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2节

    他抬起手,覆在了心口,微微蹙眉。

    这样的情感太过于陌生,实际上他已经很久很久未曾感受到如此激烈的情绪,纵使短暂,纵使分辨不清。

    上一次这般强烈的冲击,似乎还是神魔大战后,他下凡后见到那一切的凋零枯败。

    离渊不知这样是好是坏,唯有一个念头在他脑中扎根——

    让宁娇娇到自己身边来。

    这一刻,离渊忘却了所有的精心布局,甚至忽略了宁娇娇身旁那人挑衅的目光,他孤身来到了两人面前,平静地对着宁娇娇伸出手。

    “和我回去。”

    说了这句话后,他似乎才想起了自己该笑,于是离渊面上又挂起了春日远山般温柔的笑,敛起了之前所有的冷冽,浅声道:“听话。”

    他本以为自己这般说后,宁娇娇会立即回到他的身边。

    从来都是这样的,离渊想,小花仙会对着自己扬起最灿烂的笑,会用亮晶晶的眼眸看着自己。

    宁娇娇眸中星星点点的情绪,离渊能捕捉到,虽然并不懂。

    但他觉得,那远比月落清河的星光都要漂亮。

    从来如此。

    小花仙会生气,但绝不会离开。

    可这一次却与离渊的预料完全不同,宁娇娇站在原地,全然没有上前的意思。

    离渊蹙眉,温声:“娇娇?”

    小花仙低着头,像是根本没有听见离渊在叫她的名字。黑衣少年原本还有些担心,却在看见这一幕时骤然笑了出声,带着几分快意,戏弄道:“哪儿来的浪荡子?见我娘子好看,竟是打算碰瓷不曾?”

    黑衣少年的声音未曾压低,尽管此时大部分人都赶着去看灯魁首,可因着话语中的内容,仍是有人侧目,甚至背过身交头接耳,对着那白衣公子指指点点。

    离渊还是没动,他站在原地,分明是笑,却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欢喜。

    他并未收回伸出的手,维持着原本的姿势,掌心很快落满了白雪。

    “和我回去。”离渊又重复了一遍,只看着宁娇娇,连一个眼神都不曾分给黑衣少年。

    气氛一时间僵持,黑衣少年本还想出声,却被宁娇娇打断。

    她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对上了离渊的目光,人却没有向前一步。

    “回去。”宁娇娇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忽然觉得荒诞。

    “不知这位公子想要让我回哪儿去?”

    语带讥诮,当着禹黎的面,竟是半点颜面也不曾留。

    第20章 悬崖   是不是在你心里,我也比不上他!……

    离渊顿了顿,竟是语塞。

    回哪儿去?

    他蹙眉。

    自然是回九重天宫,让她好好地呆在宫殿里。

    或许他会酌情告诉宁娇娇一些事情,只要她保证再不像这次一样乱跑。

    但并不能多说,因为就连他也不确定,这段记忆会不会被他人共享。

    想起之前种种,离渊神色愈发冷冽。

    他不笑时本就天然地带着上位者的气势,此刻更是如此,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人一剑封喉。

    宁娇娇不自觉地挡在了黑衣少年身前,因而没看见黑衣少年被她挡在身后时,对着离渊露出了挑衅的一笑。

    避开了离渊的目光,宁娇娇看向了他的身后,“有人来找你了。”

    白裙散开如雪中芙蓉,姿容绝世。

    是虞央。

    她穿着与离渊类似颜色的衣裙,披着青色裘袍,越过人海而来。

    并肩而立时,再没有比她和离渊两人更般配的璧人了。

    宁娇娇苦笑,忽然觉得自己狼狈万分。

    虞央察觉到气氛的诡异,没有开口,也看着离渊。

    在见到虞央的那一刻,离渊才想起方才那场谈话,于是他收回手,小指轻颤,攥紧了掌心的雪。

    雪总是融化的那样快,顷刻间便化成了一小滩水,从指缝间流出。

    抓不住,留不住。

    这一幕落在对面两人眼中,理所当然地将此当做离渊的选择。

    孰轻孰重,尤为分明。

    黑衣少年见状,同样将手中的伞倾斜,隔绝了两方人的视线。

    明明是他精心设计了眼下的局面,想要让她看清离渊的真心,可不知为何,如今居然诡异地希望宁娇娇不要再看。

    一旦看了,她的脸上便再也没了笑,整个人都变得沉默寂寥,像是水面上倒映着的凉薄月光。

    这般模样,倒是与离渊身旁的虞央更为相似了。

    好看、高洁,却少了几分生气,一阵风都能将其吹散。

    可宁娇娇本就不该像月亮,也不必像是月亮。

    少年想,她只要做自己的花灯就好。

    一个人的花灯,只用照亮一个人的前路。

    下一刻,宁娇娇只觉得眼前一白,凉夜风雪连同着她的狼狈不堪便被一柄伞地挡在外。

    唯独月色倾泻,将两人笼罩。

    “要不要和我离开?”身旁人问道。

    宁娇娇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喘息,她僵硬地点头:“好。”

    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掐着自己的掌心,才能依靠着疼痛清醒,勉强维持住最后的体面。

    说了要来凡间问个清楚,可真正见到了这一幕她却完全开不了口,一个字也不想说。

    尤其是面对虞央的目光,从来骄傲的小花仙竟然感到了自卑。

    这并非是她自己的感受,而是来自离渊的赠予。

    宁娇娇本能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即便显得狼狈,即便显得怯懦,也别留下来被人看笑话好。

    小花仙总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可每每事到临头,该死的感情总是阻扰着她迈出最后一步。

    要是没有感情就好了,浑浑噩噩中,宁娇娇想到。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黑衣少年出了城镇,只记得这个自称‘散仙’的少年扣住了她的手腕,下一秒,两人便到了城镇外的山林上。

    站在山上的地方眺望远方,所有的一切都那般渺小,被黑夜掩盖,好似刚才的踏雪而来的白衣仙人只是幻梦一场。

    若真如此,倒是也好。

    “留下吧。”黑衣少年站在悬崖便,忽得扭头看她,“那九重天有什么好的?会去后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

    宁娇娇却没有看他,她在看这嶙峋悬崖。

    只要往前迈一步,便能跌落深渊。

    不知名的深渊幽深得不可见底,如若普通凡人跳下去必定是尸骨无存。

    可惜了,她是神仙。

    “不。”宁娇娇静默了片刻,“我要回去的。”

    近一百年的荒废蹉跎,即便是糟糕透顶的结局,也该有始有终。

    该面对的事,总是要面对的。

    “回去?!”黑衣少年松开了扣住她手腕的手,“你回去?你要回到哪儿去?”

    “从相遇开始,离渊就在骗你!”

    “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将你带回九重天宫?”少年冷笑,“不过是因为你身上有虞央的一魄罢了!”

    “我能察觉到他的情绪——他在用你温养心爱之人的魂魄——他从来对你都是虚情假意,只有利用!”

    “宁娇娇!别自欺欺人了!”

    宁娇娇站在原地,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已在风雪中凝固。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自己只是个普通凡人,这样只要轻轻往前迈一步,便能再也听不见这样可怖的话语

    “……他这般凉薄无情,待你更从无真心,满心满眼皆是冰冷的算计——宁娇娇,你为何还要喜欢他!”

    “够了。”

    “不够!”

    “我说够了!”

    宁娇娇低吼,从来温柔软糯的小花仙面上再也没有了笑意,冷冷地看着黑衣少年,将他看得发怔。

    “你说他一直在骗我。”宁娇娇凝眸看他,“难道你没骗吗?”

    黑衣少年张了张口,却避开了她的目光。

    寒霜吹落了月色,夜晚暗沉,只余下山林中枯枝败叶偶尔响起被风吹动的嘈杂声。

    “你说的对。”黑衣少年说,“但我不会继续骗你。”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黑衣少年骤然伸手扣住了宁娇娇的手腕,动作极其迅速,又在她未曾反应过来之时,接着她指尖的力气将自己脸上笼罩着的面具挑开。

    薄唇挺鼻,轮廓分明,勾唇一笑间足以令天下女子倾心。

    这张面具下的脸,是天底下再难寻到的精致完美。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