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3

    临咬牙切齿,“究竟是何人所为?”

    “那群侍卫说他们方才被迷晕了,所以不知道是谁。”

    齐临恨铁不成钢,气得目眦欲裂,“一群蠢货!那还不快去给朕找!”

    “皇上不必找了!”

    正在此刻,一个清亮动听的女声自大殿外传进来。

    三人循声望去,那女子一席素色缂丝百合裙,面容清雅无双,一双眼眸清冽无比,此刻正带着气定神闲之色,缓缓步入大殿之内。

    “儿臣在此。”

    齐珣看着那个自己魂牵梦萦,日思夜想的女子,此刻正安好如初的向自己走来,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一切无恙,实在是太好了!

    却见顾若走到自己的身前,一把扯住了自己的衣领,破口大骂起来。

    “齐珣,你个混蛋!多大个人了,还玩失踪!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知不知道,我和谢家,是怎么撑过来的!”

    顾若一声声埋怨,一声声控诉,骂到最后,眼睛里溢出了盈盈泪光。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顾若垂着齐珣的胸膛,声声控诉,将头埋在齐珣怀中,不争气的留下来眼泪。

    齐珣心中一片悲痛,他何尝不知,自己这么多天的销声匿迹,将会给顾若带来多大的苦难和伤痛,谢昀身死这几天,谢家必定一团乱麻,顾若苦苦支撑,再加自己却生死未知,那时的她该有多么无助,多么绝望!

    他将顾若牢牢的搂在怀中,心痛不已,默默无言。

    随着顾若一起进来的,还有身后跟着的齐戎,他这几年又长高了不少,身形修长,面容端方,落脱了许多少年稚气,平添了几分成熟之感。

    齐戎径直走到齐临面前跪下,不卑不亢道:“父皇,是我擅自做主将四嫂放出来的,要杀要剐随您,但儿臣只求您莫要一错再错下去了!”

    齐临瞧着这一幕,早已面色铁青一片,他从随侍的李威腰间抽出佩刀,便要砍向齐戎。

    “逆子!我杀了你!”

    齐珣见状,起身格挡,齐临那一刀并未砍在齐戎身上,而是砍在了齐珣的铠甲之上,不过金丝玄甲虽坚实,但那一刀却极为用力。

    刀甲相接时,那极大的冲击力,直直的将齐临弹退几步,手中的刀也因着这股后劲落出几尺之远。

    “齐珣!”顾若一声惊呼,看着齐珣那刚刚被砍的胳膊正在往外渗血,连忙冲过去,将他的胳膊抱住,心疼不已。

    “不碍事,只是皮外伤。”

    齐珣见顾若如此忧虑,出声安抚道。

    顾若终于忍不住了,她转头将目光锁定在齐临身上,声音激昂道:“皇上!我如今还叫您一声皇上,是因为我对您还存着最后一份希望,希望您能够有所悔改!”

    “皇上可知,你今日这一刀,若是没有燕王阻挡,你的六皇子便会当场失去性命!”

    “虎毒尚不食子!但您现在的做法,跟一个不顾人伦,毫无人性的暴君有何两样!”

    齐临因着刚才那一下,发髻也被冲落地,黑白相间的头发披散着,狼狈不堪。

    他从来都是极度好面子之人,怎么能忍受的了如此公然的斥责。

    他披头散发,眼中燃着满腔怒意,“住嘴,不准再说了!再说,朕便将你立刻处死!”

    顾若冷笑一声,几步走到他跟前,“皇上不让我说,我却偏要说。”

    “皇上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您在这宫里,在这京都,乃至在这大齐,大家背后都是怎么说您的吗?”

    “你可曾听过这样的童谣,宫中夜夜舞笙歌,却不知,街边饿殍无人知!”

    “这些年您因为自私多疑,杀害了多少忠良?又因为好大喜功,做下了多少劳民伤财之事?您难道没想过吗?为何齐珣的一封檄文便可以一呼百应,让天下百姓皆为之请命?”

    “要知道,您的这把龙椅,并不会因为您诛杀多少手握兵权的忠臣而越来越稳固,你这么做,反而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对您寒心,看不到大齐未来的希望。

    到时候,若是有人揭竿而起,您这皇位迟早会被心存歹念之人所谋得!”

    顾若的话字字清晰,仿若洪钟一般字字句句砸在齐临的心上,她的言下之意很清楚,今日若是齐珣是那个觊觎皇位,心存歹念之人,真的发动兵马,进来逼宫,他的皇位早已不保。

    顾若的一番话,却是让他惊醒了不少,他何尝不知道这些道理,只是原来他从不愿意相信那些真相,大概是因为自己身居高位太久,容易被奉承和巧语蒙蔽自己的心智。

    但今日顾若的一番话却是警醒了他,或许自己确实已经关闭耳目太久,太久没有听到真实的声音,也从来没有了解到天下百姓对自己的真正看法。

    不得不说,这一场冲击,对他而言,非常之大。

    “言尽于此,希望皇上可以好好考虑,还谢家和西北营死去的烈士们一个说法,也好让天下百姓不再对皇上心存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