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8

    爷请来的,桓老爷若是有这样的请求,他自当答应。

    桓老爷朗声笑了几声,道:“让先生见笑了,不过既然翕儿想见识见识,那就麻烦先生了。”

    李昃自是点头应下。

    桓翕便准备回房换身衣服,她的衣裙都是些长坠又繁复的样式,上山走路并不方便,因而前几天桓翕就请了一位绣娘回来,给人说了一下自己的要求,订做了几套比较方便的衫群。

    常年做衣裳的绣娘都很聪明,稍稍描述一下就能理解,并不觉着难,前朝又或是别的地方,也都有出现过类似样式衣裳,并不会显得出格奇怪。

    桓家有钱,不会像一般普通人家穿粗布麻衣,但是桓姐儿之前的衣裳都有些累赘呆板老气,桓翕并不喜欢。泰安县地方小,在穿衣服饰方面大概也没那么讲究。

    这次桓翕就穿了新定做的衣裳,颜色鲜嫩,样式简便却不失好看。

    收拾停当后,桓老爷桓翕和李昃一起上了牛车出门。

    这次是桓老爷身边的两个长随引路,一直把他们带上山。

    偶尔也解释两句,说:“虽然小河岭山许久没管,但山下村民也时有上来,所以路还算好走,并没有被野草树丛堵着。”

    桓老爷点点头,“无妨,都是些乡亲,就算碰见的也莫要呼喝他们,左右这里一直荒着的。”

    长随挠挠头,嘿嘿笑:“咱们可不做欺负人的事,老爷放心!”

    “好好!”桓老爷笑着说。

    一直走到比较平坦的地方,桓翕就问:“李先生可要好好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没写完,我接着写。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刘刘 2个;我又叒叒来了、山寒桂花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冒泡泡 20瓶;23320459 10瓶;噜啦噜啦嘞 4瓶;天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十八章

    李昃原本并没有把桓翕的话当回事,只当陪同桓老爷来看看,既桓翕想听他说,他就边走边跟人讲解,历来各种矿山下会有金银铜铁矿,这些知识都跟印在他脑子里似的,不费一点力气张嘴就能说。

    然而桓翕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并不一味听人说,她还要时而出口挑刺两句,又或者说出一些比较不着调的猜测,总之就是让人感觉她的思想很奇怪很发散,通常这个问题还没说瞬间就问到下个问题去。

    李昃带着工具,给桓家父女二人示范了某些操作。过了一会儿,几人走到一处略微平整的土地,这块地上长了大片的一从一从的绿草,桓翕因没见过不认识随口问了一句,引得李昃去看。

    看了一会儿,下人眉梢突然动了动,随即又马上拧起来,然他没回答桓翕的问题,只是自顾自蹲下身看,来来回回看,伸手拨弄绿草和一些土,

    接着又从身后小厮手里拿几样工具,开始摆弄。

    桓翕看得饶有兴趣,桓老爷也在一旁摸着下巴。

    领着人走了一趟山,等太阳快落下来的时候一行人下山回了家。

    而却在接下来几天,李昃每每都是早出晚归。

    桓老爷并未说什么,他给了李昃极大自由,没有拘束人。

    不过私底下又和桓翕说过几回话,大体是这人可能真发现了什么。

    如此一直到过了十来天,一日,李昃神色凝重去见了桓老爷,二人关在房里足足谈了一个时辰。

    没说别的,就只有一件事——

    桓家的小河岭山,底下真的可能有金矿。

    金矿!

    桓老爷听李昃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惊得发出不来声。

    实在是!这事远远出乎了意料!

    之前一直顺着桓翕找人做事,桓老爷其实心里更多的是往阴谋论方向想去了,他是怕有人盯上桓家,会使什么阴私手段陷害。

    却未料结果真去女儿随口的一个猜测,那座山头不简单。

    紧接着迅速又想到,那么,是有人比自家更先知道这一事实,所以想将桓家的山头套过去!

    “那袁崇到底是何许人!查!去给我仔细查!”桓老爷又一次发话。

    隔天,袁崇祖宗八代讯息几乎没被人给打听出来报到桓老爷这里。

    “袁家住在城西头,他父亲一早生病去世,家里尚有位老母,那袁崇年已三十有二,娶过妻子,妻子两年前得病死了。早些年袁家里经营着一个杂货铺子,后来袁崇被人哄去赌坊作赌,就把那点家业败了去。他家越发穷困,原先快说好的妻子人也反悔不嫁。直到今年初,袁家老母从她娘家接回来一个女子,说是她侄女,这女人三十岁,新寡,瞧着那意思袁母好像是想把人说给自己儿子的。”

    桓翕也在一旁听,听完就笑开了:“这可真是……这样的货色,他是从哪儿知道我们家小河岭山的事?”摇摇头,“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