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

    好,没给桓家生个男丁,现在害得翕姐儿要招赘。”

    自来招赘能招到什么好人家,如今只能往穷苦人家里头选罢,只求那男儿人品是好的。

    绝了在周家里找女婿的心思,桓家只能继续托媒人打听。

    最后,还是本县的县令方大人给桓家介绍了一个人。

    在泰安县当知县就没有不和桓家人交好的。

    这方大人也是如此,他两年前到任,随后就拜访了本地几个有名望的乡绅,桓家就是其中之一。

    方知县给介绍的人是个父母双亡,年纪比桓家姐儿大两岁的男人。

    性子有些冷淡,但相貌长得极好。

    名唤贺衍。

    父母双亡这点让桓老爷动了点心思,他是给女儿招赘,并不求人家家里多好,说句难听的,没父没母的反而更让人放心。

    桓老爷让方知县引着见了一面之后是越看越满意。

    的确,这人跟方知县说的一样,性子冷淡了一点,跟人交谈一番之后,桓老爷发觉这人不错。

    回去跟夫人一商量,几日后便托知县夫人去做媒说和。

    这其中又出了一桩事,乃是男子答应娶桓家姐儿但不同意入赘桓家,不过他提出一条,可以让桓家姐儿生的第二个男孩儿跟桓家姓,入桓家的宗祠。

    桓老爷后来回去想了想,终究还是同意下来。

    如此,很快双方就过了三媒六聘定下日子,桓家姐儿就给了那姓贺单名一个衍字的男人。

    一年后,桓家姐儿生了一个男孩,取名贺致,桓老爷高兴得不行。

    不过之后几年桓家姐儿却一直没再怀身子,真把桓老爷冷汗都吓出来,以为桓家是不是真得罪了哪路神佛这是铁了心不让桓家有后?

    直到贺致八岁的时候桓家姐儿才又有了身孕,一年后生下三胞胎,三个都是男孩,桓老爷差点没高兴疯。

    也是贺衍在桓姐儿刚怀身子三个月就离开家去了边外地行任务,一直到她生产了人也没回,桓老爷才动了心思,觉得虽是三胞胎那也是第二胎,按之前说好的就还是他桓家的,正好人不在没人理论这事就定下了。

    桓姐儿从身子三个月之后就一直是在桓家养胎的,三个小的也是出生在桓家。

    许是心里急又或者太激动,三个小的满月之后,桓老爷就开了桓家宗祠,把三个小家伙并排写进了桓家族谱里。

    落笔记名。

    桓老爷打心底产生一种满足。

    他桓家总算有后了。

    那桓姐儿是个娇性子,在桓家时那就是被捧着长大的,说得夸张一点,皇宫里的公主娘娘都不一定有她得来的宠爱多,阖家就围着她一个疼爱,什么好东西不往她面前堆往她手里送,故而养的十分娇贵,轻易吃不得半点苦受不得半分委屈。

    贺衍自己娶的妻子自是晓得那人的性格做派,所以在大儿子贺致出生后,未免孩子长于妇人手养废,他便是亲自教养,三岁后让他同桓姐儿分开住,之后带于自己身侧,读书认字学习,不假他人之手。

    桓姐儿那时年岁还不大,十六七岁,也不大会照看孩子,有夫君有下人插手自不用她花费什么心思,她乐得轻松,偶尔想起来便问两句。

    倒是不曾沾手带过贺致一个囫囵天。

    几年后再怀三胞胎的时候,她才觉出点当娘的兴致出来。

    贺致那会儿已经大了,**岁,跟桓姐儿不太亲,性子像他爹,冷漠又不爱说话,桓姐儿不是个能去贴谁的脸哄人的人,更不可能去抱着这同她生疏的大儿子亲近,也就随意丢开不很管了,反而把三胞胎养在院子里,时时逗弄。

    一晃六年过去。

    贺致十五岁,三胞胎已经满了六岁。

    但是,贺衍自从七年前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这么长日子,旁人早就觉得他是出了意外死了,毕竟那边陲地区最是凶险无比。

    连桓姐儿都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之后,她就干脆又住回了桓家不回贺家那处院子了。

    时常幽怨感叹自己命不好,大好年华都荒废,年纪轻轻就丧服成了个寡妇,每每想来都十分意难平。

    有一日又不知看见了什么,面露愁容,伤春悲秋了好一阵,打发丫鬟婆子莫跟着,在一家湖边赏起了一池塘的残荷,谁知一时大意失足滑落掉进了水里。

    被人就让来后就一直病着,反复烧了好几回,吃了几剂汤药汁子才清醒过来,养了好半个月才渐渐好了。

    没成想醒来的这个已然换了芯子,桓姐儿掉进水里时就咽了气,魂魄估摸着是去投胎去了,正这空档,那肉身却被吸进去一个异世的魂儿,两厢一融合。

    再醒来,便是桓翕了。

    当真稀奇得很,她倒与这身体的主人桓姐儿同名同姓。

    偌大一个桓宅,现也就住着桓翕一个主子,桓老爷和桓太太去年起就住去了乡下老宅。

    也是没法子,桓家那么多田地庄子都是在乡下,桓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