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

    ?內容簡介

    一只九尾狐猫蜷在全朝最禁欲的张将军腿上。

    别人以为张将军喜欢小动物。

    却不知她每晚在将军身下承欢。

    祸国殃民大妖精x高冷禁欲大将军

    白芷x张寒致

    (1v1 sc)

    小妖精把大将军拉下神坛。

    写在新文前:

    1.无大纲,逻辑死,勿较真。

    2.我从前的文写出来又是为了责任又是为了这那定时更新,新文无存稿,写到哪儿算哪。

    3.喜欢就投珠,没人看没人留言可能就不更。这一次不会为了责任,我自私一点,为了自己。

    01“小姐,更衣了。”小厮道。

    她口中的小姐肤若凝脂,整个人白得不可方物。

    白得不可方物小姐叫作白芷。她是烨王的嫔后,天生妖媚,据说见了她的男子没有不动心的。

    可是浔阳城中也传出这样的话,这个嫔后天性浪荡不堪,烨王被她整的五迷三道,不理朝政。

    于是连浔阳城的百姓都知道了,这个嫔后是个“荡姬”。

    那小厮似乎也不敢和白芷对视,给白芷穿完衣服,便要离开。只是白芷却挡住了她要退去的动

    作,似笑非笑道:

    “你可是在怕我?”

    小厮不答,白芷便用青葱的指尖抬起了她的头:

    “直视我呀。”

    小厮怯怯看了她眼。咦,怎么会有这么妖媚的人儿呢。白芷甚至都没有化妆,可是那面容丝毫

    没有瑕疵,睫毛很长,眼角勾成一道细细的纹,发出媚意,嘴巴樱红,自成一色。

    当真是个倾城倾国的货色。

    白芷放了她,小声道:

    “无趣。”

    小厮没有打扰她,便退了下去。

    纵使她是个女子,也招架不住嫔后白芷的美色。

    白芷穿上布鞋,直起身,向外走去。

    众口铄金,浔阳城的嫔后是个荡姬。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她和烨王不过是兄妹罢了。

    她是烨王父亲的孩子,那时候宣王还没死,微服私访的时候看上了白芷的母亲。

    他不知道,白芷的母亲是妖。

    后来白芷来找这个作为大王的兄长,没想到烨王却是很爽快地在宫中为她造出了一片天地。大

    王看她的目光并不淫邪,是把她当作亲妹妹来看的。

    可是宫人以为,这个女子是被大王看上的货色。

    不过那又如何,白芷向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世人难过美人关,白芷好奇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对她只有疼宠,包括哥哥见到她的第一眼,都没

    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欲望。后来的日子里,她才知道,原来烨王的心是住着人的。

    就算这个人再不出现,他也会为他的白月光腾出一片地方。

    烨王对这个妹妹的要求几乎有求必应。白芷占了妖的二分之一血统,自然就体现在她的容貌

    上。她生得好,京城中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数不胜数,可她觉得没趣。

    她还没遇到喜欢的人。自然成天跑出门外,寻找乐子。

    因着白芷出众的外貌,若不事先易容,是很容易被别人打主意的。于是白芷最大的爱好就是女

    扮男装,出城游玩。

    烨王提醒她很多次,不要出门,可她不听。

    烨王觉得世道混乱,怕自己的妹妹出事。

    此刻的香炉殿内,白芷双手一扯,自己身上的衣裙便从肩上滑落。

    她在自己胸口围上了裹布,换上了男装。

    白芷看着镜中的自己,依然避免不了一点女气,于是她拿起眉笔,把自己眉毛涂得浓重些。

    她再照照,朝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挺了挺胸,唔,不算很明显,于是很满意地笑笑。

    白芷的手中配着一把剑。那是她娘的遗物,她时刻都留在身边。

    她一个旋身,脚步轻快地离开了迩徊宫。

    十六岁的白芷俨然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她走出宫殿,看见前面墙上贴着告示,很多人都在

    围观。

    于是她也去凑热闹。

    告示上写,京城招兵,需要抵御突厥人,所以强征年轻力壮的男人。她听到身旁有很多人都在

    叹气,说茗国一日不如一日。

    白芷个子较矮,站在人堆里极不显眼。她伸长了脖颈,心想:

    哥哥为什么没有告诉她招兵的事情呢。

    她又摇摇头。哥哥怎么想,怎么治国,和她关系不大。她何必杞人忧天。

    想通了这点,她的脚步便更加轻快。

    白芷往着“月馆”走去。

    月馆实际上是秦楼楚馆,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但是白芷和那里的老板娘交情很好,并且她

    出手阔绰,于是别人也乐得在这个地方给她腾出来一块。

    白芷到了那个地方,恰巧听见别人在谈论张寒致。

    “张寒致?”她问。

    “是呀。你是不知道,”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过来了,正是那妓院老鸨罗施洛:

    “你不知道,张哥儿最近还来我们馆子抓人呢。”

    “抓人?”白芷靠近了那罗施洛:

    “罗姐姐,他抓谁呀?”

    “你不知道吗?”罗施洛笑道:

    “最近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一个‘掏心案’,都说是妖怪所为,圣上派张将军缉拿凶手。”

    “原来如此。”白芷附和道:

    “我还以为这张将军有什么过人之处,原来不过只会捉个妖罢了。”

    罗施洛是白芷的好姐妹,她不知道白芷的真实身份,只以为她是谁家的年轻少爷来寻个乐子。

    楼下传来熙熙攘攘的吵声。

    罗施洛手里拿着一方锦帕,挥了挥:

    “这是做什么?”

    她话音还没落,人们就给为首的男人让出了一条路。

    “我记得这里有宵禁。”张寒致对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