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9

    他嘱咐道:“南竹,你去打听一下,今日后宫中可有发生什么事?”

    南竹领命而去,片刻后进来回禀道:“回王爷,今日王妃去后宫赴娘娘的赏鱼会不幸落水了。”

    果然……

    “她并非如此不谨慎之人……”

    “属下还听说,似乎有人看到王妃换衣服的时候,宸贵妃进去过。”

    齐珣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出所料,她应该是被人安排推下水的,如今在后宫敢一手遮天,做下如此行径,并且目标是顾若的,唯有大皇子的母妃……

    ***

    半夜,顾若感觉自己的头烧的厉害,迷迷糊糊唤来春桃。

    “春桃,我口渴的厉害,给我到点儿水……”

    春桃起身去倒水,回头瞧着满脸通红的顾若,急声道:“小姐,你怎么脸这么红?”

    她将手覆上顾若的额头,惊呼:“怎么这么烫!”

    她一边将水喂到顾若嘴边,一边着急忙慌道:“小姐,你准是发烧了,我去请大夫。”

    顾若拉住春桃,“这么晚了去哪儿找大夫,这样,没事,只是发烧而已,这样,我写了方子,你明日帮我去抓药。”

    “那今天晚上怎么办?”

    春桃着急道。

    顾若轻描淡写,“不碍事,睡一晚就好了。”

    春桃出去拿笔墨的时候,一人坐着轮椅推门而入。

    她惊呼出声:“王爷!”

    齐珣比了个嘘的手势,推着轮椅进去,他想着白日顾若替自己针灸时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便觉得她一定是受了风寒,放心不下。

    所以半夜披衣出来了,正好看到她们的屋子亮着灯,便想也没想就闯了进来。

    顾若晕晕乎乎之际瞧见齐珣进来,惊愕道:“你怎么来了?”

    齐珣一双眸子里满是关切:“半夜睡不着,便出来转转,正好看到你们屋里亮着灯。”

    顾若相信地点点头,齐珣叫来春桃:“你去把南竹叫来,让他去买药,他一个男子,半夜出去方便些。”

    春桃得令,赶紧去偏房叫南竹。

    屋内只剩二人,齐珣瞧着顾若通红的脸颊,此事难受不已,难以睁开的双眸,便抬手又倒了一杯水,拿到她嘴边。

    喝了好几杯水后,方才见她舒服了一些,才将她扶着躺下去,替她盖好被子。

    瞧着女子长长的羽睫,禁闭的双眼,眉头紧锁地睡着。

    他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怜爱。

    奇怪,他何时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了……

    他转动轮椅,转身就要离开。

    “王爷,我一定会将你的腿治好的,我打包票。”

    他回头,看到顾若依旧闭着眼,想来刚刚是在不清不楚的梦中呓语。

    他又将轮椅转了回来,这一夜再没离开过。

    ***

    后半夜顾若及时喝了药后,第二天早上精神便好了许多,春桃告诉自己王爷守了自己一夜,天亮了才离开。

    顾若很是惊讶,她没想到平时对自己不苟言笑的齐珣竟然见到自己生病,会如此关心。

    或许是因为自己替他治腿,所以对自己的还报?

    更让惊讶的是,到了下午,春桃告诉她今日宫里发生了一件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事。

    皇上今日一大早收到一封奏折后,突然下令禁足宸贵妃半个月。

    大家都推测是不是上次三皇子在大殿上被皇帝怒斥之后,彻底失了势,连带着宸贵妃也在皇帝心中也没了地位,所以原先她嚣张跋扈犯了那么多错,皇帝都没有责罚,这次却因为一道参奏,就被皇帝禁足了半个月。

    不过不管怎么样,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顾若心中还是很爽快的,她可真是要感谢那个参奏之人替自己出的这口恶气。

    ***

    齐珣听到南竹同自己说这件事的时候,面上虽不动声色。

    但嘴角却微微勾起。

    他与父皇参奏昨日自己的王妃入宫被或许是被推落水之事,并没有直说是何人所为,但以父皇多疑的心性,势必会暗中调查,想到当日顾若在大殿上得罪了三皇子一事,他必会心知肚明。

    那么那个大摇大摆明着做此事的宸贵妃必然逃不过父皇的眼睛,而父皇因为当日三皇子之事,估计还在气头上,宸贵妃暗自惩戒顾若一事,等于是又把旧事重提,让父皇想起昔日受寿辰上大皇子那一番荒唐事。

    所以就算是深得宠爱的妃子,他也势必会狠下心惩戒一番。

    **

    和玺宫内

    宸贵妃还在为上午皇帝突然来自己宫里对自己大发脾气一事气闷不已。

    她依稀回想起皇上将奏折扔在地上的样子,面对自己出声辩解时那气愤的斥责声。

    “就是你这副嚣张跋扈地样子,才把一双子女带成跟你一样的德行!”

    皇上的此番斥责明显是冲着她和她的儿女,是对他们三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