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8

    为了让她没法睡懒觉才摆设的。当然身为顾府嫡长孙女的她也睡不了多少懒觉,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薛妈妈替她擦净了脚,正待再换条巾子擦她的脸,薛妈妈终于忍不住,问上了:“二爷和姐儿,有说什么没有?”

    顾云瑶仔细回想了一下她爹临行前的态度,只摇摇头:“爹爹他……什么都没有说。”

    薛妈妈还想问什么,看到顾云瑶应是乏了,勉强地用手掌托着腮,已被养得有些圆润的脸颊,因被托着的举动而挤出一些饱满的肉来。她的肌肤赛雪,看上去可爱极了。

    薛妈妈笑了笑,道:“姐儿困了,一会儿我就伺候姐儿睡下。过几日老太太还要带姐儿去山上烧香拜佛,得好好休息才是。这么久了没能出府,可把姐儿闷坏了吧?”

    顾云瑶点点头。还真的是闷坏了。

    顾及她大病初愈不久,平日里老太太派人将她看得极紧,连府内的池塘边都不让她去,说什么冬天池子里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瞧。顾云瑶知道,这是怕她不小心摔进水里呢。

    薛妈妈见她眼睛里好像放了点光,忍不住笑她道:“一听到能出府玩,就把姐儿乐的,况且也不是真的出府玩儿,是去见佛祖。姐儿可得记着在庙里,万不能得罪了佛祖。”

    顾云瑶老实地应了一声。其实对她来说,比佛祖还可怕的,明明是她的祖母啊。

    让人又敬重,又生畏。她的祖母,可是带大了一个从六品官员,一个正四品官员的厉害人物。

    望着薛妈妈忙碌的背影,顾云瑶依旧撑住下巴,小脑袋一会儿点一下,一会儿点一下,也不是真的想装困,只是薛妈妈方才一个劲地问些触及她爹内心底线的事,隔壁祖母的主屋与她的次屋只隔了一个雕花木门。若是叫隔壁的祖母听见了之前的对话,对薛妈妈总归是不好的。

    第10章

    过了几天相安无事的日子,顾德珉都比较规矩,每日早晨领着几个儿女来安喜堂向老太太请安,傍晚便到老太太的屋中与她一起用膳,大房那边大太太肖氏与大爷顾德彬也会每日前来,只是快到了用晚膳时,总是有事先行离开。

    顾云瑶也要开始重新佩服起她的大伯母来了。

    大伯顾德彬是一个饱受科举摧残的读书人,除了会写出一些酸腐的文章来,处世变通的能力不如她的父亲灵活。为官多年,在从六品的官位上不上不下,才干平庸。若不是有老太爷在世时奠定的根基,还有她父亲的照应,怕是大伯在官场上的位置,很轻易就能动摇。

    除了老太爷与父亲的功劳以外,大伯母肖氏也很功不可没。

    大房那边所有的决定,基本由肖氏来做主。

    前几天老太太当众罚了二房这边,哪不是做给他们看的?若他们还当她这位老太太是顾府的“老祖宗”,是大爷与二爷的母亲,是他们得侍奉的老人,就不应该插足她的任何决定。

    晚膳时分,恰是留给二爷与老太太说些推心置腹的话的好时候,不仅如此,还能拉近二爷与二姑娘之间的距离。

    玲珑剔透心的肖氏,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大爷顾德彬三番五次地也想和他二弟一样留下来,以表孝心,全被肖氏以督促两个孩子的功课为由拉走了。

    可他们创造的好时机,依然没有什么成效,倒不是顾德珉没有试图和自家的女儿走亲近一些,是顾云瑶的问题。连老太太也看出,以往总闹着要“爹爹抱,爹爹抱”的顾云瑶,也不怎么爱亲近这位父亲了。

    ……

    不觉又过了几日,难得一个好天气,白天晴空万里,偶然还能听见一些鸟声,是不畏冷的样子。到得傍晚,彩霞在天空烧得绚烂,腊月里的天气很凉,顾云瑶坐在热乎的炕上,正聚精会神地抓着一支与自身极不相符的狼毫笔,一笔一划的描红玩。

    拿来的字帖是从大房那边讨来的,顾钧书和顾钧祁两个孩子已到了进学的年纪,平日需得牢记四书五经,还得习文练字。

    顾钧书不爱念书,总喜欢找些由头,不是什么肚子疼,就是头晕了眼睛花了,逃避进学。

    平日大房与二房走得虽亲,肖氏却是有些瞧不上二房这边的惠姨娘与她庶出的孩子。

    肖氏与顾云瑶的母亲蔺氏几乎同一时间嫁入顾府,其他人家的妯娌之间多少有些磕磕碰碰,蔺氏是个温婉又宽厚的性子,不仅深得老太爷、老太太的喜欢,也很得肖氏的喜欢。

    若不是惠姨娘来了,她的弟妹哪能积郁成疾,走得那样早?

    这份喜欢,也爱屋及乌在蔺氏唯一嫡出的孩子顾云瑶身上,加上肖氏生出了两个儿子,总想再要一个女儿,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云瑶又生得那样可爱,比她的母亲青出于蓝还胜于蓝,肖氏总和她的两个孩子说道:“凡事要谦让着你们的瑶儿妹妹。”

    近日肖氏巴望着顾云瑶能好得更快些,又送来不少补品,其中有手指粗的上好人参。

    支摘窗被开着,不时传来一阵阵有些寒意的风,花窗外正好能见到几竿修竹,偶然有几竿发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