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2

    &&&&,上面挂满了红绸带,显然全是旁人期盼的姻缘,一旁还有小娘子欢笑着在往上掷红绸带,好不快活。

    顾初宁的心情都跟着轻松起来了,她听见小沙弥道:“夫人,这边儿还有祈盼姻缘的地方。”

    顾初宁跟着走过去,只见缠绕的藤蔓上全是一块块姻缘牌子,这牌子乃是木质,不过手掌大小,下头系着红绳,牌面上写着的则是所望俩人的名字,挂在这里祈求姻缘。

    珊瑚和珍珠都惊呼出声,这姻缘牌子浩浩汤汤,连成一片,若是谁挂在这里,怕是自己都要找不到,可见有多少人来这里挂姻缘牌子。

    顾初宁一路走过去,可看不见尽头,她打量牌子上写的名字,无不道尽了祈望。

    一阵风吹过,姻缘牌叮当作响,一块牌子却落到了顾初宁眼里,这牌子有些年头了,边缘都已模糊不清,上面的字迹也开始斑驳,她却隐约瞧见“阿远”俩字。

    鬼使神差的,顾初宁走了过去,她将那牌子翻了过来,只见牌子上写了四个字:“妧妧”和“陆远”,左右依靠,宛若璧人。

    瞬间,顾初宁就知道了,这是陆远挂在这里的,她握在手里,细白的手指不住摩挲。

    她如何能担得起这样的深情。

    正在这时,陆远匆匆的赶过来:“你怎么来这儿了,你现在月份大了,要小心,这到底是山路,哪里能这样任性。”

    顾初宁眉眼盈盈,她张开手,露出那块姻缘牌:“阿远,你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

    陆远神色有些不自然:“应该是在你死后的第二年,”那时候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爱上顾初宁了,然后神色就变的坚定:“都过去了,现在我们这样就很好。”

    顾初宁将牌子挂回去,世人都说许愿只是人们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神佛,可愿望兴许就有成真的一天。

    顾初宁倚在陆远的怀里:“阿远,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在干嘛?”

    “等你回来,”陆远抱住了她。

    正文完。

    99.番外之前世

    &&&&天色半暮时, 陆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不知身是客, 他回到了少年时, 身量还不高, 长的也瘦弱, 看着比寻常十岁的孩子要小很多。

    外面吹吹打打的, 还有喧闹的人声, 热闹极了, 陆远踮了脚从窗子里往外看, 府里各处都用红绸装饰, 听下人们说是哥哥要成亲。

    可是哥哥还躺在床上呢, 要怎么成亲, 他未来的嫂嫂要怎么办,陆远想不明白。

    忽然间, 屋里传来了极重的几声咳嗽,陆远极熟练的跑过去拍哥哥陆显的背,小小的脸上满是担忧:“哥哥, 你还好吗?”

    陆显面色煞白, 左右脸颊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他看了看痰盂里咳出的血,然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不会好了, 他就要死了, 可是这话要怎么同一个十岁的小孩子说呢。

    于是,陆显努力的笑起来:“哥哥没事, 以前哥哥不也是这样的吗,”他摸了摸陆远的头。

    陆远一想也是,接着他疑惑的道:“可是哥哥,人都说成亲的时候是要亲自去的,你现在躺在床榻上,嫂嫂要怎么办呢?”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嫂嫂要一个人拜堂吗,还要自己一个人洞房?他自幼没有父母教养,不懂洞房是什么意思,可他从下人们那隐约听到过。

    说起今天的新嫁娘——徐槿,陆显很是愧疚,他努力的喘气:“是我对不住她,若非是我,她何必要嫁进来受活寡,不久后又要做寡妇。”

    陆显的病太严重了,他自知时日无多,怕是没有几天好活了,他是不想娶媳妇祸害人家姑娘的,可他现在病重,大房除了他和陆远再无旁人,祖父又一味听信杜氏,这桩婚事他阻止不了,只是可惜了这个苦命的姑娘。

    陆显舒了口气:“阿远,你嫂嫂是个命苦的,待我去后,你多照看她一下,若不然可要她怎么活。”

    陆远知道陆显的身子,也知道陆显迟早会走,他已然接受了,此时听陆显如此说就道:“哥哥,你放心吧,等阿远长大了,不会叫任何人欺负她的,”她已经是他的嫂嫂了。

    外面又传来吹打的声音,好像是拜完堂了,该是要戏洞房的时候了,陆显心知那姑娘将要遭受的难堪,就摸了摸陆远的头:“阿远,你过去看看你嫂嫂吧,记得,要对她好一些。”

    陆远点了点头,他到底是小孩子,对这些热闹的东西还是很好奇的,转身就走了。

    槅扇合上,陆显又重重地咳嗽了几声,他希望他走后阿远能支应门庭,好好照看徐槿,若是可以,早些叫徐槿改嫁,不必受这些苦,他不是个迂腐的,他只望她以后能过的快活些,纵然这极大可能是奢望。

    陆远个子很低,混在人群中没几个人发觉,他偷偷地溜进了新房里。

    新房里到处都是夫人们,脸上都搽了厚厚的脂粉,笑的欢快,陆远躲在新房的廊柱后头,他总觉得这些夫人的笑有些古怪,可哪里古怪他也说不出来。

    新房里只有新娘子一个人,没有新郎,人们都不放在心上,随便应和几句就过去了,竟然连盖头都没有掀开,方才热闹的都不见了,只剩下新娘子和一个小丫鬟。

    那小丫鬟给气哭了:“姑娘,她们这都是在作践您,您嫁进了这么个火坑,又这般对您,真是太可恶了,您的命好苦,”她说着擦起了泪。

    盖头下的女人声音温柔:“好了,别说了,我自己掀盖头不就成了,”她说着就掀起了盖头。

    年幼的陆远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姑娘,也是他此生觉得最美的姑娘。

    大红盖头下露出一张清媚的脸,眉目如画,嘴唇轻软,像是花瓣一样,她穿着一身正红礼服,漂亮的像是天上的仙女儿。

    陆远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他还小,却也知道欣赏美色,他幼时就听奶嬷嬷们说天上的仙女是最好看的,那时他就在想仙女到底长什么模样。

    现在他看见徐槿,就知道仙女长什么模样了,仙女就是这个模样。

    徐槿掀开盖头,她眼尖的发现廊柱后毛茸茸的头,一个精致的不像话的男娃躲在后头,徐槿的心登时就化了,她叫陆远过来:“你怎么躲在后头,你是府里亲戚的孩子吗?”

    陆远才知道徐槿叫的是他,他犹犹豫豫的走过去:“我是阿远,”然后反应过来:“我叫陆远,”他好奇的看着徐槿:“那你就是我的长嫂了?”

    徐槿微惊,这么好看的孩子竟然就是陆显的胞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