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

    她……”

    “掏心案有下落了?”她突然问道。

    说起这个,陈未?的身子仿佛被抽光了力气。

    他莫名地看了她一眼。

    帘帐处微微动了一下。

    白芷回头,却没看见人。

    她扶着自己的额头:

    “哥哥和张寒致聊了这么久,应该不止说了雪莲的事吧。”

    陈未?抿唇不语,白芷何时见过无话不说的哥哥这副模样,半开玩笑道:

    “他莫不是怀疑我?”

    他点点头。

    白芷看起来却似乎并不惊讶。她又坐了下来,看着镜子中光彩照人的自己。

    “他猜到那只猫就是你的原身。”陈未?道:

    “昨日你在房中化了原形,张将军派人在迩徊宫附近盯梢,没有看到你的行踪。而你总跟着张

    寒致,他一下子就猜到了那只猫是你。”

    白芷愤愤道:

    “他不要太多管闲事!昨日他去我的宫中碰我的东西,我都还没找他算账,竟还监视我!哥!

    你得替我做主!”

    说起查宫的事情,陈未?才正色起来,他认真道:

    “阿芷,这几天你都不要再出宫了。”

    “为何?”

    陈未?环顾四周,低声道:

    “前天死的那个女人,是苏国师的夫人。”

    “凶手开始杀女人了。之前他只杀壮丁。”

    “可是——”白芷知道苏国师家对陈家有恩,是忠臣一脉:

    “这凶手为什么只杀苏家人呢?”

    “阿芷。”陈未?叹了口气:

    “你知道苏国师是做什么的吗?” ——是了。

    苏国师一家人都是捉妖天师。

    “阿芷。”他的目光里带有对妹妹的担忧:

    “这凶手残暴非常,定是妖类。张将军手中有把神剑,可以降妖除魔,我朝除了他,就没有护

    着茗国的人了。”

    “神剑?”白芷讶异道:

    “张寒致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陈未?却没有和她解释的兴致,只道:

    “说来话长。”

    “这就是你信任他的原因。”白芷的语气酸溜溜的:

    “皇兄,我也可以保护你的。”

    她原本以为陈未?会支持她跟着降妖除魔,没想到他却皱着眉头道:

    “阿芷,不要胡闹。”

    白芷是认真的,她兴冲冲地把自己房中的佩剑拿出来给他看:

    “皇兄你看,这是娘亲给我的一把剑,我也有剑,我就用它守着你的江山。”

    陈未?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顶:

    “朕不需要阿芷做什么,阿芷平安就好了。”

    白芷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泄气了。

    “可是张将军知道我是妖,他以为那几个人都是我杀的。”

    “不会。”陈未?道:

    “他不会胆敢怀疑你的。”

    “那哥哥为什么不怀疑我呢?”

    白芷抬起头,好奇地看着他:

    “我可是妖呢。”

    陈未?弹了她一记爆栗:

    “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妖。”

    ……是了。

    大概是血浓于水的关系,无论白芷做出多出格的事情,朝中多少人说她是个荡姬,朝外多少人

    说她是荡妇,她的哥哥却始终相信她。

    她眨眨眼睛,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轻声道:

    “皇兄,你怎么这么好。”

    陈未?言笑晏晏,其实他哪里敢说,他心上的那个女子,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眉眼间也有着她

    的神韵。

    何况她又是他的亲妹妹。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叹道:

    “好了,朕走了。”

    ——

    珠子想冲榜,目标不高,周榜前三。

    所以有珠子都砸我吧。让我不再糊。

    07陈未?不让她胡闹,可他不知道晚上她便缩成了一只猫,从宫墙上跳了下去。

    她梳理了一下毛发,便向着街巷爬去。

    在她离开后,斑驳的月影里,一只狐狸尾巴恰巧溜了过去。

    她没有看见。

    白芷向着案发现场走去。

    朝中有个国师,姓苏,他家里大部分人都死于非命,苏家显然是案发地的根源。

    这茗国地理街道被她摸索了个遍,白芷熟悉地跳上了房顶,脑子却越来越晕。

    唔。

    她知道这个地方定是被人贴了驱妖的咒符,趁着清醒她得赶快离开这里。

    哪知这房梁有个洞,她脚下一滑,跌了下去。

    “扑通”一声,白芷连猫带毛栽进了屋子里。

    屋内,男人坐在椅子上,听见了动静抬起了眉。

    白芷摔得晕晕乎乎,与他目光相对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僵了。

    谁知道张寒致怎么出现在这里啊!

    他晚上不睡在自己的家,呆在苏国师的家做什么?

    白芷的九条命剩了八条,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却突然被他抓住。

    救命!

    白芷的尾巴不耐烦地摇来摇去,她听见门外有侍卫道:

    “将军,发生什么事了吗?”

    张寒致盯着她:

    “无碍。”

    “今天就到这里。”他又补充了一句:

    “休沐吧。”

    白芷哈了他几下,张寒致突然笑了:

    “嫔后这半夜不呆在宫中,到处乱跑做什么。”他边说边放了手,白芷的脑子更晕了,好像有

    个不受控制的大手在搅拌她的脑浆,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她扑向窗户,发现窗户关的很严。她不耐烦地趴在窗边,瞪着张寒致。

    唔。

    骨骼好像在分崩离析,她近乎无法思考,一不留神又回到了张寒致的怀里。

    张寒致把她抱在床上:

    “别跑。”他道:

    “跑只会加深你的痛苦。”

    她终于无法忍受,脑子里的一根弦好像崩断了,这屋子里一定有什么能够控制她的东西。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人形,她什么都没穿,就这样暴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