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大哥。”

    砚哥儿听着觉得大哥似乎漏掉了什么,比如说掀帘子不止是瞧大哥,也可以是想瞧他啊。

    虽然知道阮晋崤和阮姀没什么,但阮沁阳看着阮晋崤还是觉得奇怪,闻言轻哼了声:“吴表妹身上哪儿有味?”

    她刚刚就在吴月桐的旁边站着,风吹过,有脂粉香,却没有什么臭味。

    “香极就成了臭。”

    “可你知道你那般说,吴表妹怕是很多天都不好意思出门了。”要是爱钻牛角尖的姑娘,何止是不好意思出门,恐怕能委屈到自尽。

    “当街对陌生男人献殷勤她都觉不害羞,又何况我只是说了实话。”因为是阮沁阳,阮晋崤才有耐心慢慢解释,“我若是搭理了她,以后出门就有许多要为我挡风的女子。”

    “不过是个趋炎附势,曲意逢迎的陌生人;她既然不管她说得话、做得事会恶心我,我又何必管她好不好意思出门。”

    阮晋崤说完,突然想到什么:“沁阳要因为她跟我置气吗?”

    说完打量地看着妹妹身上的首饰,思考还能添些什么,再给她送样合适的礼物。

    作者有话要说:  我换了封面好看咩~

    谢谢地雷谢谢营养液,谢谢大家留言,我本来以为一切会很尴尬,但是觉得好像还好哈哈哈哈哈

    亲亲你们~~今天继续发红包包~

    第13章 参汤

    “大哥,二姐才不会因为那位表姐生气,她可能……是在撒娇。”

    阮晋砚眉头纠结,反正二姐做了什么叫人不理解,或者说了什么让人听不懂的话,大约都是在撒娇。

    “哦。”

    阮晋崤睨了小胖墩一眼,翻开个青花素纹茶盅,给他斟了杯茶。

    “砚哥儿怎么知道是撒娇?”

    平日里从族学回府,阮晋砚都是去煦锦院,陪阮沁阳吃点心。但是今日,估计是因为跟阮晋崤一起骑了马,感情加深,下了马情不自禁地就跟着大哥到了恒明院。

    幸好大哥也愿意跟他亲近,没有在意他的不请自来。

    砚哥儿坐正,先是谢过大哥的茶水,才道:“大哥不知道,以前阵子有位旁支表哥就如同今天这位表姐一般,给二姐献殷勤,二姐乘轿子走了,他还要跟在后头,说要护送二姐。”

    想起这事,砚哥儿鼓了鼓腮帮,像是回想起了对那个癞皮狗的厌恶情绪:“二姐嫌他厌烦,虽不像是大哥那么直接,但也摆明了拒绝的意思,可是那位表哥依然纠缠,让二姐烦不胜烦。二姐既然不喜那位表哥,自然不会可怜这位表姐。”

    “哦。”阮晋崤又应了声,只是这次眸中暗光流转,明显与上次不同。

    “他缠了沁阳多久?”

    阮晋崤随口一问,阮晋砚却哑住了。

    也不知道是为何,小胖墩一张圆脸,五官都不算是明显突出,阮晋崤却在他脸上瞧出了羞愧。

    “他还在缠沁阳?”

    “他是七叔母的娘家亲侄,二姐觉着五堂祖母耍赖撒泼烦人,只是用了些小手段,叫那位表哥不敢经常在她面前出现,但那表哥还是会经常摘抄几首诗句,来骚扰二姐。”

    砚哥儿本来觉得丢人,自己是家中男丁,却保护不好二姐,但被大哥沉黑的眸子盯着,不知道为什么越说越溜,就像是终于找到了大靠山告状。

    阮晋崤听完,瞧砚哥儿的胖脸又更顺眼了点,拂袖给他又添了杯茶水。

    “除了这位表哥,砚哥儿还觉得有什么人讨人厌?”

    /

    如果在族学门口,阮沁阳对男女主的关系还有不确定,等叫了丫鬟打听,知道阮晋崤在路上压根没跟阮姀说几句话,阮沁阳只能承认是剧情出了问题。

    在书本里男女主的相遇,是因为阮姀遇到了被人暗伤,重伤的阮晋崤,在不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替他包扎疗伤。

    而现实根本没这回事,现实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是阮姀知道阮晋崤是她的大哥,拿着信物上门求助。

    剧情出了那么大的漏洞,阮沁阳有种阮晋崤是不是跟她一样,都是穿书者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没一会就被她抛开了。

    她跟阮晋崤从小一起长大,要是他不是土著,她早就该察觉。

    想不通剧情不符的事情,阮沁阳就没有多想,本来她就觉得书本的很多情节,跟现实对比起来有很多逻辑不对的地方。

    现在这种状况,就当做她开了半残的金手指吧。

    重要的是误会解除,那她到底还要不要离阮晋崤远一点?

    “五老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家中的亲戚比自家的人还多。”海棠听说那位吴表妹当做没事的又回了族学读书,撇了撇嘴巴。

    哪个家族大了,就会有不少旁姓的想依附沾光,大家族为了枝繁叶茂,也会挑选可塑之才养在本家。

    而阮五老夫人混不吝的在府邸养了一堆,不管是怎么沾亲带故的,什么七弯八拐的亲戚,她瞧着好就会留在府里。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