙地脱下安全带下车转到于临的位置去。

    “啊.......”因为一点动作,于临直觉得痛得快要死了。

    于临急急冲冲地被送进急诊室,邹淞抹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但是内心的着急还是没有停下来,不停地在外面踱步。

    好久,医生走出来了,邹淞追了上去问“里面的病人怎样了?”

    医生看了他一眼,表情冷淡“病人家属吗?”

    “是、是的。”

    “怀孕了,还喝酒,到底还要不要命了?!”医生对着他就是一顿骂,最后才说了一声“病人胎儿少量出血,但无大碍,以后必须得调养得好。”

    “谢、谢谢医生。”邹淞已经懵逼了,谁怀孕了,于临?怎么可能会怀孕,他是男人啊!难道骗了我这么多年,他其实是......女人?

    邹淞在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之后,看见于临被推了出来转到普通病房也跟着跑了过去。

    作者有话说:彩蛋 双11独家呈现!!!原本打算昨天更新的,但是我秒杀到最后三分钟就来不及写彩蛋了,大家也一起剁手了吧?这次彩蛋写了两千字,我也是服了哈哈哈哈哈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