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r   其实不能说冷淡,只能说没有以前那样无度纵容。

    只是陡然这样一对比,就觉特别明显。

    “你们看着点。”桓翕眼皮都不抬地说。

    采荷知道这是不用三位少爷过来请安的意思,这会儿就去那边院子住,遂冲采莲使了个眼色,采莲退下自去安排小主子的事了。

    *

    桓家三胞胎玩的累被各自的嬷嬷抱回来。,他们原还以为要去母亲那里回话有些不高兴,没想今日倒与以往不同,并未有母亲身边的下人匆匆来请去问话,只一个采莲过来引了他们去了新的院子,嘴里道:“哥儿都大了,还住在太太院子里不像样,太太另人收拾出了一处宽敞院子,哥儿也住得宽敞些。”

    三胞胎听不明白太多话,但自个儿可以从母亲那里搬出来有了新院子还是听得懂的。

    眼珠子一转一想到以后不用被母亲管着一个个眼睛都亮了,接着大声嚷嚷道:“还不赶紧带我去新院子!”完全没想去母亲身边看看。

    只在嬷嬷身上来回扭动催促。

    都六岁的人了,养得又好,白白胖胖的体重自然不轻,身材健壮的嬷嬷都差点没抱住,嘴里喊了一声:“哎哟可别闹了小祖宗,仔细摔下来!”

    采莲将人领了过去。

    这院子大,他们三兄弟一人一个屋子也够住,桓翕拨了三个小丫鬟过来照顾,那三个奶母嬷嬷自然也跟着,一副小少爷离不得自己的模样。

    桓翕这边得了三个安顿好的消息就再没问,合上书,洗干净手也就睡下了。

    一夜无梦。

    翌日桓翕起来,收拾打扮停当后,依旧趁着早上空气清新在荷塘周围走了两圈再回去吃早饭。

    桓家厨房只为桓翕一个人服务,每日吃什么只让桓翕点菜现做就是了。

    饭毕,桓翕想着她又没事大概只能躺着看书打发打发时间,巧的很,刚一有这个念头外头就来报说表少爷来了。

    桓翕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表少爷是谁,心说这是桓家的哪位亲戚的孩子?等采莲把人领进来才知道是自己犯了蠢。

    心中喟叹,原来这表少爷就是“她”的大儿子啊。

    是了,三胞胎姓桓,是桓家人,正经的少爷。男主可是姓贺的,所以只能称表少爷。

    桓翕没在清醒的时候会过这本书中的男主角,眼下难得的打起了点精神来应对。

    她坐在外厅的长榻上,坐在一边,中间是矮几,方差茶壶茶盏和两碟点心。

    那少年刚进来,还站在下首,平平淡淡给桓翕请安,喊了“母亲”二字。

    穿着一身靛蓝色长袍,腰间有系带,脚上是一双黑色鞋子,眉眼略略向下,并不看桓翕。

    桓翕却把对方从头到尾打量一遍,最后视线落在人的脸上。

    俊秀白皙,鼻梁高挺,眼尾狭长,挺拔身姿却带着点少年人的羸弱之感,因未及及冠束发,一头黑色青丝只虚拢在脑后半茬。

    不愧是男主,生的这般惹人眼。

    桓翕也是青春慕艾的年纪,对着这样的好相貌也怔愣了半晌,眼睛里微微放光。

    直至对面少年拧起眉头,沉了些声,又叫了桓翕一声母亲。

    桓翕不尴不尬收回了视线,心说,哦,他现在是我儿子。

    男主果然不辜负书中写的,对着自己母亲也并没什么好脸色,十分冷淡。

    嗯,关系不好。

    桓翕收回少女之心,意识到她现在已经是一位三十岁的妇女,心里殃殃起来,不过面上没露形迹。

    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又放下,才说:“你来了啊,坐吧。”

    贺致古怪地看了桓翕一眼。

    他这位母亲以往见他来总要训斥一通,今日却只看了他半宿什么都没说,恐怕又是在打什么主意,贺致心中嘲讽一笑。

    心里对这人不存期待,故而面色平平,没有真的坐下,只道:“孩儿今日过来是有事要说,昨日方大人让下人给我送了个口信,说是那边有关于父亲的消息,便让我同母亲一同过去。”说起父亲,贺致神色凝重了许多。

    桓翕差点没放稳手中的杯子,心里哑然半宿,她差点忘记自己还有还有个失踪已久的丈夫的事了。

    镇定地回忆了一下书中的内容,桓翕发现截止到她看过的部分为止,都并没有出现男主父亲这一角色。

    这么看来,这人该是一早就死了的。

    桓翕指腹磨搓了一下杯壁,随后放下,抬首慢慢说:“采荷,传话门房的人去备车,我与……致儿要出门。”

    致儿,原主是这么叫的,桓翕也只能跟着这么叫。

    面容淡淡,沉默了一会儿,桓翕晾下贺致,起身去了室内,换了一身衣裳,一刻钟后才出来,垂着眼皮对立在一旁的贺致道:“走吧。”

    说完率先抬脚走了出去,采莲跟在一旁。

    贺致闻得桓翕对失踪已久的父亲这般冷淡无所谓的态度,唇边又是溢出一丝讥笑。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