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7

    的没错,她爹能在官场里横行长达十年之久,官拜四品,没有一点手段是不可能的。大丈夫要做到能屈能伸,顾德珉在老太太的面前,是既能伸又能屈,也管不了目前的情形是不是还有顾府的其他下人在。

    顾德珉上前挪了两步,地砖冷硬,他无怨言,只用膝盖跪行着。

    边挪边对老太太说道:“母亲,您当真不愿意理我这个儿子了吗?”

    顾老太太本在询问顾云瑶,糖蒸酥酪做得还合不合口味,见他这种丢人的样子,怒上眉梢:“二爷,你在丫鬟婆子的面前,唐突下跪,像个什么样子!”

    老太太终于愿意回他的话了,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顾德珉又向她重重磕了磕头:“母亲,这都是儿子欠您的,儿子跪的也都是您。”

    顾云瑶在旁静静地看着,仿佛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只有她比谁的心里都要明镜似的透亮。顾德珉在朝为官十余年,向来官运亨通,四平八稳。除了能做到能屈能伸之外,官场之中生存的最重要的几点他也记住了,一是尽可能明哲保身,不亲自参与投机之事;二是注意与皇帝身边的近侍保持一定的距离;三来切勿叫其他人轻易捉了把柄去。

    顾德珉对为官之道向来游刃有余,然而上辈子,他还是被毁在第三点上——被人捉到了一个险些能置他与死地的把柄。

    那件事事关顾德珉的性命,也事关顾府的命运,最终老皇帝陛下念在顾德珉曾经是他作为太子时期侍读的份上,只判了一个削为地方官的结果。

    从官拜四品的朝中大员,到后来沦为笑柄的地方芝麻小官,顾府上下老小被赶出了京城。远离曾经生她育她的土地,顾云瑶跟着顾府所剩不多的人,来到了一处穷乡僻壤里。——因为顾德珉被降了官职,大房那边也受到了牵连,一同受罚,迁离京城,千里迢迢去到另外一个县衙里做知县。当时愿意跟着他们一起离开的下人不多,大丫鬟桃枝算一个,剩下的还有从小跟在她身边的薛妈妈、赵妈妈等人。相比之下另外一个头等大丫鬟夏柳就没有那么忠心耿耿了,找了一个由头,和不少人一样,离开了顾府。

    后来等到顾府重新在京城立足,夏柳还有一些曾经弃顾府远去的下人又回来,希望他们念在多年主仆的情分上,再次容他们留下来伺候。

    多年的主仆情分?想到这里,顾云瑶心内不由得冷笑一声,顾府落难的时候,也未必见到有些人念在多年主仆的情分上,选择留下来。

    若是当年他们知晓了顾府之后会惹上灭门惨案,是否还愿意拥有这份多年主仆的情分?

    世间人情冷暖,她早在前世就看了许多,本应该要更看淡一切处世章法,但也只有真的喉间沾过刀锋的滋味,才明白有些事的可贵。

    比如为她事事力争的祖母,比如她的哥哥顾峥……

    顾老太太的眼神示意下,丫鬟婆子们三三两两地下去了。屋中不知不觉间,仅剩他们三个人。

    顾老太太叹了口气,她已经老了,也不想总在二爷的身上置气,只想着要在她还能作为云瑶的依靠时,替她多拿些主意,好为她以后铺路。

    顾老太太道:“这件事,你且得问问瑶姐儿如何看。”

    顾老太太的话音刚落,顾德珉便抬起脸,目光落向坐在扶椅上的那个小小的人儿身上。

    只见她如今眉眼已渐渐长开,巴掌大的脸上,乌黑澄净的眼睛也正水灵灵地凝视着这边,和她的亲生母亲蔺氏出落得一般无二,是一双会说江南绵绵故事的灵动双眸,灵翘秀气的鼻子下面,嵌着一张同样精致小巧的樱桃唇。唇色不点自红,显出莹白的脸容微微有点好气色。

    怕她再次病了,这几日老太太都喜欢叫丫鬟给她戴上特设备置的狐皮围脖。原先围脖是大人用的那种,如今也找人重新做了一个,她坐在那儿,乌溜溜的双目不时会被白色的,被风揉了一把就会微浮的狐毛所吸引,再也不会因围脖太大而只能露出眼睛来。

    姣好的面貌,隐约可见在将来之日,定能胜过当年豆蔻年华的蔺氏风貌。

    一直以来,顾德珉都没能好好正视这个嫡长女。只从她生出来的眉眼,能瞧出一些当年蔺氏的模样。

    可又不是完全那么像的。

    顾德珉明白,云瑶是云瑶,蔺氏是蔺氏。

    可他就是……

    没有继续留二爷吃饭,两人又聊了会儿,顾德珉告辞了老母亲,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去了。

    赵妈妈和薛妈妈从屋外进来,一个忙着伺候老太太,一个忙着服侍顾云瑶。

    薛妈妈惯是个话多的,替云瑶脱衣服的时候,总喜欢问出些什么。顾云瑶在老太太隔壁的次房里居住,往常老太太喜静、又喜吃素,安喜堂内总有点冷落萧条的样子,自从她病好以后,顾老太太也不知上哪儿听来的说法,说是屋中得用点明亮的颜色,方能显得喜庆一些。

    且顾云瑶如今的身份才只是个孩子,她睡的次间里如今用上了亮黄,日头一出时,照得满屋都亮堂堂的。

    顾云瑶郁闷了一下,这个明黄色,总觉得是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