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

    云瑶还不太适应被一个男人这么端端看着,勉强地咬着下唇用尽全力想要避开他视线里的锋芒,这个男人却再次拔出了腰际的绣春刀,那一刻顾云瑶绝望的容颜彻底印在他不含半点感情的眼底,只听得梁厂公焦急地喊了一声:“纪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顾云瑶最后听到的内容,是他凉凉的声音,“留着她的活口,给你糟蹋么?不如死了与她家人作伴为好。”

    第2章

    腊月里头的这最后一天,无尽的长空下黑云压城,不久那天空深处便降下了连绵不绝的鹅毛大雪。终于是迎来了今冬最大的一场雪。

    再过不久就要辞旧迎新,所谓瑞雪兆丰年,这突如其来的瑞雪下得是真的及时,名岁准定是丰收的一年,四四方方的京城中,包含的也都是那些四四方方的四合小院,其中不乏有许多人家的孩子们见到了雪,都闹腾着从屋里出来,在漫天长空无际的白里开始打起雪仗、堆起雪人。

    本是一个好景象,顾府上下此时此刻却是忙做了一团,全没有其他人家那样喜庆的气氛,只因为府上二房院里的嫡长女顾云瑶染了风寒。

    染了风寒无非是一件小事,京城又是天底下最富饶的地方,能请到最好的大夫、能讨到最好的药,对向来出手阔绰的顾家而言,简直小事一桩。

    顾府已故的老太爷曾经为官数十年,他当朝的时候,辅佐过两任帝君,其中一名帝君,也就是先太皇,还会恭恭敬敬尊称他一声“吾师”。要说这顾家,还真是气派,顾老太爷去世时还被先帝追封为“太师太傅”的高级官员头衔,整个京城谁不知道顾家,都上赶着想与他们家攀亲带故。

    二爷顾德珉虽说是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混得比顾老太爷差了一些,但也仅仅只是差了一点。年纪轻轻时就中了举人,入殿试时又中了二甲前几名,顶着庶吉士的名号成功进入翰林院做编修,先帝被立太子时要出阁读书,顾德珉也算是靠了一回老父亲的人脉,成功纳入太子侍读的名录当中。这对于他之后的仕途很有帮助。

    如今隆宝帝已高坐皇位达八年之久,顾家的这位小丫头却是隆宝二年才出生的,算算生辰,尚不过六岁,却摊上了这样的事。

    顾府上下时有悲戚的声音传出。

    一间屋中,身穿宝蓝色五寿捧寿妆花褙子的顾老太太,垂首看着榻上缩成一团的小小人儿。惨白的一张脸,嵌着一张小小的精致樱桃唇。

    那唇也是惨淡无光的,全然没有平时的活泼生气。顾老太太一时不禁伤感,忍不住垂泪了,平日里乖巧可人的瑶丫头,那双点漆如墨的眼睛最是会说话,总是“老太太”、“老太太”地用软濡香甜的声音唤她,笑时颊边又有一颗小小的梨涡,总爱跟在她的身后团团乱转。很是招人喜欢。

    轻轻捧起她因卧床太久而日渐消瘦的胳膊,顾老太太又想到往常这胳膊也是被养得白嫩嫩的,如同从水里刚捞上来的藕,顾老太太两眼一花,幸好有一旁侍立的丫鬟眼疾手快地搀扶了她一把,颤巍巍的老太太才没有摔着哪里。

    “老太太还是不要太伤心为好,倘若连老太太也因为过度伤心损了身子,叫我们这帮小辈还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说话的正是顾府大房的太太肖氏,她身穿了一件翠蓝色素面杭绸褙子,虽不是极致美人,胜在肤色白皙,容颜端庄大气,说话时有条有理,端的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顾老太太听闻她的话后果真收了一些势,泪止住了一些,可那心中还是揪揪的疼。

    不为其他,只为眼前这个孩子的身世,真的太过可怜。

    顾府总共有两房,顾德珉是顾府里的二房,也就是下人们口中的二爷,大爷和他都是一个“德”字辈的,名叫顾德彬。

    说来这位大爷混得就不如二爷好了,顾德珉在朝之中怎么说也是一个正四品的官员,任职礼部侍郎,大爷顾德彬才只是户部一名从六品的员外郎。

    不过也不打紧,有老太太撑着,兄弟两人的感情还不错,这么多年来也都相安无事地过着。

    唯一的遗憾可能是顾老太爷在世时棒打鸳鸯了一回。一直以来,大孟朝都承袭祖制,男婚女嫁只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暗生情愫、你情我愿,那都是不允许存在的。可惜的是,顾二爷在十几年前偏偏有了这么一次风流浑事。

    想他顾二爷年纪轻轻时已经眉目舒朗,有了顾老太爷年轻时候的风流才子韵味,但是顾老太爷可比他正儿八经多了,虽然也娶了一房妾室,但是定了顾老太太为正妻之后,再也没有将其他女人带进门的想法。

    顾老太太豆蔻年华之际端的是一副笑语盈盈,婉约美人的模样,所以这大爷和二爷两人的相貌承了老母亲,身形颀长,极为出众,二爷更胜一筹。

    顾云瑶的亲爹顾德珉,也就是二爷本人,年少时没少惹出风流韵事。他生得极是好看,又才华卓绝,出口便能成章,京城才女都对他芳心暗许。

    顾二爷的脸上也总写着“风流快活”四个字,趁年轻,烟花柳巷去过了,家中的那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