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血蛟

    第八章 血蛟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第八章血蛟

    冯药师有些手足无措,时间长了,铁索被烧软,血豸便会挣脱束缚,那样情况会更加凶险,他暗暗拿定主意,实在不行只好逃之夭夭,保命要紧。

    他大喊道:“这是什么地方?快放我出去!”上面的人却充耳不闻。听到他的喊声,血豸的身体激灵一下打个冷颤,然后便如发疯一般,使尽全身力气,“嗖”的一声向上窜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半个血池塌了下来,大部分火已被压灭。

    血豸带着铁索腾身跃出血池,它欢快的吼叫着,一张口便咬住一名大汉的脖颈,同时身体又卷住另一名大汉,这名大汉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惊恐的睁大眼睛却再也没能合上,另一名大汉却连哼都没哼出来就断了气。瞬间便已有两人丧命,其他人竟忘记逃走,呆在那里。血豸巨尾横扫,直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又有几人被击了出去,嘭嘭几声闷响,撞在墙上,立刻骨断筋折。

    噗噗声响个不停,几十件兵刃招呼在血豸身上,无奈血豸的身体坚韧无比,寻常刀剑无法伤到它。石屋内除了血池剩下的空间本就不大,血豸的身体盘在一起刚好堵在门口的位置,众人真如待宰的羔羊一般,周吴大声叫道:“攻它的眼睛。”

    所有的兵刃奔它的双目而去,血豸的身体陡然伸展开来,在人丛中游走,迅捷如电,惨呼声不断,又有十几人血染尘埃。冯药师叫道:“大家快到外面去!”周吴和郑索架起冯药师一阵风似的跑到屋外,孙畏在后紧紧跟随。陆续又有几人逃了出来,只是大部分人已经葬身血豸之口。腥风扑面,血豸尾随而至,屋外聚集了几百人,众人各持兵器,严阵以待。冯药师喊道:“快取蚀骨水来!”

    二十几名大汉转身离去,不一会推着四辆铁车飞奔而来,每辆车上都有一个腰围接近一丈的大瓷缸,缸上接着五,六根细长的导管,导管的尽头是一个做工精细的小箭头。

    血豸陡然见到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有些不知所措,并未发起攻击。

    冯药师一挥手,大汉们打开导管上的阀门,顿时几十道水淡黄色的水柱向血豸喷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刺鼻气味。伴随着令人做呕的腐臭味,血豸身上升腾起道道白烟,蚀骨水腐蚀性极强,片刻便已皮焦肉烂,更有的地方深可见骨。血豸惨叫连连,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向人群冲来,冯药师道:“快向它的头上喷!”水柱迎面而来,血豸只得又退了回去。蚀骨水不停浇来,血豸避无可避,抬头向天发出一阵惨号,终于不支倒在地上。

    众人松了口气,冯药师摆摆手,道:“好了。”

    他檫了檫汗水,自语道:“幸好它还没有"

    话音未落,只见一条条细长的粉红色肉丝从血豸的白骨上生长出来,便如一条条怪虫一般,爬满了它的整个身体。一团红雾将它严严实实的覆盖住。

    冯药师面如土色,声嘶力竭的喊道:”喷蚀骨水。”

    几十道水柱又喷了过去,可是红雾却象有实质的盾牌一样,水柱喷在上面便被挡了下来。

    冯药师叫道:“大家快逃命去吧!”

    罢转身就跑,其他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觉得定是凶险异常,纷纷逃窜。

    可还未跑出两步,便听到山崩地裂般的巨响,众人惊得木立当地,一动也不动。

    只见红雾如同一枚巨卵一样从中裂开,一声怪叫如雷鸣,血豸全身鲜红似血,豹头更是变成了金黄色,,巨翼横空,利爪披风,如旋风般向人群裹来,冯药师如颠狂般叫道:“终于成功了!血蛟!”

    人群中血肉横飞,他满面血浆更显狰狞。周吴扑上来将他摁倒在地,说道:“药师冷静一点。”

    冯药师双眼一翻,晕了过去。血蛟庞大的身躯在空中盘旋着,见没有人再能跑动,落到地面,开始吸食尸体的血液。孙畏吓得颤抖不停,索性将头埋在土里。周吴趴在地上握紧长剑,却也是不敢乱动。蓦地身边一道灰影直奔血蛟而去,他惊叫道:“二弟,不要!”伸手去拉,还是慢了一点,郑索人剑合一,向血蛟脖颈疾刺,血蛟身体不动,巨翼向他扇来,顿时一股大力向郑索撞来,他只得借力又升高一丈,长剑撩向血蛟的双眼,血蛟头向旁一侧,长尾悄然卷来,已将他牢牢缠住。郑索越是挣扎血蛟勒得越紧,已喘不过气来,长剑当啷落地。

    周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办?上前相助么?那样也只是白白送命而已,可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葬身蛟口?”几十年来师兄弟三人朝夕相处,关系自然非比寻常,想罢,咬咬牙,便想站起身来。忽见血蛟直直的望着石屋门口,不再用力。顺着它的目光望去,却见那个小乞丐正站在门口,脸色煞白,愣愣的望着枕籍的尸骸。

    血蛟似乎颇为忌惮,慢慢的将郑索放在地上,向后退了两步,又象下定决心一样,一声怒吼,缓缓的向齐剑峰逼近。

    齐剑峰见血蛟摆出一副与自己一决生死的架势不禁一愣,搜肠刮肚也想不起来到底哪里得罪了它。吼声震耳欲聋,腥风扑面,血沫喷了他一脸。他转身就想向石屋里逃去,血蛟巨尾一扫,石屋如摧枯拉朽般轰然倒塌。血蛟张开巨口向他噬来,在这庞然大物面前任何抵抗都显得微乎其微。忽然人影一闪,一道掌力向它劈来,虽只有一掌却实如千掌万掌一般,掌风源源不绝,饶是它皮糙肉厚也还是被震得后退好几步。一老者挡在齐剑峰面前,叫道:“孽畜,休得无理!”看到此人的身形,周吴就认出正是在谷中所遇之人,孙畏却惊叫道:“有鬼!”便把头埋的更深了。

    齐剑峰说道:“是你?”原来站在他面前的正是那名老乞丐,老乞丐嘻嘻笑道:“吃了人家的鸡,就要帮人家办事。”

    老乞丐一摆手说道:“血蛟凶残异常,你快躲到一边。”

    他从破衣服口袋中取出一柄三寸多长的小剑,并将将它祭到空中,眨眼间,小剑直长到一丈多长,精光耀眼,围着血蛟刺个不停。血蛟虽身体庞大却也非常灵活,它知宝剑锋利无比,只得边躲闪边用尾翼抵挡。

    老乞丐双手摇动驭剑。转眼间已斗了上百个回合,老乞丐一声怒喝,长剑猛然向血蛟头顶劈去,血蛟挥翼去挡,胸部刚好露出空挡,长剑虚晃一招,便已透胸而过。这下血蛟受伤极重,胸部血如泉涌,它一声怪叫,一团血雾从它的口中喷出,腥臭扑鼻,直奔老乞丐而来,如被它射中非得变成一堆肉泥不可,齐剑峰惊得张大嘴巴竟忘了闭合。老乞丐也不敢大意,将真气集中在双掌掌心,“嘿”的一声,向血雾推去,顿时一道白光将血雾拦在空中。血蛟猛一用力,血雾向老乞丐逼近,老乞丐的双脚已踏入地面半尺多深,血雾又缓缓向血蛟移动。老乞丐一心对付血雾已无法再驭剑,宝剑刺入磐石之中直至剑柄。一人一兽僵持了一顿饭的时间,冯药师已醒了过来,一摸口袋,暗叫“糟糕,子母蛊竟留在石屋内,石屋已倒塌,一时也是无计可施。”两道真气激荡得飞沙走石,刮到脸上疼痛难忍,谁还敢上前??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