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9节

    她还在生气。

    离渊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何感受,但身为帝君的骄傲让他不能对此充耳不闻。

    他依言放下了宁娇娇,却没有完全收回手。

    “你……”

    “——虞央的魂魄,此时应当已经回归了。”

    宁娇娇突然开口,打断了离渊的话。

    她看着离渊笑,嗓音清冷:“现在,在帝君大人眼中,我这个小小的花仙应该没什么用了吧?”

    当然不是!

    巨大的惶恐从心头涌来,离渊尚且来不及回应,就见宁娇娇一寸一寸地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奋力上前,却只能看她从指缝间流逝。

    第二次了。

    这是离渊第二次,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

    *

    宁娇娇自觉已经交代完一切,暗中催动了禹黎曾送她的最后的那片白羽飞到了斩仙台上。

    她靠着北芙的令牌,竟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黑暗的通道。

    一路上黑云翻飞,似有恶鬼咆哮,宁娇娇充耳不闻,脑中回旋着梦中那个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行想为之事,吾必将相助。”

    于是宁娇娇放下一切恩怨,冷静地思考着一切。

    从无法抗拒地来到这个世界,再到被离渊带回九重天。

    她强迫自己适应九重天上的规则,强迫自己压抑性情,强迫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却为了维持那岌岌可危的情感装聋作哑。

    甚至后来与禹黎的相遇,再到对方邀请自己入魔——

    无论修仙还是入魔,自己这一生,好似一直都在任人摆布。

    可怜可笑,可悲可恶。

    虽身不由己,亦不该怨人。

    是的,走到这一步,宁娇娇不怪任何人。

    甚至是虞央,按照常理,或许她应该恨她,可宁娇娇知道,虞央从头至尾都并没有错。

    哪怕离渊,他亦在拼命炼制丹药,想要以此弥补自己温养巩固虞央魂魄所失去的修为,他在试图补偿自己。

    每个人都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苦衷,宁娇娇都知道,设身处地,竟也能理解。

    只是宁娇娇不想在这样了。

    何曾几时,她只是凡间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花仙。虽没有九重天上尊贵冰冷的头衔,也没有身上这些珍贵的华缎锦衣,却能笑得那般肆意,也可以在浮乌山林中自由自在的玩闹,全然不必顾忌所谓的威仪。

    那时念元还没有上到九重天,阿瑾也还在修炼,狐狸阿姐也还在,还有柏树伯伯,柳树公子……他们所有人都还未曾遭遇分离。

    他们时常一大家子聚在一起,阿姐擅舞,柳树公子擅画,柏树伯伯为他们奏乐,自己将酿的酒端上,小的几个在旁玩闹,还有念元那个书呆子,总是举着笔说要将这般情景写下来,那副呆样,惹得他们笑得直不起身。

    伴明月佐酒,赏清风为画,圆满得不知今夕何夕。

    一念百转,嬉笑怒骂都是这般鲜活。

    ……

    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哭,此时宁娇娇眼角却忽得落下了一滴泪。

    她又想起狐狸阿姐了。

    倘若阿姐还在,定是不愿见自己活得如此难堪。

    抬手拭去了眼角的湿意,宁娇娇看着那吞吐着黑色腾雾的深渊,再没有了一丝惧怕。

    分明是极其可怖骇人的地方,宁娇娇站在斩仙台边缘,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她不再去怨,也不会去恨。

    九重天上的一切,便当是自己窃来的一场好梦吧。

    而现在,梦该醒了。

    ***

    离渊通过追仙踪,竟是比受到守卫通报的北芙来得还要快。

    他初初落下,向来淡漠从容的九重天帝君这一次甚至来不及打理自己的衣冠,直直地朝着斩仙台飞去。

    下一刻,离渊就看见宁娇娇站在那似悬崖般的斩仙台边缘,已经有些残破的粉裙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她站在边缘,正看着那旋涡似的斩仙台,只要后退一步,就是深渊。

    离渊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生怕惊到了站在边缘的人,让她坠落。

    最后,反倒是宁娇娇察觉到了来人,转过身见是离渊,倒也不觉得惊讶。

    “你来了。”她平静地点头,好似来得只是一个陌生人,想了想,宁娇娇又添上了一句,“多谢。”

    好歹也是有些因果缘分在,既然他愿意来送送自己,自己也合该道谢。

    离渊浑身紧绷,他甚至来不及揣摩宁娇娇的言下之意,只能死死地盯着她,连声音都因过于紧张而有了些许僵硬。

    “很危险。”这是离渊说得第一句话。

    “我们回去。”这是他能想到的第二句话。

    离渊向宁娇娇伸出手,因她的眼神,再不敢上前一步。

    然而就是那一只手,往日似孤山寒雪般的帝君,却就连指尖都在轻微的颤抖。

    宁娇娇看着这一幕,扑哧一声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她此刻心情的雀跃。

    “确实危险。”宁娇娇点头赞同,“所以帝君还是不要上前了。”

    离渊停下脚步。

    他并非惧怕危险,只是因为看见了宁娇娇后退的动作。

    再后退一步,就是无尽深渊。

    离渊从没有想此刻一样惧怕狂风骤雨。

    只因宁娇娇在风中摇摇欲坠的模样,好似下一声惊雷后就要从此坠落,永堕黑暗。

    “帝君又何必有此番神态?”宁娇娇奇怪道,旋即了然,“帝君放心,我是不怨帝君的,也不怨任何人。有今日一朝,全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任何人都无关。”

    怎么会无关呢?

    离渊没有说话,只是摇头,鸦青色的长发倾泻于耳旁,他不管不顾,低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娇娇,你先过来。”离渊道,“我们回去。”

    “还记得我在凡间问过帝君大人的话吗?”宁娇娇歪了歪头,笑了一下,“回哪儿去呢?”

    回哪儿去呢?

    这一次,离渊毫不迟疑,答道:“回家。”

    宁娇娇摇头:“可九重天宫是帝君的家,不是我的。”

    她叹了口气,澄澈的眼眸倒映着面前人狼狈不堪的身影,耐心劝道:“帝君大人何须如此,您如今平定四海,佳人在怀,该是逍遥自在的,又何必自降身份,与我这小小凡间精怪搅合在一起?”

    钝刀子杀人,永非致命,却刀刀见血。

    只三言两语,便将过去百年划分的一干二净。

    离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此刻仍应该是察觉不到任何情绪的,但离渊知道,自己的心却早就乱了。

    再也容不下任何精心布局,再也没有办法想以往那样冷静地想出最快的方法。

    很奇怪,分明不该有任何反应的地方,此刻却猛地收缩,好似要让浑身的血液倒流,再将它们吸食的一干二净。

    太痛了。

    离渊从未如此痛过。

    “并非如此。”离渊嗓音干涩,眸中的光摇摇欲坠,“宁娇娇,你于我,不止是个凡间精怪。”

    宁娇娇见此,更奇怪了。

    自己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怎么也能让九重天上高不可攀的帝君大人如此难过吗?

    于是她笑着反问:“那又是什么呢?”

    是啊,那又是什么呢?

    离渊蹙眉,抬手抚住了胸口,疼痛愈来愈烈,已经遍布了骸骨,在血液中崩腾叫嚣,离渊却仍旧想不出答案。

    宁娇娇见此,倒也不急,她不再去看离渊,转而看向了斩仙台的波澜壮阔、怒海狂风,竟生出了些许贪恋。

    这般景色可真是生动好看。

    只可惜了,今生今世,只可看这一眼。

    宁娇娇收回目光。

    她来到斩仙台,并非只是一念之下仓促做出的决定。

    这是宁娇娇仔细思考后,决定的了解。

    既然旁人都说她是因离渊才有了好命,有幸上了九重天宫,那宁娇娇便自行离去。

    既然他留下她是为了滋养她人的魂魄,那她便将他心心念念的人的魂魄,完完整整地还回去。

    既然她一身修为皆是离渊所赠,那便魂飞魄散,将一切,还个干净。

    ……

    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

    宁娇娇想好了,这一遭,她什么也不要。

    “我不知道是什么。”离渊平静地看向她,仍未收回手,“倘若你还愿意与我回去,最多三日,我一定会告诉你答案。”

    宁娇娇只是摇头,嘴角噙着浅笑:“那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