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瞒天过海

    清晨,刺目的阳光倾泻下来,盖在她的脸上,她立刻睁眼醒了过来,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起身立刻看向四周,翠绿的树木,清脆的虫叫,还有巨大的喷泉,一看就是个公园。

    孟回立刻检查自身,发现身上衣物皆可完好,自己身上却酸痛的不行。她看了看坐着的躺椅,椅子旁边是自己的背包,东西都在。她长长的舒了口气。

    原来是一场梦!!!

    可能是在躺椅上睡了一夜吧,一瘸一拐的回到学校的宿舍,连阿姨都看自己的眼神很怪,那眼神…

    哎,不想了,还是补个觉吧,明天好上课。似乎是那梦的影响,她有点睡不安稳。

    上城区的富人区,林妈从车上下来,打算看看自家儿子的女朋友,听刘妈说昨晚似乎很激烈,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有孙子的消息,

    可等她刚开了门,就发现刘妈叹着气为儿子准备早餐。林妈往周围一扫,没看到,又跑到楼上去,只看到一张带血的床单,这回总算确定了,立刻跑到林就封的面前。

    “人呢?”林妈急切地问道。

    “什么人?”林就封不紧不慢的吃着早餐。

    “你昨晚带回来的女朋友。”

    “我送走了。”

    这下可把林妈给气坏了,一下子把桌布给掀了,早餐噼里啪啦散落了一地,指着他,骂道:“从国外回来,是不是翅膀硬了,一个姑娘被你这样对待,而且还是第一次,你怎么就这么混蛋…”

    “我出去吃。”林就封绕过林妈的身边,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你给我回来,今晚不进公司上班,你就别回这个家。”林妈依旧在后面骂骂咧咧。

    等那烦人的声音在耳根清净了,他这才开着车前往离她大学很近的公园,发现这个时候早就有很多跑步者,就是没有她的影子。

    于是他只好回去了,突然看到那边餐馆,里面正飘着香气,于是他停下,走了进去。

    睡了一觉,她感觉身上好太多了,于是她起身下来,一眼就看到自己的桌上的保温瓶。

    “这谁的?”孟回指着那保温瓶。

    “哦,阿姨送过来的,说是有同学看到你在公园睡觉,担心你给你送过来的。”正在化妆的一名舍友说道。

    “是吗?”她提着心,打来了保温瓶,扑鼻的香味四散开来。

    同寝的同学围了上来,看着那食物,都咽了口水,“这么香,还带保温瓶,不会是男的带来的吧。”

    “对啊,说不定是你有男朋友了。”

    孟回听着她们的话,脸色发白,看着那食物都没有任何胃口,反而拨开她们的包围,去了厕所间。

    “她怎么了?”

    “不知道啊!”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事。

    过了不久,她们都看到孟回惨白着一张脸出来了,担心她出了什么事,纷纷围了上来。

    “我要出去一趟。”孟回道。

    “啊,是生病了吗?”

    “那你先吃了饭再走吧。”

    “不用了,你们要吃就吃吧。”孟回拿着钱包,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她们看着也是云里雾里,不明就里,只好吃了那食物。

    公安局内,孟回紧张地诉说自己的状况,至于那昨晚的性爱经历则是一笔带过。

    “好的,我知道了。我们会让你到医院做个检查,看看有什么罪犯的痕迹。那你还记得他的长相吗?”

    孟回揉了揉脑袋,说道:“我记得他身上很臭,都是酒味,嗯,还有他长着一张国字脸,眉毛很浓…”

    不对记忆中好像还有张脸,可就是想不起来“不对,好像那人是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你确定是一个人吗?”

    “不知道,当时我好像闻到的就是两种气味。”

    “那算了,你能将那保温瓶拿过来吗,看看有什么指纹。”

    “哦,好的。”

    “还有,小姑娘最好别到酒吧这么乱的地方,现在不就出了事。”

    孟回听到警察的话,嗯了声,默默地回了学校。

    当她拿着宿友吃完的保温杯,同时带上自己被警察带去了医院。

    她前脚刚走,林就封就到了公安局,直奔局长的办公室。

    正在跟自己下属聊天的夏季铭看到自己的好友走了过来,极为惊奇,立刻要下属回去。

    “你难得来一次,真是惜奇。”

    “我要你帮个忙。”

    夏季铭一听,赶紧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没听错吧,你林大少爷也有我帮忙的时候!”

    “我昨晚找了个女孩,她来这报警了。”林就封相信他会帮忙。

    “什么!”夏季铭顿了顿,“你喜欢她?”

    “嗯,一见钟情。”说着,林就封脸上就浮现一丝温馨。

    夏季铭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好友这幅样子,以前不是淡定自若,就是面无表情,现在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以林就封的本事,说不定那女孩还会成为自己的大嫂…

    “可以。不过,我还要看她的证据中有没有指向你的地方…”

    也许是老天都在帮忙吧,孟回正一脸沮丧地坐在椅子上,盯着远处,不知在想什么。

    “你也不用太担心,虽然你身上并没有任何罪犯的痕迹,但你提供了罪犯的样貌,我们还是能够抓到他的…”

    孟回听着警察的安慰,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经过刚才的检查,她才想起昨晚的那次经历,很肯定自己说错了,可为什么就记不起来呢?

    她只知道那场火热,蔓延全身,灼热着自己,就像只巨兽一口一口吞噬着自己…不,不想了,越想越觉得他特有的气息和温度还附着着。

    回到自己的学校,孟回先是问了宿舍阿姨,得知送东西过来的是个女生,心里更是沉了沉。随即像个无事人一样避开了宿舍阿姨的追问,回到了宿舍。

    “你真的被强奸了?”一进门,自己舍友就开始提问。

    “嗯。”

    “昨天我们离开的时候,你说让我们先回去,自己去厕所了,今天警察来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啊!下次聚餐再也不会去那种地方,到时候学校又该…”舍友见孟回脸色不太好,赶紧补救,“你今天早点睡吧!”

    第二天,是学校开学的日子,更是学校迎新的日子,也是孟回成为大三学员的日子。

    原本是非常美好的坐在课堂上,享受学习的乐趣,可她就没有任何心情,也许是学校压了下来吧,反正除了自己的舍友和阿姨还真没几个人知道,大部分人也就知道学校有人被强奸而已。

    “同学们,你们先静一静,我们今天下午的课换老师了,听班主任讲是个很帅的人,不是那种老头子了,你们开心吗?”

    这句话就像一颗石头渐入湖面四散开来,整个教室沸沸扬扬的,除了孟回隔隔不入。

    上午第二节课结束,她就接到班导的电话,说要进行心理辅导,于是便去了心理健康教育室。

    心理室内安静无声,有植物有阳光,很是治愈,这里一般很少有人来,所以孟回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

    咔嚓一声,门开了。

    一位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的男人走了进来,孟回并没有看他的脸,而是反射性的转头看向窗外。

    “孟回同学,是吧!”清晰的男音磁性醇厚,听起来很苏,若是再粗哑点,就跟昨晚……怎么可能?这是老师!

    “嗯!”孟回转过头,快速地看了他一眼,只这匆匆一瞥,便让她很是害怕。

    “我是林老师,不吃人的,你别害怕!今天呢?我们聊聊你的梦想。”林就封轻笑道。

    “嗯。”

    今天跟林老师聊了半天的梦想,她很是充满正能量,全程林老师都面带微笑,很是平易近人,他的语言带着哲学,让她受益匪浅。

    让她开始不在意起那场意外,跟那些名人所经历的,自己这个并不算什么。

    所以下午她又重新回到了以前那种学霸的状态,学习起来,什么都不在意。

    导致下午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当老师叫自己名字的时候都没听到。

    “学习这么认真。”

    熟悉的声音响起,孟回抬头去看,既然是林老师,跟自己聊半天的林老师,而班级里的同学都盯着自己,顿时脸上有点烫。

    “那就由你做我的课代表吧!”不知是不是孟回的错觉,感觉林老师离开的时候摸了自己的手一下,但看到他在讲台严肃认真的样子,总觉得自己想多了。

    “你可真幸运。早知道我也认真学习了。”就在这时,自己旁边的同学一脸羡慕道。

    原来当时林老师在竞选课代表,全班女生都争着抢,哪知这好事落在她的头上。

    孟回听完,一脸郁闷,她哪里知道老师换了,也不知道自己还成了经济数学的课代表,对于一身无职的她来说就是负担。

    于是,这一节课她就没怎么认真的听。结果到了下课的时候,就被林老师给叫住了,说要帮他整理一下资料。

    这让她就像是被雷击了一样,坐在座位上等全班的人都走光了。

    “走吧!”

    林就封的声音响起,还顺手帮她拿书。

    “不用了,我自己来。”孟回赶紧夺了过来,自己整理好。

    “那走吧。”林就封见她整理好,开口道。

    “哦。”

    下午的阳光还是很烈的,从叶隙间穿过投射到走在绿荫小道上的两人。

    林就封看着走在自己后面的孟回,恨不得能和她并肩走在一起,可一想起她的行为,心里就如同刀割似的难受,真想与她时刻在一起,一秒的分开都受不了。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