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三二章 巨怪

    齐剑峰对着鬼剑,食子双煞,夜青城等人说道:“各位趁着其他人没有发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其他人解决掉,等你们的事做完后,你们再一起去石窟处与我们汇合,我们一起向邱灵讨解药。”

    众人答应一声,让那几名俘虏带路,分头前去行动。

    黄念云紧紧跟在齐剑峰身边,地行鼠跟在众人身后。

    赵四带领众人绕过几栋高楼,来到堡后的一片空地处,指着石墙上一块高大的岩石说道:“邱灵就在岩石后的洞窟中。”说完急忙躲到众人身后。

    毒螯老怪当先走上前去,双臂用力,只听得隆隆作响,大石被他推到一边。

    顿时一股浓浓的土腥味夹杂着血腥味扑面而来,毒螯老怪拔出兵器,向后跃出一丈多远,齐剑峰等人也后退出一大步。

    等了半晌,窟内仍然不见一丝动静,毒螯老怪将螯爪护在身前,一步步向洞内逼近,齐剑峰让黄念云领着小敏候在洞外,自己不敢丝毫大意,将鸣豫握在手中,与毒螯老怪两人并肩而行。

    缓缓来到窟口,屏住呼吸向内望去,只见里面黑咕隆咚的不知到底有多深。

    二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分别贴在石窟的两侧,轻抬脚,轻迈步,小心翼翼的向窟内走去。

    齐剑峰修为深厚,视力自然比毒螯老怪强了许多,见窟内没有任何异常,甚至似乎里面没有任何活物,纳闷道:“难道赵四在编造谎言妄图脱身么?”

    但又不象,二人前进了五六丈距离,齐剑峰忽的对着毒螯老怪摆了摆手,然后慢慢的走到洞窟中央,蹲下身去。

    毒螯老怪边小心戒备,边靠了过来。

    只见齐剑峰正紧紧的盯着地上的几副皮囊,令人称奇的是这些尸体的皮肤,面孔保持完好,可是骨肉却如同被凭空抽了出去一般,皮囊软软的铺在地上。

    二人默然点了点头,齐剑峰这才明白赵四所说不假,那名侥幸逃出的盟众一定是看到同伴被吸去骨肉,这才吓得仓惶逃出,口中呼喊:“有怪物!”

    可是又是什么东西这样霸道,竟能在不损坏皮肤的情况下,摄取人的骨肉?

    二人都知道所面对的对手异常诡异,不由得加了万分小心。

    又向前走了丈许,石窟已经将近尽头,毒螯老怪猛地停下脚步,轻声说道:“齐兄弟,快看!”

    齐剑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石窟的角落里,横着一条水缸粗细,周身淡红色的圆形躯体,躯体的两头都埋在土内,只有中央丈许长的部分露在外面。

    二人忙停住脚步,齐剑峰低声说道:“是蟒蛇么?”

    毒螯老怪摇摇头,说道:“不象!”

    二人等了将近一炷香时间,见那怪物仍然一动不动的横在那里二人鼓足勇气,又向前迈进几步,齐剑峰宝剑忽的刺出,一道剑气透过怪物的躯体刺出,在石壁上射出一连串的火星,那怪物仍是一动不动。

    “怎么会这样?难道它已经死了吗?”齐剑峰更加纳闷。

    轻声对毒螯老怪说道:“你守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毒螯老怪点头道:“当心了!”

    齐剑峰将鸣豫护在身前,一步步稳稳的向那躯体逼近,看看来到近前,宝剑劈下,嚓的一声轻响,淡红色的躯体如薄纸般被划做两段。

    齐剑峰万万没有想到这么轻易就能得手,他用手抓住半段躯体,只见上面布满了圈环,每道圈环足有尺许宽,照这样看来这只怪物足有几十丈长短,这绝不是蟒蛇,可是它的血肉哪里去了?难道也被吸干了不成?

    他的心中电闪,难道这是什么动物象蛇一样蜕下的皮,这样看来,那怪物多半藏在地下!

    他暗叫不好,大声对毒螯老怪叫道:“快退出去!”

    话音还未落,便觉得如同地震一般,脚下泥土翻腾,一段湿漉漉,粘乎乎的身体陡然从地下伸出,将他的身体紧紧缚住。

    齐剑峰想用剑刺破巨怪的躯体,无奈鸣豫也被牢牢的缚在他的身旁,想要动弹一下都难于登天。

    毒螯老怪见怪虫的身体将齐剑峰缠的严严实实不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情急之下,螯爪向它的身上抓去,只听嘭的一声,反弹回来的力道使他后退好几步,螯爪险些失手飞出。

    怪虫浑然不觉,身体陡然收紧,淡红色的躯体逐渐变成墨黑色,毒汁将地面也变成了漆黑色。

    “齐兄弟!”毒螯老怪绝望的叫道。只见黑色的土壤如同具有生命一般,直向他站立的地方而来。

    毒螯老怪知道,如果被剧毒的土壤沾到,难免会中毒身亡,只得不断后退,只见怪虫的身体扔在不停的从地下伸出,大半个石窟已被它的身体所占据。

    毒螯老怪无奈之下只得飞身跃到窟外,其他人见他出来,忙围拢过来,说道:“怎么样?”

    毒螯老怪只是向窟内指了指,众人向窟内望去,只见一条长长的漆黑的虫体已经伸到洞口处,可是一见到阳光立刻收缩回去。

    “这是什么东西?”众人奇道。

    “大牛!”黄念云声嘶力竭的叫道,凄然上剑光闪动,她便想冲进洞去,地行鼠忙拦住她说道:“黄小姐不可鲁莽,我们不知道这个怪物的来历,冲进去难免会吃亏!”

    “可是大牛还在里面!”

    地行鼠说道:“齐兄弟修为高深,想必不会有事的!”

    黄念云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去帮他!”

    话音未落,只听啵的一声大响,窟内血肉横飞,怪虫的身体断成了无数截,漆黑的毒汁崩得到处都是。

    一道人影由窟内倏然跃出。

    黄念云惊喜道:“大牛,你没事,太好了!”

    齐剑峰面色凝重,说道:“大家快后退!”

    众人忙后退数丈,黄念云见他衣衫褴褛,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齐剑峰说道:“我被他缠住,觉得好像有无数把尖刀在刮着我的身体,体内的血肉好像都被它吸了出去,我只得运起真气,结成气罩护住身体,它的身体不断收紧,我的骨骼好像被压碎一般,我将真气提到最高,运气将它的身体爆碎,便逃了出来。”

    地行鼠说道:“既然它的身体已经爆裂,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说罢,就要向洞边走去。

    齐剑峰忙拦住他说道:“小心,这只怪物异常诡异,实在难以用常理推论。”

    众人远远的向窟内望去,只见零碎的皮肉正在逐渐的向一起靠拢,重又凝结在一起,化作一条怪虫盘踞在窟内。

    众人面面相觑,地行鼠说道:“这种东西在地下多得是,可是却从未见过这么大个的。”

    鬼剑应道:“没错,这一定是成精的蚯蚓。”

    齐剑峰顿时头如斗大,蚯蚓的再生能力很强,想除掉它确实不是一件易事。

    黄念云说道:“幸亏它害怕阳光不敢出来。”

    毒螯老怪说道:“这个东西多半是邱灵的原形,时间耽误太久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我们要尽快解决掉它!”

    话虽如此,众人确实难以相处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来。

    齐剑峰灵机一动,说道:“我有办法了!”

    从怀中取出破邪镜,寒光一闪,一道厉光向窟**去。

    蚯蚓的身体立刻有一段化成了飞灰。

    蚯蚓没命的向地下钻去,不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下众人又傻了眼,如果它躲在地下不肯出来,岂不是又令人头疼?

    地行鼠鼓起勇气说道:“我到下面去看看!”

    齐剑峰说道:“可是这个东西可大可小,地下的蚯蚓多的是,你怎么知道哪一条是它?”

    毒螯老怪说道:“我觉得他躲在窟中除了练习夙毒噬肤外,最主要的还是在蜕皮,但凡爬虫在蜕皮时身体一定十分虚弱,还无法化作人形,所以就算在地下,也是很大的一条。”

    地行鼠一跺脚道:“得不到解药也是一个死,反正也是死,有什么好怕的!”

    飞身跃起,直向地下钻去,不一会就消失了踪影。

    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面,可是等了一顿饭的时间仍不见一点动静。

    齐剑峰的头上不由得冒出了冷汗,“难道他遇害了么?”

    正在手足无措时,忽见地面坟起,地行鼠飞快的跃了出来,叫道:“它来了!”

    齐剑峰握紧宝剑,提起真气,直直的盯着地行鼠跃出来的地方。

    只见地面忽的隆起一大片,齐剑峰忙跃到空中,鸣豫正待刺下,却见那片隆起又慢慢的变成了平地。

    “在搞什么鬼?”齐剑峰纳闷道。

    众人正在全力戒备时,忽见人影一闪,邱灵一袭灰衣,手持虬龙棍站在众人面前,怒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打扰本仙的清修!”

    毒螯老怪怒不可遏的上前说道:“你为了得到万仙盟盟主的这个位置不惜害死敏儿他爹,你真是丧尽天良了!”

    邱灵冷笑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样也好,让你们做个明白鬼,我这就受受累,送你们上路!”

    毒螯老怪怒道:“恐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忽听有人说道:“聚众犯上,本来就是死罪,对付你们这些人哪里用得着盟主亲自出手!”

    一白衣人手握宝剑飞身落在邱灵的身前,邱灵笑道:“那就有劳古先生了!”

    毒螯老怪大声说道:“古剑秋,这是我们盟内的事,你何必前来多事?”

    古剑秋微微一笑,说道:“我和邱盟主关系匪浅,与他为难就是与我为难,有本事先打败我,我自然会退到一边不再理会,如果不能打败我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毒螯老怪说道:“原本以为古先生清高脱俗,没想到也来趟这浑水。”

    古剑秋说道:“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我自然是不会置之不理的。”

    毒螯老怪缓缓举起螯爪,说道:“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古剑秋笑道:“请吧!”

    毒螯老怪刚想纵身上前,忽听有人说道:“原本以为只有我自己爱管闲事,没想到又来了一个与我臭味相投的,这样也好,找人比划比划也好,免得我闲得手痒难当。”

    齐剑峰飞身跃到毒螯老怪的身前,说道:“古先生用剑,我也用剑,刚好我们切磋切磋。”

    毒螯老怪说道:“古剑秋的松纹宝剑,位列十大名剑之列,齐兄弟小心了!”

    齐剑峰说道:“我的鸣豫宝剑虽然位列百大名剑之列却也不是好惹的!”

    古剑秋一愣,说道:“怎么是你?”

    齐剑峰笑道 :“上次没能领教到阁下的高招深为遗憾,这次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古剑秋笑道:“在下乐意奉陪!”

    说罢,宝剑闪过一道青光,迎面刺来,齐剑峰微微一笑,并不拦挡,宝剑斜指,向他的手腕刺去,古剑秋如果不变招,恐怕宝剑还未刺到对方,手指便已经被削掉。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