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少先生

    天寅六年的春天,大燕皇位上坐着一代圣君,朝堂风气良正,政治清明;民生安居乐业,多出富贵人家,再难见路有饿死骨;疆域也多兵强马壮,皆不乏忠军良将。

    这一年大燕进入清云盛世。

    西域羌氏自知再无草场驰骋的自由,举兵西境,殊死一搏!

    ……

    战后羌氏退走,燕国乘胜追击,战场再无一个活人,百万浮尸流干满身污血,侵泡着地上细细的碎沙。

    此时食尸的豺狗鹰鹫在血色的夕阳下奔走,不时发出一两声凄厉的嘀叫,还有骨肉被撕裂入嘴的难听嘎嘣咀嚼声。

    战场满是硝烟、残肢断臂、折断的长戟、磨损的刀剑、还有点缀其间的箭羽,随风微微摆动。

    突然一只满带血迹伤痕的手掌从尸堆里伸出,扒开数层尸体,然后摸到一柄黑色重剑。

    数具渐臭的尸体带着红黑的血珠被抛开,一道不算高大的身影在幕色中艰难立起,又无力倒下,似乎耗尽了所有精气神。

    半晌后又摇晃着立起,他的战甲衣袍已看不出原本的材质颜色,只是不停的向下滚落着连成线的血珠,头发凝结成一团,像是加墨的米浆刚被风干。

    看不清他的面容,夕阳拉长了他的身影,随着他一步一步在尸堆中摇曳,拖着黑色重剑,一步三摇着在视野中慢慢远去!

    这一天,战迅抵京,举国欢庆,人们奔走相告,歌颂上苍慈怜仁厚;

    这一年,有人远足西域,九转荒山后,见得漫天黄沙尘封百年的温柔,泪断肝肠;

    这一世,有人隔着几度时光斗转星移,踏赴他乡,只为冥冥前世那一句来生!

    这一生一世一轮回,注定如劫!

    ……

    时间弹指五年,燕国锋芒再无人能挡,蒸蒸日上,曾经的大小战事也相继在人们的脑中模糊。

    此时正值正午,阳光大好,不免有些燥热。路旁几株垂柳上的虫子叫唤不停,活添生气,守城的将士悄悄擦拭了一下盔甲下的汗珠,继续盯着过往行人。

    一名年轻男子步入视野当中,他一袭粗布青衣,并无花色,肩上扛着扁平的一物,被黑布包裹,守城的老将凭借经验,从长宽就能一眼看出那是一柄重剑。

    但是大燕没有明文规定禁刀令,所以将士也只能多注意两眼。

    男子仪表堂堂,脸庞棱角分明,剑眉星目,但也说不上特别好看,只是有些清风霁月之感罢了。不过从行为举止,衣着打扮,不难看出是个江湖人士。

    他一头黑发随意挽起,插着一根穷道士用的木簪,脚下一双破旧的草鞋,显然走了不少路,但是双脚白中透赤不染一尘。

    他神情专注,一路走向城中一处装饰清雅的茶馆,落座,叫上一壶老茶,就静静候着。

    一会儿后一身着锦衣的微胖老者匆匆赶来,接过男子递来的白瓷茶杯。

    “少先生!”

    被称做少先生的青衣男子笑笑,问道:“近来无恙”

    老者缓了口气:“亏得少先生惦记,我这把老骨头,还不敢有恙!”

    男子哈哈一笑,说道:“贺老叔拿这副面孔与我开玩笑,就不怕被下面的人知道了,看你笑话”

    那贺老倒是悠然起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品着茶,回道:“我若把他们带进这茶馆来,就不与你开玩笑了!”

    他又问道:“少先生这次来京是小住还是长居啊?”

    少先生将自己茶杯中的茶满上,翘了翘大脚指拇,看着窗外正阳把茶水透得晶莹,

    “那可指不定,不过你先给我找个居处也没坏处!”

    “您哪次来不是要游乐享受一番所以上次的宅子一直留着呢!”

    少先生略一思考,垮下身子,露出一身疲软,懒洋洋道:“那行,你若不忙,先带我过去,这两天赶路,可把本公子给累坏了!”

    贺老面露苦笑,“少先生您都说这话了,难道我还说忙不成”

    他又一副理解的说道:“反正分阁里的事也不能事事都由我操心,几个小家伙将来也是要接手阁中事宜的,交给他们练练手也好!”

    贺老颇为如此甚好的点点头,然后一副大度样子:“那行,今天我就陪陪少先生您了!”

    少先生反而来了兴趣,“咦?看样子贺老叔是想偷懒不成那我陪你去阁里好了,反正我也还没去过京都分阁呢!”

    贺老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也罢也罢,谁叫您才是少先生呢!”

    随后他们下楼上了马车。

    青云阁位处京城最繁荣的街段,这里不谈朝堂政见、江湖情仇,只谈买卖。

    因为是青云阁的分阁,且卖的都是些货真价实的商品,所以口碑信誉极好。青云阁什么都卖,从奇珍异宝到你想知道的姑娘家,今天穿的哪根内裤出门,只要银子足,保你买定离手。

    不过过往也不乏给其难堪或者脑子抽风的人,要些若无须有的东西,青云阁自然也漫天要价——你要太阳那咱家就只要一个月亮的价好了!

    那少先生和贺老叔到的时候,门口正聚着一群人看热闹。

    少先生显然不是个清高孤傲的主儿,先贺老叔一步下了马车,也跟着人群围过去,躲在后面垫着脚尖儿、盼着脑袋一个劲儿的往里面瞅。

    “怎么了怎么了?”

    “听说是季候小公子正追着灵越公主不放,公主就索性躲到了青云阁内,而这季候家的小公子以爱滋事出名,青云阁掌事又不在,下面的人不敢放他进去。”

    贺老叔在后面脸色听得一阵发黑,他刚走不过半个时辰,就出这档子事,况且好巧不巧,恰恰出在少先生过来这一记。

    而这少先生以他的了解,性格脾气古怪多变,虽然年岁不大,却是心机城府的深浅没几人看得够清楚,怕是也不喜欢有人在自家的地盘上撒野。

    正欲上前行事,却还是慢了前头那少先生一步,于是也只能跟过去。

    少先生拥挤着向前,一副尖酸刻薄的脸孔,放尖儿了声音:“是何人在我青云阁外喧闹”

    一群人安静下来,这话说得可就有些狂了!

    前头那原本面红耳赤有些微胖的少年,面色本还有些畏惧,转过头看到不过是个吊儿郎当的落魄痞子,火气更上一层。

    “哪来的乡巴佬野狗,在这天子脚下也敢乱吠”

    那少先生被骂得一愣,在这骂人上,就先吃上了一亏。

    围观的人群中有些没忍住,嗤嗤的笑了出来,好似带着感染力一般,这一圈儿人也跟着嗤嗤嗤。

    少先生呆泄之际,青云阁门前壮硕的护卫首领却是认出那是谁了,面色难掩惊意,今天这是闹哪样?怎么这位公子爷也来京城了,凑上了这一出热闹,还在门前闹了出笑话,旁边的贺老也不拦拦

    赶忙大步走向前,然后躬身一抱拳,

    “少先生!”

    人群再次安静下来,但是不远处又传来小贩的吆喝叫卖声——卖包子嘞~刚出笼的大肉馅儿包子嘞~,声音那叫一个酥软,于这点儿一动一静相彰呼应,不免有些好笑。

    但是看热闹的人群却是好似没有听见那声音,瞪大了眼睛,要把这年轻人看出个花儿来,传说中那青云阁的继承人,真长这幅样子

    少先生将手握拳放至嘴前,假惺惺的咳了咳,吼道:“都瞪什么瞪,没见过长我这么好看的人呐?”

    见人群无动于衷,他偏着脑袋对贺老叔说了一句:“老叔,你处理一下,我进去看看那祸端灵越公主!”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