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双管齐下(双性/3P/高)_分节阅读_18

    最近因为考试和家里发生些事情,心情很不好,所以没有更新,现在算是过去了吧,我会恢复更新的,谢谢大家的留言!

    我发现我要是不彩蛋大家就不留言了,小心我的福利全都放彩蛋里啊?(ò_óˇ)?

    继续凑表脸求留言求收藏!!!?(ò_óˇ)?

    ☆、18  我是怪物(彩蛋惩罚play)

    “我的鱼鳞宝宝啊啊!!!”邹淞几乎是想要飞扑过去。

    躺在病床上的于临似乎是没有听到邹淞的大嗓门,看着病房的天花板发呆,苍白虚弱的脸孔一片淡然。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女人?!”

    “你傻逼才是女人。”于临会回话就是他还正常。

    “那你、那你怎么......”

    “我不曾给你说起,也是怕你会看不起我。”于临的声音淡淡的,邹淞听得很心疼,“我是双性人,女人那东西,我也有罢了。”

    “我怎么会看不起.....”此刻邹淞真的想上去抱抱他,他一个人该是多难受啊。

    “好了,我还没事,我迟些回去打掉。”

    “.......”

    邹淞看着于临像是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忍不住开口说道“别这样....”

    “没事,小手术而已。”

    “他们、他们知道吗.....”邹淞小心翼翼地问道。

    于临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给了一个闭嘴的眼神给他。

    “不,我还是觉得.....”告诉顾家兄弟比较好......邹淞看着于临已经转过脸一副不想听的样子,也没有再说出口。

    邹淞拿着手机在病房外面的走廊踱步,日落黄昏,于临隔着房门的玻璃看到外面的邹淞,沙哑地喊到“邹淞邹淞,你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邹淞听到叫声就立刻冲了进来。

    “叫一下医生过来吧。”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没有,我想问一下手术安排。”

    “你别冲动好吗?”邹淞按住欲想起来的于临。

    “我想了一天了,我想好了。”于临执拗的眼神对视了一会儿,邹淞还是败下阵来跑去找医生。

    中年模样的范医生赶了过来,于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引产,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于临沉默着。此刻的气氛有点压抑,邹淞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力,他无法替于临做决定。

    “你真的想好了吗?我没有做过男子引产的手术,风险很大,我劝你还是慎重考虑。”范医生皱着眉,他不想于临去冒险。

    “嗯,我不想要,我没想过我会像只怪物一样会怀孕,我生下来的也可能是怪物。”于临的声音淡淡的,像是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三个月了,孩子也成型了,你现在也不能用药流,只有手术。”

    “没关系,我的身体状况我知道,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下手术。”

    “你需要调养一下,一周后吧,如果你一周后还没有改变心意,我帮你做引产手术。”范医生眼里透着无奈“只是我要再强调一次,风险很大,你大出血的几率比一般的孕妇要高。”

    “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喊护士通知我。”范医生拿起病例就打算转身,于临出声喊住他“范医生!”

    范医生转过头看着他。“我......我是双性人的事,希望你能保密。”

    “当然,”范医生露出一个笑容,“病人的隐私,我们绝对保密。”

    “谢谢。”

    范医生走后,一旁的邹淞忧心忡忡地走过来,看着他说“咱们别冲动好吗?范医生也说孩子成型了,做手术的话,你会很危险。”

    于临咽了咽口水,看着邹淞担心的眼神,其实心里很感动,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这么担心他“它无时无刻都提醒着我,我是个怪物.....”说到这里,于临已经忍不住眼泪了。

    邹淞心疼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地说道“你不是怪物,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怪物,于临,咱们别冒险好吗?孩子生下来,我做他干爹,无论什么样都好,我们都疼他。”

    “不......我不要,顾正和顾逆都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我去承受,我好辛苦......我是怪物.....”于临越哭越伤心,他的手搭在肚皮上,按下去隐隐的有些跳动,心里又慌又疼。

    一周后,于临躺在手术台上,闭上眼睛等待麻醉药的到来。

    手术室外的邹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一直想办法联系顾家俩兄弟,可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在漫长的忙音过后,响起一把的女音“您好。”

    “顾正呢?!”

    “我是顾总的秘书,顾总正在开会,请问您找他有何事?”

    “于临!快点让他接电话!”邹淞大喊,脑子一团糟,他只想快点联系到顾正或者顾逆,要不于临就.....

    “跟他说于临出事了!快将电话给他听!”女秘书跟顾正身边有几年了,也听说过顾总和一位姓于的男人有牵扯,只是想到现在的情况,就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告诉顾正的时候,电话里的人大喊道“顾正不来医院,他会后悔的!”

    女秘书咬咬牙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走到顾正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顾正暴躁地立刻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夺过女秘书手上的手机。

    “喂。”

    “顾正快来市一医院,于临他要引产!现在很危险!”

    顾正听完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握住手机,对着隔壁的顾逆喊了一声“逆,快跟我去医院!”

    说罢,两人扔下整个会议就跑了出去,顾逆还不知道情况,跟着哥哥跑着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于临现在在医院!他想做人流,情况很危险!”

    顾逆一听,心里也是一抖,没了以往沉着冷静的模样,急躁地跟着顾正开车飞驰到医院。

    顾正和顾逆在医院碰到邹淞以后,按着他指的方向冲进了手术室,里面的医生刚好给他打完麻药,渐渐睡去的于临并没有看见冲了进来的俩兄弟。

    当于临醒过来的时候,眼皮没有睁开,他感觉不到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手掌摸了肚皮,朦胧地睁开眼,手边有个熟悉的男人抓着他的手一脸心疼地看着他“你......”

    “口渴吗?顾逆去装水了!”顾正抓着于临的一只手放在唇边不停地亲吻。

    “你怎么在这.....”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现在不是应该一手甩开那家伙然后大喊一声滚的吗?

    “对不起,对不起.....”顾正满汉歉意地说着,只是用多一点时间想争取多一点权力,父亲就管不到他们,而他们也可以正式地带于临回家,以为于临开着兰博带着邹淞到处吃喝可以开心一点,但他们忘记了于临就是一个不省心的家伙。

    于临很少几乎没有听到过顾正会道歉,这下子,心里忽然软了下来“你来干嘛......”

    “我要是不来,你就没了,”顾正带着一点自责,“不该放你走的,我们应该每时每刻都盯着你。”

    “我受够了.....我是怪物,我肚子里的也是怪物!”于临几乎是要崩溃了。

    “不,不要这样说,”顾正心疼,抱紧了他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发顶,为什么于临会这样认为,低声说着“我爱你。”

    “可是我不爱你啊!”于临眼泪流得更凶了,顾逆刚好回来看见于临流着泪说不爱,心脏像是被什么劈开一样,抽抽的痛起来起来。他走过去拉住于临的手说“你爱我们,你的心在说爱,不要再欺骗自己好吗?”

    温柔的语气在于临的发顶上绽开,于临心里一动,被顾逆轻轻地从侧面抱住,也不知道为什么止不住眼泪,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肚子里的东西似乎感受到自己的不安,一瞬即逝的蠕动吓到了哭泣中的于临。

    眼泪继续从眼角低落,但他僵住了身体,惊讶地睁大了眼,顾正亲了亲他的眼角担心道“怎么了?”

    “他动了.....”于临带着哭声的嗓音听起来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一刻明白过来的顾逆跟着他伸手叠住他的手背放在肚皮上方,说“你伤心,他也跟着哭了。”

    于临神色茫然地看着顾逆,“我不要生孩子。”

    顾逆浅色的眼眸闪过一抹悲伤和失落“那于临,爱我吗?”

    “......”于临看着他又看着顾正,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不知道。”

    “这样呢?”顾逆捏住他的下巴,双唇贴合,在四片唇瓣慢慢地撕磨,不带一丝情欲的味道“讨厌吗?”

    于临摇了摇头,靠着顾正,主动地在他唇角也吻了一下。

    顾正惊讶地看着打嗝的于临,用力地环住他说“既然不讨厌,怎么就不爱?你不是不爱,而是不懂,比我们还不懂。”

    “.......”于临头靠在顾正的肩膀上,顿时间心乱如麻。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孩子的话,我们找个专业的医生,再做手术也不迟,你现在的情况真的太危险了。”

    接下来,于临没有反对兄弟俩的安排,出院,接回家,每天都回来陪着他吃饭,忙的时候连文件都带回家看,睡前一遍一遍地说着情话。

    恍恍惚惚的一个星期过去了,肚子里的小生命再次毫无预兆地跳了一下,于临开始慌着想,要将他生下来吗?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