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0

    &&&&现在陆远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情,自然不会再枉死,也就不会有梦里的事发生。

    陆远抱住了顾初宁,他闻着她发上的幽香:“嗯,我会好好的,咱们会好好的。”

    顾初宁笑着笑着眼中就流了泪,眼尾那颗泪痣浅浅,这压在心底的一块大石头终于移开了,她的阿远会好好的。

    梦里雪谷的绝望不会再有,也不会有遍地的尸体,她的梦境,终究可以逆转。

    梦魇不再,她的阿远会长久、平安的活下去,永永远远。

    98.终章

    &&&&大战在即, 陆远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可他再没从前的隐忧, 反而是成竹在胸。

    和顾初宁说完这一切后, 陆远立即写了封信, 用了最快的信使, 八百里加急呈给皇上, 这信上自然是有关于萧毓的一切, 还有一些探子查探到的证据。

    对外, 陆远依旧是像往常那般部署筹谋, 一点都没叫旁人察觉, 实际上他已经私下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 这次准保不会被内奸给透露出去, 好一举全歼瓦剌。

    远在京城的皇上收到了信自然是无比震惊,可他自六年前就与陆远相识, 比起萧毓,他更信任陆远,他密不做声的就将萧毓给制住了, 一点声息都没有透露出去。

    待得到皇上的回信后, 陆远舒了一口气, 他看了看外面墨色的天空,然后闭上了眼睛,这件事就从此结束了。

    很快就到了出战的那一天, 顾初宁还在营帐里就听见号角声。

    陆远穿着一身铠甲, 外罩战袍,只穿单袖, 眉眼俊秀,既有世家公子的俊秀风流,又有将士的稳重肃杀。

    外面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顾初宁抬眼看了看外面的雪,就算提前洞悉了所有的事,可顾初宁依旧担心,那可是战场,一层叠一层的尸体。

    珊瑚极有眼色的退了出去,然后将门掩的紧紧的,谁也不叫进来,屋里就只剩了顾初宁和陆远二人。

    陆远抱住顾初宁,下巴抵在她的发心上:“这次战事结束了,我们就能回京城了,京城没有北境这么多的雪,很快就要春天了,”他想了想道:“对了,今年院子里的石榴应该就能结果子了。”

    顾初宁不言不语,她的耳朵贴在陆远的胸膛上,她听见陆远清晰有力的心跳声,然后道:“嗯,阿远,我和孩子在这里等你。”

    顾初宁从陆远的怀里起身,然后踮起脚尖吻了吻陆远的眼睛:“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

    陆远郑重的点了点头。

    后来的事,几乎可传为一段佳话。

    陆远率军奇袭,在冰冷的雪谷中一举全歼瓦剌,将瓦剌赶了回去,瓦剌各部犹如丧家之犬,据战胜回来的士兵讲,瓦剌将士连连惊呼,都说不可能,怎么会突然改变作战计划,这里头像是有什么内幕一般,不可言说。

    顾初宁等了许久,终于在漫天风雪中等回来了陆远,陆远眉眼依旧,衣襟带血,却是战胜的模样。

    陆远缓缓向她走来:“妧妧,我回来了。”

    …

    打败瓦剌以后,顾初宁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她开始专心养胎,就像陆远说的,北境到底冷,再如何小心准备,她还是受了些苦的。

    打败瓦剌以后还有好些事要忙,这一忙就将近一个月,陆远才带着顾初宁回京。

    马车晃晃悠悠的,为了照顾她的身子,走的很慢,硬是比她来时要慢了一倍的时间,好容易才到了京城。

    济宁侯、宋老夫人、宋芷夫妇还有宋莹都过来接她和陆远。

    这一分别就是三个月,宋老夫人年纪大了,一见顾初宁就哭的不得了,抱着顾初宁道:“芜姐儿,你可是回来了,你这一走就是三个月,祖母和你父亲是整日整夜的担心啊。”

    北境那是什么地方,冰天雪地,又时常有战事发生,这么一个她们捧在心尖尖上的姑娘竟然去了那么久,可不叫家里人担心。

    顾初宁发现宋老夫人都瘦了,她心知这都是为她受的累,愧疚的淌了泪。

    就连济宁侯都红了眼眶,他掩饰地擦了擦眼角,他就这么一个女儿,真是把她当做命根子一样,好在现在平安回来了。

    陆远跪在地上请罪:“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阿远保证以后再不让妧妧吃一点儿苦。”

    济宁侯拍了拍陆远的肩膀,什么都没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在没有寻回来女儿时,他何尝不是将陆远当做亲儿子一般对待,如今能平安回来,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宋芷挺着肚子打圆场:“大伯父,祖母,你们可别难受了,如今这样就是最最好的,初宁她们舟车劳顿一路了,得好好歇歇,”她如今五个多月了,肚子已经有些大了。

    宋老夫人忙道:“哟,可不是,瞧我老糊涂了,家里都准备好酒席了,就等着回去给你们接风洗尘呢。”

    就在这时,宋莹惊呼出声:“三姐姐,你这是有孕了!?”

    宋莹这么一说,别人才注意到,顾初宁肚子微微起伏,确实是有孕了,宋芷就乐起来:“这是好事啊,现在你也怀孕了,没成想这次回来竟带了个娃娃回来,”也算是不虚此行。

    济宁侯一瞧,果然见自家女儿小腹微隆,真的怀孕了,顿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他就要有外孙了,他已经开始幻想将来领着外孙习武练功的场景了。

    宋老夫人也是一乐,可后来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她活了这么长时间,经验也多,自然比小姑娘宋芷和济宁侯懂得多,她一看顾初宁的肚子就道:“这孩子得有四个月了吧。”

    满打满算,顾初宁也才过去三个月,可看这肚子竟是四个月的模样,宋老夫人面色一冷:“你当时去的时候就怀孕了,竟然没告诉祖母和你父亲。”

    顾初宁低下了头,她早就做好了认错的准备,现在就默默的不说话。

    宋老夫人忍不住轻轻地捏了捏顾初宁的脸:“你这个孩子,叫祖母怎么说你,你当时不过一个多月的身孕就敢跑那么老远,你真是不要命了,也不知道阿远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济宁侯也反过味儿来了,这孩子显然是怕他阻止,这才将身孕瞒下来。

    现在一想真是满满的后怕,宋老夫人怜爱起自己的曾孙,喃喃道:“你这糊涂又大胆的娘,真是不要命了,好在咱们娃娃命大,这般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这娃娃将来是个有福的。”

    说着就夸起来。

    顾初宁和陆远对视了一眼,多亏了这孩子,要不然一顿骂是免不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