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身不由己H

    火爆的酒吧灯红酒绿,音乐劲爆,就在新苑大学的不远处。

    孟回是第一次进来,好奇又新鲜。对于宿舍聚餐在这,她表示很随意,跟着三个舍友进了包厢,又喝了酒。

    孟回只喝过一次啤酒,在酒吧喝比啤酒度数还要高的不知名酒,还没喝半瓶,就晕乎乎了。

    她踏着晃荡的步伐去找厕所,可刚从厕所出来,就被人拉住了。

    “哎,放开。”孟回全身软趴趴的,抬起头,模糊的看到是一个男人,他身上有着难闻的气息,熏着她难受,于是使着力气推他。

    这一切都被林就封看到,他重新回到自个的包厢,拿起一杯饮料就打算出去。

    这被他的好友们看到了,惊讶道:“你不是要回去了吗?”

    “嗯,现在就回去。”林就封淡淡的说道。

    “那你拿这个干嘛?”

    林就封没回,径直走了出去。

    “哎。你…”

    “不用管他,就如我姑妈说的,读书读傻了,跑去教书了。”

    这句话林就封没有听到,他早就跑到孟回那个地方。

    “放开。”林就封眼睛只盯着酡红着一张脸的孟回,看也没看旁边的男人。

    “怎么,她是你女朋友?”抓着孟回的男人不甘心被这么一个气质上乘长相佳的人抢走今晚的猎物。

    孟回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要救她,赶紧挣扎,嘴上嘟嘟囔囔的,听不清什么。

    林就封看着她皱着眉难受的样子,语气加重,“放开。”

    那人感觉到他特殊的气场,看了看他那衣料似乎很名贵,于是很怂的将手上的女人推给了他,“算我倒霉。”

    林就封立刻接住了孟回,对待珍宝似的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轻哄道:“乖,喝了这个你就不难受了。”

    孟回闻到一股清香的气息,同时被人小心翼翼地对待着,身心都被安抚了,顺从地喝下了他手中的饮料。

    林就封看着安静地靠在他的胸膛上的女人,嘴角弯了弯,收紧了手臂,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地盘。

    上城区是富人居住的地方,晚上是极为安静的,所以当车开过来的时候,正在洗碗的刘妈听到了。

    走到门口一看,她就看到林就封抱着个女人回来了,这可把她高兴坏了。

    林就封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小孩,样样都好,就一点不好,都二十好几了,都没个女朋友,身边都没看到一个女的,这不禁让她怀疑他喜欢男的。

    现在这情况,刘妈兴冲冲地跑过去,第一句话就是“你小子真棒,都带女朋友回来了。”

    林就封看着怀里的女人,嗯了一声,就进了屋子。刘妈听到了,赶紧回屋打电话报信,好让林妈也高兴高兴。

    孟回被林就封轻轻的放到了浴池,打算将她清理干净,等水放好。他就脱下她的衣服,细嫩的皮肤像是漂浮在水中,轻荡涟漪,尤其是她喝了酒,肤色呈现微微的粉色,煞是好看。

    雪白的浑圆,软绵的小肚,诱人的三角地带,微曲的双腿,散发着勾人的情潮。

    美景尽收眼底,林就封呼吸粗了粗,胯下微微起了点弧度。手上却专注着轻抚擦拭着她的肌肤…

    等一切都弄好了,他那弧度早成了一百八十度,身上也全湿了,清晰地看到那结实紧绷的肌肉。

    林就封将她放到自己的床上,脱下湿衣服,黑眸里积蓄的暗涌在这一刻爆发,他狠狠地咬住她的嘴唇,猛烈的顶开她的贝齿,直勾起里面的肉舌,如同沙漠中的旅人粗暴地吞咽着她口中蜜津。

    手上也没有休息,大力揉捏着两个面团,膝盖顶开她微扰的大腿,将自己火热放到桃源蜜地,微凉的感觉让他轻叹一声,随即更加放肆地对待身下的娇躯。

    孟回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压在火焰山一样,火热的气流扑鼻而来,烫得她不能呼吸,模糊中她醒了过来,看到有个男人正压在她身上,那种狠劲似要将她给榨干然后吃掉。

    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自己喝了酒去了趟厕所,就被人捡尸了,尤其是酒吧这种地方,更是有很多捡尸的人。

    孟回心中悲凉万分,因喝酒,根本提不起力气,只能微微的起伏动作,任由身上的人对自己为所欲为。

    林就封感受到她醒了过来,放开她的嘴唇,丝丝银液被拉起,叭啦在空中断开。

    孟回这次能呼吸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那淫糜的气息被吸入肺部,口中全是那人的味道,混沌的感觉让她脑中进了浆糊。

    “乖,好好感受。”热热的呼吸在耳边,孟回这才察觉到其他部位的感受,特别是那尿尿的地方,滚烫坚硬,似乎将那里都能融化了。

    啊,好羞耻!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体验,更甚从没接触过任何人,不管是女的还是男的。

    不过,这也让她很愤怒,“你个人渣…”词穷的她说不出骂人的话,只有剧烈起伏的胸膛在表达她的语言。

    “呵…”林就封只轻呵一声,就行动了起来,手中的两个球触感极好,腰部微微起伏着,磨搓着幼嫩的花心,一股股难言的快感从那处遍布感官。

    孟回自然也感觉到了,摩擦的美好,让她轻哼出声,身子微微抖了抖,下体流出黏黏的液体。

    突然他将自己左胸处的红蕊含住,那快感如同细流遍布自己的全身,第一次体验的她出声呻吟,不过一想到自己是在干嘛,立刻止住了声。

    林就封一听没了声音,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而且自己也有点受不住了,于是吐出口中的硬挺,拉起她的一条腿。

    先是摩了摩,然后拿手拨开贴在一起的湿阴唇,打算给她扩张,等下好进去。

    孟回感受到那手指将要刺入自己的密地,刺痛的感觉,让她恐慌了。

    “求你,不要,不要。”

    林就封一下子将手指刺入温暖的巢穴,仔细感受着里面的挤压。他抬眼看到那张清丽的小脸,神色紧张害怕,就像是只刚进了狼窝里的羊。

    看着那张表情,他又挤进了一根手指,食指和中指并用,避开那层膜,在这狭窄的小口里进进出出,直到里面慢慢流出更多的黏液。

    孟回也想不到会这样,从一开始的刺痛到现在的刺激快乐,享受着性爱的快感。

    林就封感觉到她脸色的变化,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抽出湿哒哒的两指,扶着自己的火热,抵在微开的花口,腰部一个用力,只进去了半个龟头。

    小穴太窄了,根本进不了,林就封看着那红艳艳的花穴只吞了半个,无奈他伸出一只手捏住上面的肉珠。

    “啊…”突来的刺激如巨浪向孟回袭来,层层叠叠地包裹住她,流出更多蜜液,好让他能够进来。

    “噗…”半个肉棒进来了,刺破了膜。孟回痛得根本喊不出话,脸色惨白,红潮褪尽,目光盯着面前的人,似乎要在他的脸上戳出个洞。

    “等会就好。”林就封心疼的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开始动了起来,同时也在她的敏感处刺激着。

    没过一会,快感就重新回来了,将她淹没在情潮之中,肉棒抽送的速度加快,每撞一次,就推进一步,慢慢的来到了蜜穴深处。

    不过,肉棒还有小半留在外面,湿哒哒的花瓣被撑的外翻,像朵盛开的艳花,中间一根巨大的肉物被吞入,抽动之间,大量的淫液混着鲜血从缝隙之中流了出来,浸染了床单。

    林就封拉起了她的一条腿,放在自己的腰上,同时猛得往床头挺动,噗叽一声,整根肉棒都进去了,紧致的缩收挤压着棍身,最里边的穴心,就像是嘴巴,在龟头处舔吸。

    他舒服地叹了口气,扶住她的腰,啪啪啪地向她的巢穴进攻,击打出四溅的液体。

    “慢,慢点。唔,受,受不…啊啊。”孟回在他的撞击之下,无助地呻吟起来,手抓着床单,默默承受着快感的洗礼。

    跳动的乳房一下子被他抓住,变换着形状,中间的一点,被他一口吞下,轻轻的用牙齿摩擦着。

    这一刺激,孟回一下子将手放到他的头下,不知是想要推开,还是想要更多。

    林就封吃完一只,又吃了一只,中间轮换了好几次,感觉快感积累到了一个点,他来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那张紧闭双眼,微张着的嘴中间若隐若现的红舌诱惑着他,那如火似的淫叫在他耳边萦绕。

    他加快动作,啪啪啪地挺动,吻住她的唇,双手与她十指紧扣,噗噗噗,在她的内里喷射出浓稠的精华,射了良久,才停了下来。

    很快,那巨物又坚硬了起来,就着黏滑又挺动了起来,开始漫长的摩擦。

    “不要了。”孟回抗议道。

    林就封我行我素,继续拉着她做了起来,噗嗤噗嗤响了一夜。

    刘妈听着里面的声音,开心地下了楼,打算明天给他俩做顿滋补的早餐。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