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禁区被男主凌辱

    a皱着眉头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用尘封已久的传送门到底层世界,她必须要找到那味药,不顾一切!

    她从未下过底层,那是被诸神遗弃的禁区,几万年以来从未有人能在底层飞升,原因是当年诸神统治者厌弃不思进取的底层人,反感他们分明有机会成仙却因花天酒地挥霍郁郁而终,这在修真界里是奇葩的存在。

    为了避免将这类不良的习惯传给三千世界,召集所有诸神诸仙将底层世界仙灵药材洗劫一空,原本对封杀有抵触心理的诸神看到满地的灵药以及目睹底层竟然无一人高修,便转变了心思——这么好的灵药他们都不用放着也是浪费,不如给我们。

    原本世代祥和的底层高空腾空飞起数以万计的诸神诸仙,夕阳将落,诸神统治者面对着底层疑惑的人,因背光,看不清他面部的表情……

    思绪飘回,a看着逐渐发光的传送门,脸上焦急的神情闪过一丝笑意。

    底层的灵药根虽说在诸神战中被挖掘一空,但曾孕育过的灵药地随着时间的流逝还会顽强的生长,这也是她来底层的原因。

    那味灵药在三千世界都稀少昂贵,当年却在底层遍地都是,这也是底层世界成众矢之的原因之一。

    在漫长等待后,破旧的传送门的光芒将a吞噬后,闪烁的光芒瞬间暗淡,随即咔嚓一声碎裂。

    一股强大的力量将a吞噬,一阵眩晕过后她发现胸口裙摆在时空转移中碎了部分露出了白皙的肌肤,身体也有不同程度的伤痕。

    这种早被淘汰的传送门居然还能看到!a生气的准备从须弥芥子搜出衣裳,却发现无法使用,定睛一看须弥芥子裂了!

    裂了!

    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让a有些不知所措,她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丛林,心情坠到谷底。

    幸好还有剑!她来回抚摸着手柄边刻的字。

    当时她与伴侣被不知名敌意打成重伤,在昏迷中被抽了仙骨,现在的她与凡人无多大区别,该依靠的须弥芥子也没了……

    a咬咬牙,一手挡着胸口裸露的位置,一边搜索附近。

    现在最要紧的,是早到那药。

    a用树枝从下至上插进兔子肉,架在火上开始翻烤,这是她刚刚捕获的猎物,再拿起随手摘的咸果子淋上面,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而后将叶子碾碎撒向烤至金灿灿的肉上,基本完成了。

    她最喜欢做吃的,心满意足的看着完成品,不由得想到远在天边的伴侣,不知道他身体怎么样。

    “我想你了。”a喃喃道。

    “姑娘…”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a一跃而起,朝声音的方向袭击。

    却不料灵气尽失普通丑角一般毫无力量,没法召唤本命剑,还被对方轻松擒拿在怀里。感觉底层人有异样眼神盯着自己,她又气又恼,怒不可遏,挣扎着企图脱离他的桎梏。

    c看着她貌美皮肤白皙宛若仙人,破碎的衣裳裸露的胴体仿佛若有若无的勾引,他的眼被吸住,身体接触的地方紧紧贴着。

    这个底层人是附近不知名学院的学生,临近毕业,与院内暗恋女神的同学发生纠葛定下赌约,两日后院内约战不死不休。由于他等级比同学低一段位,女神不信他能赢哭着劝其放弃,没想到c就是赶着送死一般,甚至还扬言不愿跪着生。

    他便来到死亡森林碰碰运气,看能否有奇遇,还真的遇到了。

    “仙女…”c感觉浑身燥热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这是从未也有过的感受,很炙热,很…很不寻常。

    正当a想法设法逃脱时,温热带有男人气息的外衣盖在她身上,以及看到青涩害羞的神情。恍惚间,a脑子飘过一个疑虑,她知道自己的样貌极美,甚至在仙界都是第一美人的身份,伴侣因为她的美貌被觊觎时大打出手。

    她同时也在怀疑,当时将他们打晕的不知名恶意是否因为她美貌才实施的。

    “在下是因为闻到香味才过来的并无恶意。”嘴上是这么说,但手却紧紧抱着,c深深的嗅着她身上的奶香俨然一副无法自拔的样子,他痴迷的看着戒备的a,知道自己不对劲,但喜欢这种感觉。

    “我给你吃…”a以为他闻到的是烤肉味,不由得懊恼,早知就不烤了!挣扎着打算那烤肉投食,不料在c眼中确实另一番模样。

    “我…吃…来吃我呀。”仙女咬唇看着c,一旁燃烧的火苗微微照亮她的眼眸,宛若含着泪水,却又孤傲的模样。仿佛在恼他无动于衷,微微挣扎原本披上的外衣松开,再次裸露的大半个胸脯,扑鼻的奶香让他呼吸急促,火苗似乎从头燃烧至下体部位,越燃越烈。

    仙女莫非下凡双休?c想到弟弟喜欢看的话本,就有这种情节,曾嘲笑过这种情节的他瞬间被打脸,这,就出现在眼前!

    “在下会让仙子满意的。”a脑子一白,不明所以被其扑倒在地,身上本就不蔽体的衣裳被撕碎,满天的碎料让她想到了当初,伴侣也是青涩,却又带了点狂野,缓缓又坚决的进入她身体。

    “啊…”

    伴侣低头喘着粗气,亲了a几口,紧致的地方一根手指都闲大,何况是阳物,折腾了老久才进去一个头,对着紧张怕疼哭鼻子的a宠溺的说——

    “太小了好难进!”

    恍然间伴侣的脸变成陌生的c,此时他巨大的阳物被夹的发疼,甩开额上的汗水紧紧抱着a,经验丰富的他当机立断换个好姿势开始用力冲刺,企图冲进眼前仙女的心房。

    与c文雅的样貌相左,阳物太过巨大又黑又丑,上面甚至还有可怖凸起的筋,这么庞然大物怎么进的了?

    奶子被掐着捏成不同的形状,翘臀被抓着固定巨物进入,她内心千万个不甘,难不成又要被凌辱了?想到过去的种种,始终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

    扭着挤进一大半,c满足的叹口气,也不太着急全部进入,而是缓缓的抽插,让仙女适应他的巨大。

    他也知道自己阳物可怕,平时他操女人都是随便弄几下就完事了,但是眼前的女人是仙子,说不定能承受自己的巨物,让他尽兴?

    阳物在久未耕耘之地来回抽插,对性事冷淡的a疼的眼角发红,感觉身上男人动作有点缓慢,她当机立断踢开,连滚带爬的准备远离,没想到失去灵力的她轻松被追摁在地上。

    “太好了,刚想这样……”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也不懂说的是什么,但是后面男人直直贯穿整根没入的行为她便懂了,这姿势让他更方便整根进去。

    “好紧,该死,我……差点射了。”跪着的懊恼的男人捏着粉嫩娇臀,停歇几秒,紧贴身下的小仙女屈膝换姿势后开始用力干。被遗弃在身后的本命剑微闪弱光。

    肉壁好像很不喜欢这个侵入者,将其挤开,当它撤开时又紧紧的含住不让走。

    况且巨物太大了,怎么动都会顶到凸起,要让她怎么抗拒?

    “啊…嗯…”普通狗与狗之间的兽性交体位,a被压在底下咬唇不愿意发出一丝声音,躯体被一次又一次如捣蒜般顶入破碎会不由自主的呻吟。

    “好棒!太棒了!你真的能完全容纳我,从来没感受过的感觉,小仙女我爱你…”她恨恨的听着男人舒爽的叫声,忍着被深入又疼有莫名舒服的爽感,心想倘若有灵气,会召唤本命剑怒刺操爽的男人心脏。

    胡乱抽插,没有任何一丝技巧,只是一味的大力抽插,a被顶的整个人有点晕过去了,被奶子掐疼醒,重新换了个面对面的姿势,这个野蛮的底层人像犬一样舔舐,毫无怜悯的用力顶到她任何一个高潮点。

    微蓝的月光下,一对男女在野外交合,而一旁的火苗早已熄灭,一堆枯枝木炭上烘烤的兔肉早已无香味,只留下一捏便碎发黑的焦炭。

    他像是个庄主审视着飞入田园的仙鹤,从那刻起,这个外来者便是他的所有物,任由他操弄。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