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般架势。

    顾二爷在外远负盛名,京中骄子一名,自打顾老太太见到蔺氏以后,才知道什么叫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且不说这丫头是如何看中她家儿子的,或者二爷又是用什么样的花言巧语哄骗她互定终身,婚事就这般定了,蔺氏真真是个妙人儿,不仅面容绝丽,进了顾府以后也算“入乡随俗”,端没有在侯府里面那么多的规矩。平时也恪守本分,每日晨昏定省,百般孝敬两位老人。

    诨事就是发生在她过门数年之后,眼见她的小腹始终没有一个动静,再如何喜欢这个儿媳妇的老太爷,也开始急了。

    想来这件事也没什么好急的,毕竟在老太爷之前,二爷先替他解决了问题。

    对于二爷来说,同一味菜,哪怕味道再好,吃多了也会腻。只是腻得迟与早的问题。

    他感怜这么多年蔺氏陪伴在他身边,妥帖细致。还是借着她无所出为由,硬是纳了一房小妾。

    那房小妾就是现今也得宠着的惠姨娘。

    也不知道惠姨娘使了什么手段,竟让二爷心甘情愿歇在她那处,不愿意挪窝了。

    惠姨娘进到顾府不过两个年,便得到二爷的百般宠爱,肚子也争气,当先育有一女。照规矩,嫡妻在世时,凡以妾为妻者,是要被打板子的,像二爷这种在朝为官的人,还会被人参奏一本上至朝廷。

    二爷懂得这些个规矩,被顾老太太点拨了一下,终于也经常歇在蔺氏那处,让她害了喜。

    仅仅也只是如此。

    之后二爷借机称太太身子骨弱,需要好好调养,身边不便再有他,没的扰着太太的休息,又开始没日没夜的歇在惠姨娘那里。

    顾老太太至今走不出这道坎,倘若那个时候她能早些发现蔺氏的怪状,兴许能够及早的与她开解心结,也不至于到后来,蔺氏在诞下唯一一个孩子以后,因大夫说的经年累月的心思郁结,在顾云瑶三岁大的时候便撒手人寰。

    可怜这孩子没享受过多少母爱,离母亲去世不过三年,染了恶疾。

    顾府前后请来了不少京城名医,乃至宫中的御医也托关系寻来了,仍然少有成效,孩子的命危在旦夕,上一名大夫来到顾府中替他们家瑶丫头看了以后,直摇头,说是已经回天乏术了。

    顾老太太越想越伤心,差点心气不顺,没缓过来。幸好大太太肖氏及时扶住了她。

    不一会儿又指派了两个丫鬟,一个去打点热水来,一个去弄来一杯温润去心火的茶来。

    “命,这都是命啊!”

    顾老太太叹息了一声道。

    突然,榻上的那个病恹恹的小人儿,竟是忽的睁开了眼睛。

    第3章

    顾云瑶死的时候不是很痛苦,被称作纪大人的指挥使一刀斩下来,正好命中要害,她只觉得心口处火辣辣的一片疼,眼前一黑,很快没了知觉。

    待再有点意识时,眼前便多了一些令人唏嘘的景象。

    已故的顾老太太正抹着泪,似是喜极而泣。

    她身侧站着大房太太,也就是她的伯母肖氏,竟然比她最后一次见到她时还要年轻端庄。

    身边有两名小丫鬟正扑在床前也一个劲地哭,发出呜呜的声音。

    和老太太的模样极为相似,不是悲愤难过,而是喜极而泣。

    且顾云瑶认出来了,这两名伏床而泣的小丫鬟,都是她的贴身大丫头,其中一个还是临死前替她挡了冲将过来的锦衣卫的桃枝。

    顾云瑶张了张嘴,可能是渴的,喉咙又肿又痛,发不出声音。她曾听闻过一个现象,说是人死前会看到一些过往的曾经,也有个俗称,就叫走马灯。走马灯会一幕幕、也一遍遍放着人最怀念的事情,顾府被不明原因地灭族,上下一百多口人顷刻之间便都没了声息,想来也是她思念家人心切,所以在临走前又能见到一遍家中长辈们、以及身边丫鬟们的容颜。

    顾云瑶宽慰地牵出一抹笑容,感天垂怜,最后一刻也算是了却了她的一个心愿,才闭紧眼,等待去阴曹地府的路上。

    耳边不断有说话声音传来。听得出十分紧张。

    “瑶丫头怎么又睡了过去?”是祖母。

    “老太太别急,我去使个门子叫郎中来。”是伯母。

    “二姑娘,您可千万别有什么事啊……”是桃枝。

    ……

    顾云瑶霍地又将眼睛睁了开来,眼前分明还站着这几个人,一瞧见她再次睁开双眼,全都喜不自禁。

    她有些迷茫地看了一眼众人,原以为是一场黄粱美梦,可也太逼真了一些。

    想抬起手,四肢是绵软无力的,顾老太太与肖氏不明白她想做什么,只瞧见榻上小小的人儿,因有些费力地想要举起手来,本是惨淡苍白的脸上,终于红扑扑的有了一些血色。当着众人的面,顾云瑶往自个儿小脸上狠狠掐了一把,才发现——

    疼,真的好疼!

    顾老太太哑然无语了半天,终于被她这副可怜又可爱的举动逗得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