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授艺

    第十八章 授艺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第十八章授艺

    陡然间“哧”的一声,一道白光直奔郝彪咽喉而去,他忙定住身形,将大锤横在胸前,“叮”的一声,一支白羽剑不偏不斜的射在锤头上,一股大力传来,他连退七,八步,一支小小的羽箭却能使他倒退不已,郝彪暗暗称奇。

    青衣人说道:“郝贤侄好久不见,功夫长进不少啊。”

    郝彪心想:“你一箭就把我逼退,还说我功夫长进,那以前岂不是更不堪一击?”又想:“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厉害,如果能把他干掉,花家庄就是我们的了,俺老子还不乐颠了?”想罢,说道:“我父亲常提到花叔叔说您身手不凡,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花重笑道:“贤侄过讲了,带我向你父亲问好。”他不想和兴霸寨把关系弄僵,来到齐剑峰面前,摸着他的头,说道:“多谢小朋友两次帮忙,我本想备份重礼前来相谢,只是想来想去,都觉得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不如就到庄中来,帮帮我的忙,如不嫌弃,我的这手粗浅功夫也还唬得住人,顺便传授与你。”

    花弄影喜不自禁,说道:“爹爹真的吗?”她知道父亲肯让他进庄并传授他功夫,已有招他为婿的意图,不由得脸上升起一抹红霞。

    花重笑道:“当然是真的了,只是不知这位小朋友意下如何?”

    齐剑峰见他如慈父般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言语中又极有诚意,更重要的是花弄影一双妙目一眨不眨的望过来,生怕自己一口回绝,经过这一闹,破道观也已无法继续安身了。

    便说道:“前辈一片好意,晚辈感激不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花重点点头,花弄影更是高兴无比。

    郝彪见三人浑若一家团圆一般,自己却被晾在一旁,感到十分尴尬。他咳嗽一声说道:“花叔叔,侄儿前些天刚学了一套锤法,其中难免会有破绽,您帮我指点一下如何?”

    花重明知他在和自己挑战,寻思道:“这小子也够猖狂的,不知天高地厚,几次三翻的为难影儿,不如给他尝点苦头,也好杀杀他的锐气。”

    道:“贤侄客气了,指教可不敢当,人家都说青崖山八大寨中贤侄的大锤难逢敌手,今天就让叔叔开开眼界。”

    罢双手握枪,吐了个门户,道:“请吧!”

    郝彪也不客气双手抡锤,使了一招雪花盖顶,向他头顶砸来,花重身形不动,横握银枪,使了个霸王举鼎,向锤上迎去,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大锤被磕起二三尺高,郝彪两臂酸麻,大锤险些脱手飞出,他吃惊不已,他身子提溜一转,大锤向他胸口撞去,花重手腕一翻,银枪后发先至,向他肩头戳来,银枪比大锤长了许多,这叫一寸长一寸强,如果他不变招那势必先将肩膀撞在对方枪尖上,郝彪身体下伏,大锤顺势向他双腿扫去。花重拔地而起,银枪一闪向对方面门挑去,郝彪只得向旁一跃,花重稳稳的落在原地,气定神闲。

    郝彪一连三锤竟未能使花重后退一步,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四五岁就随父亲习练刀法,又长得身高体壮,十一二岁时已与成年人无异。一天他在后山闲逛,忽听虎啸声起,他忙跑了过去。其实他**岁时就可以空手格杀猛虎,山前山后的猛兽不知被他击毙多少。听到虎啸声顿觉手痒难忍。却见林中的一块空地上,一只白额虎蓄势待扑,一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它的面前,老者瘦得可怜,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更奇的是老者举着一根竹竿,竿上插着一个青南瓜,浑如一柄大锤,但以南瓜为锤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白额虎一声怒吼,迎面扑来,老者不慌不忙一纵比老虎高出尺许,南瓜锤向虎头砸去,郝彪暗自寻思:“用又脆又软的南瓜砸虎头,无异于以卵击石,这老头病得不轻。”他叫道:“老丈小心!”只听啪的一声,虎头裂成七八半,南瓜锤却连一块皮都未掉,虎尸栽到一边,老者拄着竹竿咳嗽几声。郝彪惊得大气也不敢喘,老者终于停止咳嗽,对他点了点手,郝彪知道他让自己过去,可又不知老者意图,心头惴惴不安,慢慢的走过去,老者说道:“这只畜生吃掉了我赖以活命的乌骨鸡,看来我将不久于人世。”郝彪好奇的问道:“什么鸡那样重要?再养一只就是了,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我去帮你捉。”

    老者笑道:“我的那只鸡可不是随意就能捉到的,那是我耗费上百年的时间用各种名贵药材喂养的,只有这只鸡才能治好我的病,谁知只剩几天就可以服用却出了这种事情”

    郝彪也惋惜的说道:“就算再捉一只,也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去培养,恐怕恐怕”他想说恐怕也来不及了,又怕老者伤心,一时无法说出口。

    老者笑道:“生死有命,老朽活了这么些年,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他看了看郝彪抗在肩上的泼风刀,又看了看手中的南瓜锤,说道:“小朋友,你看我的大锤怎样?比你的大刀如何?”

    郝彪道:“南瓜锤看起来很普通,可是用在你的手里却比我用大刀的威力大得多了。”

    老者将南瓜锤轻挥一下,说道:“你可知为什么吗?”

    郝彪摇摇头说道:“我就是想不通,如果南瓜锤拿在我的手中,碎掉的肯定是它,而一定不会是虎头。”

    老者点头说道:“这就叫举重若轻易,举轻若重难。”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想不到这六十四路破风锤竟要失传了!”面上颇有沉痛之色。

    老者挥动南瓜锤,风声骤起,到得后来,锤影霍霍,树木狂摇,真如刮起一场龙卷风一般,忽然风声顿止,老者竟如转眼间老了几十岁似的,颓然将南瓜锤扔在地面,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摇摇晃晃便要摔倒。

    郝彪见老者着实可怜,忙扶住他的身体,老者长吐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了,只是一时伤心罢了。”

    蓦地,他的眼睛一亮,说道:“小朋友,我将这套锤法就教给你吧,也算了却我的一个心愿。”

    郝彪见他的锤法十分精妙,早已艳羡不已,一听他肯传授,自是喜出望外,跪下身去,说道:“徒儿拜见师父!”

    老者忙扶起他说道:“几招锤法,算不上师父,只要你肯练,我自会倾囊相授。”

    自此后,老者每搁三两天教他一招锤法,详加指点后,便由他自练,郝彪臂力过人悟性却很一般,半年里也不知耍坏了多少只南瓜锤,力道始终掌握不准。

    这天,老者对他说道:“这六十四路破风锤都已教了给你,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参悟练习了。你把这套锤法从头到尾演练一遍让我看看。”

    郝彪舞动南瓜锤,呼呼风响,倒也颇有气势。老者道:“你的臂力有余,然而内力不足,眼下只好取长补短了。”

    郝彪问道:“那要怎么办?”

    老者道:“那也不难,干脆你就打造一只八十斤重的大锤来代替南瓜锤,定会得心应手。”

    郝彪每使南瓜锤时都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经老者一提醒也觉得心头一亮。

    可是自此后,老者从未再出现过,郝彪转遍整个后山却也未找到他的影踪,寻思道:“可能老者病发已与世长辞。”只得遥遥向寂寂空山磕了几个头,算是感谢老者的授艺之恩。

    回到山寨后,郝彪就打造一只大锤,郝胜见他弃刀使锤,颇不以为然。郝彪一气之下,独闯金刀寨,力战三位寨主,迫得他们弃刀服输,并加入兴霸寨。从此后他声名雀起,随郝胜吞并了十几座大小山寨。就连其他七座大寨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