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伤害值超高

    前两天的时候,荣烛还在疑惑一个偏执优雅的狐狸型首辅为什么会有受气包属性。现在算是释然了……放学之后,荣烛趁人不注意捡起林落的小椅子,擦拭干净,又请人油了一层漆,过了几日偷偷放在了林家的院子里。

    林落看到那把熟悉的椅子,眼皮跳了一跳,好不容易稳定的心绪,又烦乱起来。

    “是荣烛送来的吧?”齐氏看了一眼,叹道:“她倒是个好姑娘。”

    “不!荣烛跟其他的孩子一样可恶。”林落很少跟齐氏抱怨的,但今天却他忍不住开了口,他仿佛在刻意辩解什么似的。

    “娘亲总是说她好,可她在学校里,她也跟其他学生一起排挤我捉弄我,还骂我,对我翻白眼,就是一个小讨厌鬼!”

    齐氏陷入了沉默,她知道儿子不会对自己撒谎,可她也相信自己的判断,那群孩子里如果还有谁记着帮忙把椅子送回来,也只有荣烛了。

    儿子在村塾里过得并不开心,尽管他从来都不说,但齐氏能猜到,只是她没想到问题会这么严重,也没想到孩子的情绪会忽然这么激动。

    思考片刻,她试探着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小孩子这种群体是不大讲道理的,如果一群人都排挤一个小孩,说他坏话,不跟他玩耍,那你如果不跟着大家一起欺负他,你就会一起被排挤。”

    林落瞪大了眼睛,还会这样?

    齐氏微微笑道:“沈大小姐毕竟还是个小女娃,所以首先得顾好自己。所以就明面上跟大家一起作恶,暗地里便会显露出善良和可爱来。你觉得这凳子会是谁送来的呢?”

    ……这样似乎也说的通。但是,想象荣烛可恶的作为,林落丝毫想象不到她善良可爱的模样。她到底哪里可爱了。

    按道理荣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对林落来说并不重要。可齐氏依然为荣烛找到了“借口”,大约是越昏暗的生活里,就越渴望光吧,她的生活很艰难,但她并不想让儿子满心燥郁。

    “既然那村塾那么糟糕,我们就不去了。”齐氏想了想道:“清河县城的书院还是有些名气的,当初州府的公子都在那里读过书。我们转到那个书院去。”

    去县城读书需要十两银子的束脩,齐氏立即忙碌起来,她得多绣花多赚钱。她虽然识文断字却没有接触过举子业,要考科举还得专门的人来教。

    若以前在国公府,这连大丫鬟一年的例银都比不上,但今时不同往日,她得加倍的费眼睛绣花才能攒够这笔钱。

    齐氏绣技一流,又见识过人,能出别人出不了的巧活,所以她的工价是最高的,可即便如此要积攒十两银子,也极为不容易。

    荣烛家里经营着清河最大的绸缎庄和绣坊,跟其他大大小小的绣品店也或多或少有些生意往来,她知道齐氏一副绣品可以赚30个钱。

    “这花纹很精致,线条细腻,配色也很清雅,这样的花样以前在清河都没见过。”

    荣烛拿手比划了一下问道:“这一尺见方的一条手帕要绣多久呢?”

    “原本要四五天,但现在得半个月了,齐氏这半年总是生病,眼力也大为不济,出活慢多了。”

    荣烛闻言心中有些担忧,半个月赚30个钱,别说是买笔墨纸砚了,这够吃饭吃药吗?

    荣烛这个时候露出了霸道总裁氏微笑。“呵,他早晚还得来求我。”

    未来的男主住着我家的房子,当着我家的小工。这感觉,有点舒爽啊。

    林落来的时候,正值凉风吹起,他还穿着轻薄的夏衫,瘦骨嶙峋,沉寂清淡中显出隐隐的孤傲。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干净的小布包递给上柜台,老板拿过去打开一看是一副荷花含露的绣品。

    荷花花瓣舒卷自如,花色娇嫩欲滴,精美雅致,绝非凡品,他验过货便很叫伙计付账,这个时候林落却开了口:“老板,这一副今天要40个钱了。”

    老板吃了一惊:“什么?40个钱,一下子涨10个,也涨太多了。”

    林落没有说话,他不止一次卖绣品了,之所以选这家店是因为这个老板相对来说结账爽快,给料大方。他多少了解行情,也知道对方的脾气,一开始把价往高了报是为着后面的还价。

    然而他一抬头就看到了荣烛,撞进了少女戏谑的眼睛里。

    林落显然怔住了,紧接着清冷的神情开始破碎,面颊上晕出清浅的绯色……他在为困窘的生活讨价还价,而这个讨厌的人却在吃肉夹馍。

    芝麻酥饼加卤肉配青椒,香喷喷酥脆脆油光水滑,吃就算了,还吃那么香,吃一口她还拿手帕抹嘴巴。

    就是他要卖的那种手帕。

    那么好的丝线,那么出彩的绣工,拿来珍存都不为过,她竟然拿来擦嘴,还擦上了油!

    他可是听说过当年在京城的时候,母亲的绣品绝少流到外边,因此被炒出了高价,一副手帕价值百金。

    可现在……竟然被这种刁钻可恶的大小姐用来擦嘴。

    林落紧紧攥住了拳头,脸上显出屈辱的神色来。真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滴,恭喜宿主获得100伤害值,目前积分275”

    荣烛诧异的看了一眼肉夹馍:我吃这个怎么伤害到他了?难道他很久没吃过了。哎,可怜的小孩。

    “你怎么在这里?”

    荣烛回头看了一眼老板,特别得瑟的笑道:“来,给小公子讲讲本小姐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板哈哈一笑:“我这店有沈老板一般的出资,平常也多亏沈老板照顾生意。”

    所以,这店至少有一半算是沈家的,那沈荣烛自然是想在这里,就在这里咯。

    林落这个时候特别后悔自己要多问这一句。这清河还有什么地方跟沈家没有关系的吗?他从老板手中抽走了手帕。

    “我不卖了。”

    他转身就走,看起来特别倔强。然而荣烛却淡淡的开了口:“你不卖了?我出五百个钱。”

    她不忍心伤害林洛,却挺喜欢看他一腔傲气在自己面前满满消磨的模样,看着那俊俏的小脸由冷硬转郁闷,虽然很不情愿,却还得蹙着眉头咬着红唇,一点一点慢慢走回来。

    这感觉就很吃了水煮鱼一样酸辣过瘾。

    难怪那些霸道总裁总是很喜欢逗弄小白花女主,这种感觉真得很爽啊。

    一分钱难倒英雄,贫穷最摧残志气。尤其是你不得为几个铜板向讨厌的人折腰的时候,这种憋屈感和耻辱感简直一言难尽。

    “五百个钱,出了这个门就没这个价了,整个清河都没有。”荣烛轻轻勾了勾唇角,头顶上仿佛有两只恶魔的尖尖小角冒出来。

    “不过是本小姐的一点零花钱罢了,但你娘亲要赚到这点钱,需要多久呢。”

    林落的脸色都变了,他终于漫步走了回来,一身的清冷如薄冰碎了一地。随着脚步慢慢的移动,周身都在飘冰碴子。

    然而荣烛并没有被冻伤,反而伸出手来,轻轻一勾他的下巴,看着那又气又恼却无计可施,反而把自己逼到眼尾泛红的眼睛,嗤得一笑:“真乖。”

    林落脑子里嗡的一声,脸上腾上一层粉霞,从脖颈到耳根都晕出淡淡的粉来,他愣了一下放下手帕,抓了钱就跑。

    待到他人都没影了,系统才姗姗传来报告:“伤害值+500,目前积分775.”

    荣烛愣了三秒,噗嗤一声笑趴在了柜台上。摸一下就有500伤害值,那要是亲一下,不得直接飙到5万?

    少女清脆的笑声银铃似的传来,林落远远的还能听到,如芒刺在背耳根赤红,愈发加快了步子。

    “恭喜宿主,伤害值加3.加5加10….”

    好家伙,这就到1000啦。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