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上一世的记忆,谢元姝如何能不知,太子对她的心思,徐徐道:“那便谢过殿下了。”

    朱崇身为太子,什么时候不是众人捧着。偏谢元姝这倨傲的性子,让他觉得颇有些玩味。

    见谢元姝无意再搭话,朱崇笑笑,正欲离开,这时早已闻着消息的谢云菀,缓步走了过来。

    谢云菀一身浅紫色镶边刻丝百花褙子,梳着双丫髻,头戴点翠缠枝珠花,看着朱崇的那眸子里都是媚态,那含苞待放的样子,便是今个儿这么多的贵女中再无人能比得过她。

    虽早知今个儿谢云菀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可谢元姝看在眼底,还是忍不住骂一声小贱蹄子。

    她这般作态,丢的可是谢家的脸面。

    这边,朱崇闻着鼻尖淡淡的芳香,再看着谢云菀眼中的娇态,脑海中不由出现了销、魂蚀、骨这四个字。他如今还未娶正妃,可幸过的宫女,两只手怕也数不过来。谢云菀虽不是什么绝色美人,但也稍有姿色,又比谢元姝知情趣,若她有意,他尝一尝又何妨 。

    可朱崇再是猴急,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失了仪态。美人既有意,总归会自个儿送上门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等这日从宫里出来,才上马车,谢元姝扬手一个耳光就甩了过去,

    谢云菀整个人被打的愣在了那里,又气又急。

    方才在宫里,谢元姝是忍着才没当众发作。

    她既重生一世,又岂会让谢云菀毁了谢家的名声。

    “不知所谓的东西,这般上赶着对太子殿下暗送秋波,你以为别人都是睁眼瞎子,看不出你的心思。”

    虽被说中心思,可谢云菀如何会承认:“小姑姑你在说什么,菀儿怎么听不懂?”

    见她还敢在这装委屈,谢元姝冷冷道:“太子殿下今日选妃,皇后娘娘早看中了裴家的姑娘,你岂能不知。既然知晓,却为了给自己谋出路,恬不知耻的上前勾搭太子。我这当姑姑的,难道还没资格管教你不成?”

    ☆、12.骄傲

    谢元姝的气势太过凌厉,谢云菀紧咬着嘴唇,想要辩解,可在她那样的目光下,她又怎敢再说一个字。

    外头的婆子早闻着了里边的动静,急急回禀给凤阳大长公主。

    凤阳大长公主殿下闻着消息,脸色变得顿时有些难看。

    幼姝是什么性子,这些年何曾故意给过小辈们没脸,这次突然发作,可想而知并非是无中生有。

    一旁身着绛紫牡丹刻丝褙子的大太太纪氏,也被吓傻了。

    急急开口道:“殿下,是我教导无方,还请殿下责罚。”

    谢云菀是她膝下唯一的闺女,按说受了委屈,她下意识的会偏袒一些。可想到那日,她口出狂言,如今生了这桩丑事,倒也不像郡主在故意给女儿没脸。

    纪氏这些年行事稳妥,小心翼翼,最是守礼知规矩,这会儿脸上别提有多挂不住了。

    原本因着那郭家二公子坠马一事,外头就有了一些流言蜚语。二房那位难免觉得晦气,怕因着谢云菀之顾,日后连累了萱姐儿的婚事。这会儿,若闻着菀姐儿做了这般糊涂事,她怕是再坐不住的。

    忠国公府

    二太太姜氏,三太太董氏今日并未往宫里去,瞅着这时辰,大长公主殿下也该回府了,两人便往垂花门去迎接。

    没想到,竟看到大长公主殿下脸色阴沉,大夫人纪氏也是眼睛红红,不用想,这定是生了什么大事。

    强压下心底的疑惑,两人给大长公主殿下行礼之后,就跟着往鹤安院去了。

    “你这孽障,还不跪下!”凤阳大长公主一落座,直接拿了桌上的杯子就朝谢云菀摔去。

    噼里啪啦的声响中,谢云菀眼眶红红,看上去别提有多委屈了。

    纪氏哪见过殿下发这么大的脾气,忙拽了女儿一起跪在地上。

    众目睽睽下被这般发作,谢云菀抬眸看向凤阳大长公主,仍在装白莲花:“菀儿不知祖母何以这般震怒?祖母平日里宠着小姑姑,菀儿心底不敢有怨。可今个儿,菀儿也糊涂的很,菀儿自问在宫里并未失了规矩,却平白无故遭了小姑姑一记耳光,祖母不问缘由,就当众责罚我,难道在祖母心里,只有小姑姑,就没有我这嫡亲的孙女儿吗?”

    一句话听的纪氏差点儿没晕过去,可看着女儿梨花带雨的样子,那委屈又无辜的神情,她也不由有些恍惚,许这事儿真的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准。

    谢元姝早就料到她会狡辩,她觉得自己上一世确实是小觑了谢云菀,她怎么就这么会装无辜,装可怜呢?

    “你敢说,你对太子殿下没半点私心?依着你的骄傲,那郭家二公子即便没生了意外,你心底怕也瞧不上这桩婚事吧。郭平虽是二房嫡子,将来却不能袭爵,你如何会甘心。终于,老天如你所愿,那郭平再碍不着你的眼了。可你必也没想到,外头会有那些流言蜚语,有了这些流言蜚语,你是否觉得日后的婚配,更是连郭平都不及,如此,也只有一条路可选,那便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