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6

    要说人与人的差别真是奇怪,明明是同一个爹生的,凭什么要受到今日这种委屈。顾云芝轻咬红唇:“娘年轻时也是正经嫡出的官家小姐,哪点比已故的二太太差了,不过就是侯府家的千金罢了,到死了也要阴魂不散。”

    好在只是闺房中说的话,没有多余的人在,若是被个把下人听见了,告到老太太那里可不得了。惠姨娘忍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好好地在顾府里面立足,没想到她的女儿平日受尽二爷的喜爱,真的有点恃宠而骄了。

    “什么正经嫡出的官家小姐,娘的族亲早就不认你外祖父和娘了,往事休得再提。”惠姨娘的脾气也有点上来了,瞪了一眼顾云芝,把她看得头皮发麻。

    惠姨娘有点动怒道:“姐儿可知方才说的那些话,若是叫老太太知晓了,连你爹都保不住你!”

    顾云芝终于知道怕了,收敛了一些,声音稍低:“可今日家法,弟弟还小,祖母说罚就罚,口口声声说我们都是她的乖孙儿乖孙女,其实她心里只有二妹妹一个人。”

    “那又如何?”惠姨娘柳眉一皱,“她是老祖宗,老祖宗想罚谁便可以罚谁。”

    突然语气软了,要说一双儿女被打成现在的模样,她哪里不心疼。一边替顾钧文抹药膏,一边道:“老太太还知道送药膏来,足以证明她的心里还有你们。”

    一听是老太太送来的药膏,顾云芝又闹了脾气:“我才不涂呢。”

    “芝儿!”惠姨娘看了看她。

    顾云芝终于又软了,眼眶红红的。

    惠姨娘叹道:“娘说的话,你还是不懂。一直以来嫡庶有别,你是庶出的孩子,自然会低人一等。你纵有再多不服气,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顾云芝静静地不说话,只那双眼一直发红,有泪光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惠姨娘语重心长地说:“现在老太太偏帮瑶姐儿多一些,是没错,她是正经嫡出的小姐,也是没错,但是姐儿也不想想,老太太还有多少年岁活?能保她到什么时候?若是太太还在,也便罢了,可惜的是,那孩子,是一个没有福气的,养下来左不过三年,太太就去世了。老太太喜欢她,又能如何,老爷喜欢的是你,只要谨记韬光养晦的道理,在你父亲面前表现好一些,装柔弱一些,到时候你父亲会向着谁?”

    惠姨娘的算盘打得好,日后也算进去了:“只要你父亲不续弦,你和文哥儿不会记在其他人名下,你有你爹宠,待文哥儿长大,日后又有文哥儿做靠山,还怕嫁不了好人家?”

    顾云芝只觉豁然开朗了,果然还是她娘想的透彻。立即动手,主动地抹起药膏来。

    惠姨娘抱着顾钧文,哄了半日,顾钧文还是惨白着一张小脸,只哇哇哭个不停。顾云芝帮着惠姨娘一起哄她的小弟弟,笑得可甜,也不恼了。

    ……

    晚上,估计是打板子的印象深刻,顾德珉规规矩矩地出现在老太太的安喜堂。

    谁料到,不等他来,老太太和顾云瑶已经用过膳了。

    薛妈妈正在替顾云瑶擦净小嘴,见到父亲大人尴尬地立在门边,顾云瑶回味了一下今天吃的膳食的好味道,觉得有必要帮忙增加她爹的尴尬,于是主动笑呵呵地和顾德珉说道:“爹,你怎么来了?”

    第9章

    桃枝端上来一份糖蒸酥酪来,小碗里盛上有凝如膏的小酪,上面一层酥皮,撒了糖霜,还有杏仁片,闻之有绵软浓厚的奶香味,只有在顾老太太的安喜堂才能吃到的特色甜品。

    顾德珉尚未开口说话,赵妈妈小心翼翼地扶着老太太也进来了。

    “母亲。”顾德珉殷勤地前去搀扶老太太。

    老太太的胳膊动了动,与他的身子错开。

    顾德珉从头到脚的那层尴尬蔓延得更加厉害,此刻连动也是不敢动了。

    老太太无视他,走了几步,顾云瑶抬头瞧见她的祖母已到身边,屋内镂空雕银熏袅袅生出好闻的檀香味道,为老太太平添了一份清雅淡然的色彩。

    顾云瑶正在细嚼慢咽地食用那份糖蒸酥酪,酥皮下的奶味与糖分恰到好处地融在一起,入口即化,只那酥皮吃进嘴里,还有些脆。

    屋内气氛一片和谐,若不是云瑶先前与二爷说了一声话,顾德珉还以为此刻没有身处在安喜堂中。

    白天,老太太罚了他们三个人,顾德珉的认错态度诚恳,原以为老太太会念在他是她嫡出孩子的份上,气应该消得差不多了,如今一见,分明还在气头之上。老太太的身子一向不好,前段日子为了医治好顾云瑶,倾尽家产都要找到能人异士来,为此老太太急火攻心,险些积郁成疾。最近的气色,因为顾云瑶病情的好转,好不容易才好了一些,顾德珉又担心又惶恐,生怕老太太因他又气出什么病来。

    若是当真因他的不孝有了什么不测,那边大房,他也没有脸面去交代。

    噗通一声,顾德珉依法炮制,和白天一样,又重重地跪在地上,如此大的动作,惊了顾云瑶老大一跳。

    祖母分析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