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节

    对,是离渊帝君,而非什么“仲献玉”。

    离渊……这名字倒也很好听,可惜读多了总带着一股孤寂萧索之感。

    宁娇娇想到。

    不过这样也很好,无论如何,这就是个天地间只要她才知道的名字了。

    这么想着,宁娇娇又开心了起来。离渊不知道她为什么又开始笑,不过见她高兴了,心中也觉着松快。

    他不喜欢宁娇娇,或者说,帝君离渊真正喜欢的人,不是宁娇娇。

    “你也别总叫我宁仙子了,听着怪生疏的。”

    彼时宁娇娇刚被带上天宫,对一切都还陌生,所熟悉的人唯有身边的离渊。

    尽管他看起来那么高高在上,眼神如同冬日西刹海面上凝固的冰那样让人冷漠,身份更是尊贵无比,可宁娇娇仍是最信赖他。

    毕竟是离渊将她带到天宫的。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离渊声音不大,音色很淡,听不出喜怒。

    他到了天宫后,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宁娇娇倒也不怵他,想了想:“叫我娇娇,或者阿娇,都可以。”

    以前狐狸阿姐喜欢叫她‘娇娇’,阿瑾和别的小伙伴总是‘阿娇’‘娇娇’混着叫。

    “阿娇——这个名字不太好。”离渊道,“人间有个帝王,他的妻子名叫阿娇,下场不太好。”

    说到这时,离渊对上宁娇娇好奇的眼眸,微微笑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不想也落到那样的境地。”

    话中意思是在可怜那位女子,但他又说了‘我’,仿佛是在为那位帝王惋惜。

    过往的记忆已经在宁娇娇脑海中模糊不清了,她只依稀记得似乎确实存在‘阿娇’,好像还是个人间的皇后,其余别的,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唔,那确实寓意不太好——那就不叫阿娇了,你叫我娇娇好了!”

    离渊叫了声‘娇娇’,而后皱眉:“也不好。”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了宁娇娇的身边座下。

    宁娇娇正晃着用旭日彩虹搭起的秋千,穿着衣裙是取了不夜天的星河光辉所制成的银白锦缎——这样大的手笔,同样是出自于离渊。

    也正是因为这么大的动作,才让九重天上传闻频出。有人羡慕宁娇娇走了大运,有人嫉妒宁娇娇,每看她一眼都在想,不就是个略微好看些的小花仙吗?她凭什么这么好命?

    这些宁娇娇都知道。

    她的修为在九重天上不值一提,可花儿天生纤细敏感,对于旁人于她的好恶,能一清二楚的感知。

    除非是修为太高深,刻意遮掩。

    脑中多了些思绪,宁娇娇没立即留意到身边多了个人。

    “若是叫你‘娇娇’,听着与旁人没什么不同。”

    淡漠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宁娇娇慌乱地抬起头,恰对上离渊犹如寒潭的双眸。

    四目相对,离渊忽然轻叹了口气,“你看,就像现在,我叫你你都无甚反应。”

    说这话时,他的唇角小弧度地勾起,语气温和带着些许玩笑。

    此刻的离渊,倒是有些像是宁娇娇在凡间遇见时,那位温润公子的模样了。

    两人离得近了些,宁娇娇又闻到了那股好闻的、仿佛裹挟着冰雪的香气,无比令人安心。她抬起头,忽然发现离渊的眉心处有个极淡极淡的花纹。

    看不出是什么形状,只一闪,便散了。

    明知道他只是开玩笑,可宁娇娇下意识顺着他的话接口:“那你想叫我什么?”她想到之前自己无聊,托阿瑾让念元带上来的画本子,里面男女主人翁肉麻的称呼,忍不住皱起一张脸:“娇儿,小娇儿?”

    太肉麻了,光是念到这些称呼,她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到她这般反应,离渊反倒轻笑:“有何不可?”

    宁娇娇见势不妙当即打算起身离开,但比起离渊,她的修为实在不值一提,只见离渊勾住她的衣袖,轻轻一拽,宁娇娇便落到了他的怀里。

    紧接着,含笑的声音便在耳旁响起:“——小娇儿?”

    宁娇娇脸上瞬间被一片绯红覆盖,心如擂鼓,她偏不愿承认,嘴硬道:“好吧,就当我知道你叫‘仲献玉’的回报,你——平时无人时,随便叫我什么都可以。”

    听见这话,离渊反倒怔了一下,而后松开了扣在她腕上的手,直起身,带着淡笑,微微敛眸。

    “是该如此。”

    *

    ……

    自从那日之后,宁娇娇已经很久没见到离渊了。

    尽管他还是如往日一样,时不时叫人给她送些锦罗绸缎,或是八荒中罕见珍惜的宝物。

    离渊本人,却始终没有露面。

    宁娇娇百无聊赖地在月华宫的床上翻腾,她的宫婢们远远地退在旁边。

    要说在九重天上有什么缺点,那一定就是宁娇娇不能如以往在浮乌山林中那样肆意奔跑,那么随意地与朋友玩耍了。

    毕竟她算是得了机缘飞升,但浮乌山林中的那些小家伙却不能全被带上天宫来。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是有限制的。

    世间万物皆有其命数,饶是九重天上的神仙,也不能仅凭心意将命运随意更改。

    若是有机会……

    宁娇娇望向了殿外。

    总是闷在殿里修炼确实没什么意思,自己也该出门逛逛了。

    离渊没给宁娇娇下过任何禁足令,不过是她自己不太愿意出门。

    一来是因为旁人打量的目光,虽然伤害不到她什么,也没得惹人心烦。

    二来,则是因为宁娇娇是个修炼狂魔。

    尽管因为当日凡间一诺,宁娇娇已经“飞升”天宫,但她的修为并不算稳定,因为在天宫这百余年间,大部分时间都被宁娇娇用来巩固修为了。

    可惜她天资委实不高,否则单凭借这份心性与努力,再上一层指日可待。

    “小娇儿别急。”离渊当日见状,曾安抚道,“你只管自己修炼,就算有什么别的事,也无需害怕。”

    被宫殿顶端宝珠散发出的暖光遮蔽,离渊眸色越发深沉,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修炼许久却毫无进展的宁娇娇,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

    “想那么多做什么。”离渊轻笑,语气轻松,带着些许安抚的散漫,“你可是我带上天宫的。”

    确实如此。

    由帝君离渊带上天宫,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宁娇娇。

    也正因如此,宁娇娇才要加倍努力,她不想自己被人看不起,更不想——

    宁娇娇偷偷抬眼,正对上离渊扫过来的眼神,那凉薄的眉眼一旦触及到宁娇娇,就好似被春风吹暖,变得无比温柔。

    正如同离渊护着她一眼,宁娇娇也不想他因为自己而被旁人讥嘲。

    ……

    思及此,宁娇娇靠在宫殿通往外侧偏门旁,小声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虑,可是宁娇娇总觉得如今在天宫的日子太过美满,既不用她担心生死难关,也不用她枉费心机去像别的小精怪一样谋取机缘……美好的像是一场梦。

    而她小心翼翼,努力地改变自己融入进这高高在上的九重天上,生怕这美梦如朝露易碎。

    想起离渊之前提起让她得空前去找他,宁娇娇带上了刚制成的百花酿,头一次主动出门。

    “仙子来此为何?”

    “我来找离渊……”在仙宫守卫北芙冰冷的眼神压迫下,宁娇娇声音越来越轻,终是吐出了两个字,“……帝君。”

    每次面对这群血脉高贵的九重天仙女们,宁娇娇总有些不自在。

    她们口中称她为“仙子”,状似恭敬守礼,可总让人觉得有哪儿出了差错。

    北芙看着面前低下头的青衣小花仙,不屑地冷哼一声。

    她出身北海,在北海谁不尊称一声“帝姬”?之后又师从天外天中云镜海的花同道君。天外天是何等玄妙之地,光是听着都令诸仙敬畏。

    自从北芙到了离渊身边做事后,天然比旁人高上一截。

    她天性骄傲,最是看不起这些依附于旁人的女子。

    更何况,宁娇娇依附的,还是北芙往日里最爱戴、最崇拜的帝君离渊。

    “帝君在殿内。”北芙高高地抬起下巴,甚至懒得多解释一句,又别开头去。

    宁娇娇以为她是在给自己指路,刚打算抬脚进去,脖子上突然被冰冷的东西紧贴。

    “我有让你进去吗?”北芙歪了歪头,乌黑的发丝绕着一根红色丝带,束在脑后,迎着宁娇娇茫然的目光,她恶劣一笑。

    “帝君吩咐,除了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其中。”

    宁娇娇一愣,下意识开口:“他——帝君没说过,我最近会来找他吗?”

    “从未提及。”北芙懒洋洋地开口,她收回手,看见宁娇娇眼中闪过的无措,不由嗤笑一声,小声嘀咕,“……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真当帝君把你放在心上了。”

    北海帝姬北芙生性骄傲,从不屑于撒谎。

    所以……

    离渊是真的从没和旁人说过她要来。

    宁娇娇垂眸,藏在袖中的右手指甲紧紧嵌进了肉里。

    只是一件小事,她安慰自己。

    离渊身为帝君,协理六界大小事宜,诸事繁忙,偶尔忘记些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脑子里劝着自己要冷静,宁娇娇却半点不敢抬头,生怕对上北芙那双狭长的凤眼中流露出的讥嘲。

    她们不太看得起她,她一直都知道。

    知道后又能怎样?如同在凡间时那般肆无忌惮吗?

    无非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