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节

    “你是天帝,比之旁人本就不同,再加上你分离出的情绪应该是最激烈的时候。”虞央停留了几秒,对着离渊道,“作为你的分\身,想必也是极其厉害的,若是对方化形反噬,可就真是麻烦大了。”

    “离渊,你要早做准备,若是出了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她离开了太久,并不清楚离渊剥离了自己身上多少情绪,只以为是最激烈难过的那些——光是这些,虞央想想,都觉得惊骇。

    或者说,离渊身边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我有分寸。”离渊神色淡淡,绝口不提如今情状,虞央只道他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能将你救回,便已了了我一桩心事。至于其他……”离渊看着雪,忽然笑了,“人生如棋局,落子无悔。”

    他所做下的决定,便从不会后悔。

    虞央被离渊弄得没了脾气,索性也不再多提,而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清后眼角一抽,倒是颇有些奇怪。

    “你在看雪?”

    竟是不知,如今离渊还有这等闲情雅致。

    哪怕是从前的温润贵公子,也多是见他喜爱活物,未曾见到他对这般天地间的死物如此动情。

    离渊应了声,嘴角噙着一抹极淡极淡的浅笑,弧度不大,却远比之前对着虞央,多了几分真意。

    虞央取笑:“你看着雪时,可比看我温柔多了。”

    ……温柔?

    离渊顿了顿,没有说话。

    随着影子的强大,但凡他稍有情绪,都会被影子汲取,有时甚至是带着强烈感情的记忆。

    也就是说,离渊如今,是不会轻易有情绪的。

    至于温柔——

    离渊觉得奇怪,他轻轻摇头,迎着虞央不解的目光,还是没有开口。

    他刚才并不是在看雪。

    今天是仙临灯会。

    空中除了漫天雪色,还有一盏盏的红色花灯。

    这花灯鲜活,明亮。

    带着令人心动的天真。

    “说起来——离渊,有件事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虞央转着自己手中刚买来的编制首饰,对着身旁人挑眉。

    “关于那日生日宴的前因后果,你是当真不打算告诉那位宁姓女仙?”

    第18章 狭路相逢   离渊径直往那两人所在的地方……

    街市喧嚣·

    之前黑衣人说要跟着她一起看花灯,宁娇娇还没来得及拒绝,便被对方当做默认,强行跟在了身边。

    不过宁娇娇并不讨厌就是了。

    之前那句问话并非虚言,宁娇娇是真的觉得他有几分熟悉。

    她看着那个牵着自己衣袖,在摊贩前时不时停下脚步的黑衣人,心中再次缭绕着那股奇怪的熟悉感。

    好似两人曾朝夕相处多日,但宁娇娇也确定,自己所认识的人中没有这样的人物。

    按理来说,与此人性格最相近的就是姻缘仙君缘邱,和被困在荒地上的禹黎了。

    可缘邱小仙似乎与凡间有仇,言谈间从未显露过对凡间的眷恋,更别提会特意下来凡间捉弄自己了。

    而禹黎,他亲口说过是不能这般轻易的离开荒地的。

    宁娇娇看似随意地拢了拢袖子,实则满心困惑。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自己身旁的黑衣人究竟是谁?

    “给你。”就在她思考时,黑衣人将手中的伞往她手中一塞,“我去去就来。”

    下一秒,他转身跑向了一个摊贩。

    宁娇娇的目光紧紧追随着那个在摊贩前流连的身影,黑衣人像是也有所察觉,回身看向她,似乎是笑了一下,隔着雪色与灯火,宁娇娇看不分明。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便再次出现在了宁娇娇面前。这次宁娇娇看得很清楚,他确实在笑,不带半分阴翳晦涩,是她许久未曾见过的、属于少年人的灿烂笑意。

    面对这样的笑容,和毫无恶意的人,宁娇娇也被感染似的,再也无法对他冷着脸。

    黑衣人似乎察觉到了她态度的软化,走得更近了些,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给你!”

    宁娇娇垂下眼看去,是一盏绯红色的常花花灯。

    她没有立即接过,而是又抬起眼看向了黑衣少年。

    背后是万家灯火阑珊,花灯散发出的光是那么亮,哪怕面前少年穿着黑衣都无法隐匿,鸦青色的发丝沾染上光晕,整个人好似变成了一团火,浑身都散发着最炽热的温度。

    这样的温度,上入九霄,下至玄冥,皆不能得。

    唯有人间可寻一二。

    黑衣少年见她不接,将手中的花灯更向前递了些。

    “怎么了?”他歪了歪头,“不喜欢吗?”

    “不喜欢。”宁娇娇停留了几秒,才硬邦邦地说道,“都是骗小姑娘的东西。”

    话虽这么说,她的眼神却一眨不眨地看着被塞到手中的常花形花灯,手中的伞面更是不自觉地向黑衣少年倾斜。

    小花仙总是这般心软。

    黑衣少年见此笑得更欢,遽然间,他身体前倾,躲到了伞下,惯性使然与宁娇娇靠得极近,她甚至能闻到少年身上那股清冷的香气,不似离渊身上稠墨般的沉郁,而是带着些山林草木的肆意明快。

    ……怎么好端端,又想起离渊了?

    黑衣少年发现了宁娇娇的走神,眼中的笑意隐去,不由分说地将手中的花灯塞进了宁娇娇的手中,替换了她撑着的拿把伞。

    “你明明就很喜欢。”他道。

    花灯手柄处还残留着上一任主人的余温,宁娇娇握着,冰凉的手心传来冬日里难得的温度。

    丝丝入扣,如烟如雾,从掌心钻入心底。

    宁娇娇突然不想问那么多了。

    哪怕就这么一瞬也好,她想,就当是自己偷来的时光。

    “你叫什么?”宁娇娇舒展了眉眼,语气难得轻松,“你都知道了我是个小花仙,从始至终,我却不知道你的姓名。”

    “况且,既然说了要一起看花灯,连姓名都不知道,也未免太过生疏。”

    黑衣少年侧过脸问她:“你想叫我什么?”

    还有这种问法?

    宁娇娇一愣,白了他一眼:“你穿得那么黑,以我来看,就该叫‘小黑’。”

    这名字简直太过随意,不是宁娇娇说,只是往村口那么一喊,也许会跑来十条八条的狗。

    她甚至做好了少年生气的准备,熟料少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语气认真,

    “好,那我今夜就叫小黑。”

    宁娇娇:“……”

    她久违地感到了无奈,却并非是过去无可奈何的妥协,反而觉得浑身上下都松快起来。

    这样的松快,是百年间从未有过的。

    两人并肩而行,黑衣少年脸上尚有面具遮挡,宁娇娇的面容却任何遮蔽。

    饶是她施了些障眼法在上面,窈窕纤细的身姿仍是引人注目,加之有黑衣少年在身旁,两人的服装一深一浅,分明是矛盾的色彩,看上去却般配极了。

    黑衣少年走在她身边护着她,高挑的身影乍一看有些单薄,此时却能牢牢遮蔽了路人好奇的目光。

    两人走得近了,原本毫无交集的影子随之交叠在一起,黑色的影子顺着光线蔓延至人海,又似能顺着人海蔓延到天涯。

    影子越来越淡,人却始终没有分开。

    “你以前可还来过仙临灯会看过花灯?”

    听见这个问题,宁娇娇的眼神一瞬间变了,但她掩饰得很好,不过几秒就恢复了正常:“来过的。”

    那时的她还没有被带上九重天宫,只是一个凡间浮乌山林中普普通通的小花仙,阿瑾的寿数也还未尽,两人约着一起出了山林。

    谁知一出,便再也没有了回头路。

    宁娇娇视线落在了身边的黑衣少年身上,微微错开,看向了他身后的卖糖葫芦的小摊贩。

    然后,她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

    “那次看了花灯,吃了糖葫芦。”宁娇娇露出了浅笑,脸颊旁漾开了两个小小的梨涡,“还拿到了灯魁首。”

    那时,她的身边也不知道九重天上的帝君叫离渊,只有一个刚认识的白衣公子,他说自己叫仲献玉,衣袂纷飞间有清冷出尘像极了画本子里得道飞升的仙人,眉宇间噙着万年霜雪,却唯独对她笑得温柔。

    有些人穷极一生,也不过是想要求得‘唯独’二字。

    ……

    “关于那日生日宴的前因后果,你是当真不打算告诉那位宁姓女仙?”

    虞央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张芙蓉面上难得有些严肃。

    离渊将脸侧向了她的方向,旋即半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情绪,嘴角上扬,看似温柔至极。

    路过的人乍一看,只以为这对有情人在说着什么情话。

    “她不必知道。”

    虞央扬眉,反问道:“为何?”

    “她年纪太小,没必要。”离渊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

    倘若解释,势必要提起往昔的遭遇。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