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85

    &&&&两家会反目的,到时候,朱家的列祖列宗,也总该知道哀家的苦心谋划的。这样,哀家也不算是朱家的罪人了。”

    因为这宫里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太皇太后的身影瞧着难掩萧索,可这一瞬间,太皇太后单薄的身躯却给人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谢元姝才用过早膳没多久,便有丫鬟进来回禀:“郡主,方才从宫里传来了消息,说是今个儿早朝有数位御史同时参了郑皇后。”

    “说郑皇后这样的毒妇,万不能入帝陵。成国公府也难逃数百条罪状。”

    闻着这消息,谢元姝丝毫都不诧异。这郑氏一倒,这样的结局,也算是预料之中。

    她正要摆手让那丫鬟下去,却听那丫鬟继续道:“郡主,听说退朝之后,太皇太后独独宣了老祁王往慈宁宫去。”

    这老祁王向来最懂得如何明哲保身了,这京城接二连三的事情,老祁王最近都告病在家修养。今个儿却去上了早朝,还被太皇太后宣召。

    这必然是有要事要谈。

    谢元姝想及此,眉头微微蹙起。

    太皇太后会说什么呢?难道是为了郑皇后是否葬入皇陵之事?毕竟,她是太皇太后的外甥女,为了给她个死后哀荣,太皇太后请老祁王出面,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太皇太后毕竟是老了,有恻隐之心,也不奇怪。

    可虽有这样的可能性,谢元姝还是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而此时的慈宁宫里,在昨个儿太皇太后让自己往宫里来一趟之后,老祁王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直至早朝时,听到御史们弹劾郑皇后,老祁王才多少是松了一口气。

    太皇太后为了保全郑氏的死后哀荣,这也不奇怪。

    可老祈王万万没想到的是,太皇太后并非为了郑氏之事。竟然是为了小皇帝禅位一事!

    这,这!

    老祁王怎么能不知道,太皇太后这是故意拉祈王府下水。

    见老祁王恼羞成怒的神色,太皇太后暗暗叹息一声,道:“你和哀家也都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想必哀家也无需和你藏着掖着。”

    老祁王不可置信的看着太皇太后,终于是开口道:“这禅位岂是非同小可之事?娘娘您可曾想过,如何面对地下的列祖列宗?”

    第279章 见招拆招

    沉默一会儿,太皇太后又沉声道:“哀家今个儿召你入宫来,确实有事和你商量。皇帝禅位不是小事,这史书上哪朝哪代禅位的皇帝能够活下来,这想必无需哀家说。所以,哀家想请你出面,让谢家承诺保住朱家最后一丝血脉。凤阳大长公主殿下毕竟身上留着朱家的血液,就碍着这个,谢家也该应允。”

    老祈王就知道太皇太后留了后话,可他万万没想到,太皇太后会有如此深的心机。

    这,几乎是让他仿若不认识眼前的太皇太后了。

    什么时候,太皇太后竟然有如此谋略,竟然给韩谢两家暗中下绊子。

    可这些,他能够揣测出来,谢家和韩家,又岂会迟钝到反应不过太后真正的算计。

    可即便这样,太皇太后却依旧让他从中周旋此事,这,这不是为难人吗?

    见老祈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太皇太后也没多留他说话,便打发了他下去。

    “娘娘,这老祈王可是一只老狐狸,您当真觉得他会去传话。而且,即便老祈王去传话,凤阳大长公主也未必就心软,生了恻隐之心。”

    当然,她知道太皇太后打得主意是,谢家以皇上为筹码,这几乎没多能抵抗得住这样的诱、惑。可她担心的是,谢家真的会如太皇太后所想这样做吗?

    毕竟,谢家也该知道帝心难测的。

    这几乎就是把谢家逼迫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你不选择,那便是真正把衷心交给韩家,错失这个良机。可若选择了,那便是一开始便做实了谢家的不臣之心。

    要换做她是谢家人,怕这个时候,也为难的很呢。

    太皇太后请老祈王去当这个中间人,凤阳大长公主确实没想到。

    几乎等老祈王一离开,她就气急的摔了桌上的茶杯。

    噼里啪啦的声响中,她难掩愠怒道:“这太皇太后,我倒是小瞧了她。平日里瞧着那么一个人,如今也知道暗藏心机了。”

    她如此居心叵测,谢家应了,那便是和韩家生了异心,可若不应,就冲着老祈王故意来这么一趟,日后怕有人说她薄情寡义,连最后一丝朱家的血脉都不顾及。

    甚至,不可否认的是,太皇太后这样的提议,确实有不少的蛊惑力。

    “主子,奴婢觉得,此事还是找郡主过来商量的好。这么大的事情,若瞒着郡主,只怕就真的让太皇太后得逞了。”褚嬷嬷开口道。

    凤阳大长公主虽顾及女儿如今怀有身孕,可如此大的事情,她却是也不容含糊。

    犹豫了一下,到底是让人往镇北王府去传话了。

    “你说什么?老祈王往母亲那里去了?还让谢家承诺保皇上平安。”

    饶是谢元姝料到太皇太后怕早就生了让皇上禅位的心思,可这样把谢家牵扯进来,还故意求到母亲面前,她还是难掩震惊。

    这只有傻子才看不到太皇太后这是打什么算盘?

    如今韩家还未坐拥江山,便有这么一道惊雷打下来,若是处理不好,对于韩谢两家来说,无异于是埋了隐患。

    太皇太后这样的居心叵测,她如何就这样笃定,韩谢两家只能被动入局呢?

    怕太皇太后养尊处优这么些年,都有些看不清眼前这局势了。韩家确实对那至尊之位志在必得,可比起太皇太后想替朱家留下最后一丝血脉,韩家有的是耐心,根本就不必要被太皇太后这样算计。

    所以,太皇太后这么做的原因,那就只有一个,那便是帝心难测这四个字。

    她几乎也是在赌,赌谢家和韩家,并非那样铜墙铁壁。

    这一点,谢元姝愕然的同时,其实是有些佩服太皇太后的。

    因为即便是她,也觉得这禅位的小皇帝若是用好了,对谢家来说,那便是一辈子的保命符。

    也因此,一路上往忠国公府去的马车上,谢元姝心里也有些挣扎。

    她知道不该遭了太皇太后的算计,却也难以否认,心里的挣扎。

    鹤安院里,凤阳大长公主见她匆匆过来,便知此事确实有些棘手。

    谢元姝缓步上去给母亲请来安,笑着坐在母亲身边,“母亲,您是怎么想的?”

    凤阳大长公主也没瞒她,“母亲身上流的毕竟是朱家的血液,若能保那孩子做个闲散王爷,母亲也算是能够见地下的列祖列宗了。可即便母亲心里这般想,母亲却是知道,这人都要向前看的,若因此会连累到我们谢家满门,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