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

    叨地威胁道:“若是你再不乖乖配合,好好把粥喝了的话,我就只好用嘴巴喂你喝啦!”

    过去行医时遇到昏迷无法进食的病人,她见到师父也用过这招,不过,不是万不得已一般是不会用的。

    齐珣醒着,但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给他喂饭的女子,他咬紧牙关,不想接受。

    顾候家平白无故送来的女儿,恕他不能接受。

    他这几日都在装着昏迷,连南竹也骗了过去,就是想调出府里给他下毒之人。

    因为自从他坠马残疾以来,他是不是就会觉得全身躁动不安,然后控制不住自己,提剑杀身边人,几次一来,他慢慢觉得并非自己打击过后,心智崩溃而发的疯魔,或许是有人一直在加害自己……

    包括当时征途中突然坠马,那之前,他眼前似乎也出现了那种扭曲的画面。

    想到这一点后,他不是没有展开调查,可是那人藏的太好,或许也是有所察觉,所以迟迟查不出来。

    他这才开始装作昏迷,若是府内之人有鬼,或许就会趁此机会向他下手,这样一来,就能引蛇出洞,一举擒拿。

    只是没想到,他装的太认真,屏住半副呼吸后,宫中太医纷纷以为他病入膏肓,命悬一线,活不过今年?

    一群庸医……

    而他父皇竟然真的以为他不行了,还找个了女人来给他冲喜?

    而且这个突然出现,给他喂粥的女子竟然会说出如此恬不知耻的话?

    他微微惊愕之际,不经意间吞下了几口她喂过来的粥。

    顾若满意地看着齐珣一口将自己喂下去的粥喝了进去,欣喜开怀道:“这就对了嘛,真乖,啊,再来一口。”

    顾若一边喂粥一边继续喋喋不休:“对对对,就是这样,继续,你能把这碗粥喝掉的。”

    齐珣听着她在耳边的喃喃细语,心中犯起了嘀咕,这女人莫不是把自己当成嗷嗷待哺的稚子了?

    竟然对本王如此说话,真是大不敬。

    一碗粥喝罢,只听那女子心满意足地发出了啧啧称赞之声,遂又将自己小心翼翼地扶躺于床上。

    齐珣躺在那里,本想着这女人什么离开,却听得那女子在屋内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

    “你可真是可怜,谁能想到当年气宇轩昂的四王爷会变弄成如今日这副田地呢?”

    嗯?竟然说本王可怜?

    顾若瞧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齐珣,心中突然感慨万千,想到人生遭际犹如浮云苍狗般变化万千。

    “我也很可怜,被顾侯迎回府后却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还得罪了顾家一大家子的人,她们如今大概一个个都巴不得我快点死呢。”

    齐珣听着她的话语越来越低沉,本以为这小姑娘会一直这么自怨自艾下去。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事,下一刻,那女子便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可不会让他们如愿,我要好好活着,并且让他们看着我过的越来越好,我才不怕他们,我本来就是乡下出生,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索性跟他们这群朱门绣户撕破脸。”

    顾若一个人发着牢骚,越说越起劲。

    “唉,身逢乱世,有谁不可怜呢?这两年朝廷为了打仗横征暴敛,多地民不聊生,饿殍遍地。活着已是难能可贵,多少人想活而不能活?只因苛政猛于虎。

    “古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才能有无限可能,古有司马珆双目失明却成一代鸿儒,洪之观双耳失聪却编出光辉史册……努力活着,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若是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躺着的齐珣眼皮微微动了一下,他隐隐约约觉得这女子的话,看似是对她自己说的,但又像是为了鼓励床上的他才如此侃侃而谈的。

    顾若又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看着床上男子安详的睡容,便轻轻地替上他掖好被子,一切收拾整齐后,方才躺了下来,睡在大床的另一侧。

    身旁的男子虽然如今人人畏惧,但她不会,她怎么会惧怕自己昔日的恩公呢?

    第6章 苏醒   王爷醒的不是时候…

    身旁的男子虽然如今人人畏惧,但她不会,她怎么会惧怕自己昔日的恩公呢?

    躺在床上,透过窗棂的缝隙,她看到窗外月色已经空明,朗朗明月,让她思念起自己的家人来,也不知道如今爹娘和兄弟们都过得如何了,他们会不会也睹月思人呢?

    翌日,旭日东升,万物复苏。

    春桃一大早便跑了进来,着急忙慌道:“小姐,侯府托人送喜帖来了,您快看看吧。”

    顾若披衣而起,接过春桃手里的红色喜帖,上面赫然写着:

    “赵清和同顾灵永结秦晋之喜。

    “恭贺燕王妃驾临。”

    春桃满脸担忧地瞧着顾若的神情,关于自家小姐同赵世子曾经往来密切之事,她都看在眼里且讳莫如深,可如今……

    “小姐,要不您别去了吧,就推说自己身体不适……”春桃欲言又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