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阮沁阳说不清现在的感觉,她这个人怕麻烦,不知道自己穿得是本书的时候,阮晋崤在她看来是她的大哥,是侯府嫡长子,是她以后的依仗,对待亲人她自然是能对他多好对他多好。

    但是现在知道自己穿书,阮晋崤不是她大哥,以后还会有许多麻烦事,加上记得书里面那些剧情,现在的阮晋崤在她心里就像是变了个形象,她就想溜远点。

    “在气昨天晚上大哥鲁莽闯进你屋里?”

    阮沁阳送走了砚哥儿,忍着没跟着一起走,回头就听到了阮晋崤这句。

    阮晋崤直接就下了床,阮沁阳见他外套都没披,拿了八宝架上的披风搭在了他的身上:“我没生气。”

    展开披风的手在肩上一触既离,阮晋崤还未觉得热就冷了。

    “那是跟大哥生疏了?”

    阮晋崤低眸看向不言语的妹妹,觉得伤风都没此刻不舒服,前段时间两人的书信还是正常,怎么一回来,人就跟他隔阂了。

    “可是有人在沁阳面前说了大哥什么?”比如说他手段残忍,大胜后五马分尸了先锋部族的五百将士,扔在荒野暴晒,不许人收尸殓骨。

    沙场许多事都吓了禁令,但难免会传出什么话影。

    阮晋崤病得声音沙哑,此时放柔了声音,身上的戾气化去不少,平添了几分脆弱。

    阮沁阳摇头:“大哥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最近睡得有些不好。”

    就是生疏了……

    阮晋崤低眸掩住了眸中的情绪。

    “睡得不好,看大夫了没有?”

    “可能只是要入夏了,换季了睡得不安稳,不是什么大事。”

    为了逃避这个问题,阮沁阳先坐在了桌边,捡了桌上的玛瑙柄的汤匙,给阮晋崤盛了碗粥:“大哥多少吃点,不然空腹饮药,风寒好了胃又出了问题。”

    顾及着生病,阮晋崤坐得离阮沁阳不近,安静地喝完了手上的粥,擦嘴的时候忍不住又轻咳了几声。

    “大哥回床上休息吧。”

    “好。”

    “爹下午应该就能到家,知道大哥回来了他一定高兴,大哥也快快病好,别叫爹担心。”

    帮阮晋崤盖好了被衾,阮沁阳默默松了口气,终于可能溜了。

    纤细白净的手指搁在玉白色软缎的被上,瞧着比锦缎还要柔软白净。

    阮晋崤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沁阳就不担忧大哥?”

    阮晋崤眉目带着发白的病色,手却烫的像是火炉,阮沁阳眉头下意识皱了下,肢体接触唤醒了她一些不好的记忆,让她忍不住挣开了他的手。

    “我当然也担心大哥。”

    阮晋崤的目光从被挣开的手,一直划过阮沁阳的眉眼。

    虽然昨晚已经看了无数遍,阮晋崤依然在心里细细描绘了一遍妹妹的模样,他这两年间不知道画了她多少遍。

    “大哥?”被阮晋崤盯着看,阮沁阳眨了眨眼,“若没事,大哥再闭目休息一会。”

    阮晋崤缓缓收回视线:“我病染人,你别怕药苦,等会喝碗药免得染上。”

    不像是往常般撒娇耍赖,阮沁阳干脆地应了声“好”,安排了大丫鬟来进屋候着伺候,交代了几句才走。

    而阮晋崤看着阮沁阳的背影,垂下的眼皮遮住了眼中暗光。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写得时候会觉得有点绕,泥萌看着还好吗,觉不觉得那里不清晰,要改下细节qq

    故事就是个,从小被千娇百宠的妹子,觉得自己是穿书女配,然后开始避免书本发生的事情。

    但其实实际情况跟故事偏差非常大,比如男主满脑子只有,我的妹妹为什么不搭理我了!我要落泪了!

    第4章 阮姀

    守在外头下人都没想到阮沁阳才来,吩咐了事情就要走。

    能制住他们主子的人走了,弓藏都不用装,脸就是苦着的。

    “将军赶路赶得太急,才叫病情加重了,大夫说需要好好休养,要不然就会损耗了身体元气,以后难以补回来。”

    阮沁阳点头:“一个大夫候着恐怕不够,我再派人请个专治风寒的大夫回来。”

    “靠二姑娘多费心了。”弓藏觉着再多请几个大夫,都还没阮沁阳守着主子有用,但这话却不能直说,“二姑娘忙着劝将军饮食,这会儿还没用早点,不然在侧厢用膳?”

    “不了,我回煦锦院。”回去之前,阮沁阳把大夫找到跟前,详细问了阮晋崤的病症,虽然她没克服心理阴影,看到阮晋崤就肚子疼,但该做周到的一定得做周到了。

    未来会登基为帝,而且还可能一怒之下弄死镇江侯府全家,她可开罪不起。

    “我听说大哥带回来一位医女,这些日子该都是她在照顾大哥。”阮沁阳没忘记女主,朝弓藏说,“有些事情她更熟悉,要是她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吩咐张嬷嬷,叫下人直接准备别耽搁了事。”

    当个女配真不容易,伺候好了男主,还要担忧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