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节

    北芙撩起月光珠帘就看见宁娇娇捧着茶杯,对着天空发呆,整个人傻愣愣的,与她那个书呆子弟弟有的一拼。

    “晚上就是你的生辰宴了,倒时候有的你忙的。怎么不趁着现在出去玩玩,反而躲在这里发呆?”

    北芙直接在宁娇娇对面坐下,毫不客气地夺过她的茶杯,杯壁触碰到掌心,如同寒冰:“茶都冷了,你还打算怎么喝?”

    一边说着话,北芙将宁娇娇的茶温好,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拿起桌上的糕点咬了一口,嘟囔道:“平日里照顾帝君倒是妥帖,怎么放到自己身上,连个茶也不晓得热……”

    北芙想起什么,放下糕点:“对了,问你的话还没回呢!”她又问了一遍:“不止今日,怎么你这几天都不出去玩了?莫不是还在忙着修炼?”

    她知道宁娇娇很在乎修为的事,但这种东西除去天资根骨外,委实要看机缘。

    机缘未到,便是再努力,也是付之于东流。

    “啊。”宁娇娇缓慢地眨了下眼睛,终于回过神,“外面有些吵闹,而且他们看我的眼神总是有些古怪,我不太想出去。”

    北芙万万没想到宁娇娇会说出这样的话,愣了几秒,小心翼翼地开口:“你都知道了?”

    宁娇娇拿起糕点的手一顿,并没有抬眸,只低低应了一声。

    “啊,我就说,他们肯定瞒不过你。”北芙表情错乱了几秒,转而又镇定道,“不过娇娇你别担心,虞央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帝君愿意将你从凡间带回来,一定是喜欢你的。”

    真正听见这个名字,宁娇娇心中所有的慌乱反倒定下。

    “你能和我讲讲,虞央吗?”

    她摩挲着杯壁,抬起头看着北芙,弯了弯嘴角。

    笑容不似平常那样软萌无害,反倒多了些别的东西,让北芙一时间有些错认。

    小花仙本就容貌不俗,又在九重天上呆了这么久,刚才那笑如同常花初绽,艳绝无双,摄人心魄。

    实在相似。

    北芙忽然想起了某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圣君,只是对方常年在天外天隐居,并不出门,又哪里会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凡间小花仙的亲戚呢?

    那位深居简出,连她其实都记不清那位的容貌了。

    比起旁的人,倒不如说宁娇娇与那位曾经的三界第一美人更相似些。

    北芙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混乱,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反倒是看见了桌上常花状的糕点,似是想起了什么。

    “我记得你本体是常花?”

    宁娇娇点了点头。

    北芙犹豫了下,终究狠了很心。

    “虞央当年也很喜欢常花。”

    “她曾与帝君一同在九重天观花,后来,帝君还为它们取了名字。”

    说到这儿,北芙顿了顿,她脑子不好,实在记不清那些风花雪月的往事。

    “叫、叫什么榴花——”

    “梦留别。”

    “对!就是梦留别!”北芙终于想起了名字,下意识露出了笑意,过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看向了对面出声的人。

    原本带着笑意的宁娇娇再也没了笑,整个人如同刚从寒潭中起身,脸色白得吓人。

    梦留别,梦留别。

    一场好梦,经年留别。

    北芙放下茶杯,慌了神:“喂!小花仙?娇娇,娇娇——你别吓我啊!”

    “我没事。”

    宁娇娇回过神努力扯出了一个笑意,却比哭还令人难受。

    “北芙,你能再和我说说,关于虞央的事情吗?”

    第12章 她回来了(修)   最后的画面,是那人举……

    北芙本想拒绝,却在对上宁娇娇的眼神后,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总是盛满了天真笑意的眼睛,此时空荡荡的,再没有如星光般璀璨的活泼,整个人都好似失去了魂魄。

    直将北芙看得心酸不已。

    头一次,北芙心中对离渊生出了些许不满。

    原本宁娇娇是多么活泼快乐的一个小花仙啊!北芙知道的,哪怕那些女仙背地里笑她粗野,可实际上,却也是羡慕的。

    若能做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鸿鹄,谁又愿意做被关在金笼之中只会婉转歌喉的鸟雀?

    可就是这么一个快乐肆意的小家伙,却被九重天逼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娇娇……”北芙动了动嘴唇,头一次放下身段,低声劝道,“你别问了,这不过是些往事罢了,现在虞央身死,帝君……总之,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都过去了。

    怎么会过去呢?若是真的过去了,为何连一句‘帝君爱得是你’都说不出口?

    “你不用说,只需回答我的问题。”宁娇娇开口,声音意外的冷静,“虞央,是不是喜欢穿浅色的衣服?”

    北芙没有太多纠结:“是。”

    “她是不是,性格也很活泼?”

    这一次,北芙回答的慢了些,她看了眼宁娇娇,避开了对方执拗的目光,终究是回答道:“……是。”

    而后,北芙生怕宁娇娇多想,连忙补充道,虞央是当年的三界第一美人,身负鲛人血脉,容貌异常美丽,更加上性格开朗活泼,也很爱笑,与谁都不曾为难,九重天上,朋友极多。

    越说越错。

    宁娇娇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昏昏沉沉中,好似魂魄都飘出了身体。

    往日里所有被她忽略的细节,此时悉数记起。

    怪不得九重天上的人知道她的本体是常花后,都露出了那种了然的神情。

    怪不得九重天上的仙侍,总是给她准备些颜色浅淡的衣服。

    怪不得……

    “她的长相。”宁娇娇顿了顿,终究是问出了这句话,“我长得,是不是也像她。”

    不是她像她,而该是她像她。

    “娇娇!”北芙打断了她的问话,一手摁在她的肩膀上,一手抬起了宁娇娇的下巴。

    眼前的小花仙眼神没有了焦距,失魂落魄的模样太过骇人。倘若在放任下去,迟早是要走火入魔的。

    北芙看着她,忍着心中酸涩,一字一顿道:“不要再想了。”

    “我父王总说,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其实北芙从来不赞成这样的活法。

    她一身红鳞似火,从来是极其骄傲肆意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可此时,北芙却忽然明白了父王的话。

    她希望小花仙也不要问了。

    再问下去,北芙不能对朋友说谎,可知道了真相后,痛苦的却也只是宁娇娇一人而已。

    宁娇娇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北芙:“你和虞央关系很好吗?”

    小花仙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她的目光有多么脆弱。

    好似倘若北芙承认,她便要彻底破碎开。

    因而北芙想也不想地回答:“不好。”她摊摊手,毫不介意地告诉了宁娇娇,“北海关系混乱,她的父亲与我母亲有些往事在。早些年她还在的时候,我便最是讨厌她,还因此闹了好多次。”

    倘若不是最后两人都站在如今这位帝君离渊的阵营,恐怕更是有的折腾了。

    “对了,说了这么久的话,你是不是还没来得及看看收到的礼物?”北芙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拉过宁娇娇冰凉的手,凑到了那堆积成山的礼物旁,“快快快!来看看都收到了什么好东西!”

    宁娇娇知道她是好意,此时也没事可做,又不想出门,更是不想见到离渊,便依言拆开了几个贺礼。

    姻缘仙君送了她美酒和红线,鴏常送了她可以改变容貌、收敛气息的丹药,念元托人送来了亲手打造的小匕首……其余还要有些不算熟悉的仙人们,也都各自送上了礼物。

    宁娇娇看着看着,倒也回过了神。

    是了,谁还没有个过去呢。

    她安慰自己,更何况虞央之事究竟如何,她也只是从旁人口中听说。倒不是宁娇娇不相信北芙,而是感情一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非是离渊亲口告诉她,否则便更不该相信旁人口中的往事。

    离渊对她的好不是虚的,对她的用心更做不得假,她又何必仅仅为了一些过往,将如今的幸福全盘否定?

    如今是非尚未有所定论,她又何必庸人自扰?

    宁娇娇摩挲着不知哪个仙长送的暖玉,渐渐地,掌心有了温度。

    她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事,安慰着自己,苍白的脸上终于又有了血色。

    北芙觑着身旁小花仙的神色,见她终于缓了过来,心中大石落地,终于也松了口气。

    “看那些家伙的礼物做什么!”北芙抬起下巴,满脸骄矜,阻止了宁娇娇想看下一个礼物的动作,转而指着一旁最大、最醒目红色贝壳状礼盒,“快来看看本公主送你的东西!”

    北芙手腕小小一番,那礼盒便悬浮在了她的掌上。

    宁娇娇知道这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中暖洋洋的,脸上的神色更加温软:“好好好,先看我们公主殿下的。”

    这笑容娇憨灿烂,宛如人间三月在山林中开的漫山遍野的花儿,落在北芙眼中,更是艳色无双,最是动人不过。

    远比那所谓的“三界第一美人”来得好看的多。

    北芙毫不掩饰自己的偏心。

    在她心中,宁娇娇是自己的朋友,并非是那等逢场作戏的泛泛之交,而是难得的真心朋友。

    “还不打开看看?”北芙扬眉,亲手将礼物送到了宁娇娇的掌心。

    宁娇娇也不和她客气,伸手接过。

    光是礼物的外壳就已称得上流光溢彩,惹人惊叹,阵阵如火般的光华顺着外头的日光在宁娇娇眼中闪烁,盒子外壳触手坚硬却并不冰凉,反而带着一股日光下海水的柔软。

    在北芙的连声催促中,宁娇娇打开了贝壳。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