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做好事那么难

    荣烛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最后捂着肚子直起腰来:“老板,我想绣一幅题诗的手帕,你帮我招工呗。”

    “大小姐怎么冒出这么个心思?”

    “这你别管,到时候若是我满意,就方才那样的帕子,能出一两的价,但是要笔画圆润流畅,架构要棱棱有威,最好绣娘本身就能写字,这样绣品绣出来才好看。”

    老板苦了脸,“这可就难了,绣娘比着样子绣还可以,让她们会写那谈何容易?”

    荣烛笑道:“你只管贴告示,我随后把样式送过来,只要价钱开得高,总会有人接活的。”

    老板连声应好,“那就听大小姐的。”

    他心里感慨娇养的女儿会败家,沈万河也真宠她……明明都不是亲生的。但他嘴上却答应的很爽快,左右又不碍着他什么,有个大主顾愿意花大钱何乐不为呢?

    三日后,荣烛得到消息,那活儿果然被齐氏接了,这个结果她并不意外。这个工作原本就是她为齐氏量身打造的。

    整个清河地区,能识文断字的姑娘毕竟少,而且能给姑娘读书的,都是清贵人家注重闺誉,怎么会让闺阁绣品流传于外?

    所以,这活儿肯定会落到齐氏手里。

    她把自己练习好的诗句暗地里派人送店子里,再由王老板转交让她依样绣来。

    红日灼灼映照在齐氏的脸上,让她长久病态的容颜也显得生动起来。她看着纸张欣赏一会儿又递给林落看。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好句子,读起来便觉心潮澎湃,让她沉寂的内心久违的充满豪情。

    “字也写得好。也不知这帕子是谁要绣的。”

    林落知道这是唐朝诗人杜荀鹤的名句,寓意深长,托物言志,大概是哪个姑娘要绣了来激励情郎的。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这个诗句字数不多,笔画也不多,绣起来不会太费力,齐氏可以省着心思。

    齐氏正在当窗临帖,簪花小楷柔媚可爱,是女孩子最喜欢最推崇的字体,这个时候她病黄的面庞上流露出往日难见的柔情和欢跃。林落知道这是她的实力得到认可的缘故,也是因为看到了突破眼前困境的曙光。他的唇角不由得翘了起来,心情难得欢悦。

    但是想到自己在绣品店的遭遇,他的脸色又冷了下来。他摸摸自己的下巴,又恨恨的甩开了手,去院子里打了一盆清水开始洗脸,使劲儿洗啊洗。

    齐氏看得诧异:“小落,你怎么了?”

    林落头也不抬:“没事,被猫扒拉了。”

    另一边荣烛也在算账,一个帕子给一两,半个月绣一个,大概5个月就能有10两。这样林落就可以进学堂了!

    开心!

    “宿主,请你现在去执行下一个伤害任务,毁掉男主幸福感。”

    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荣烛顿时一个激灵,笑容还未完全展现就僵在了脸上。

    “男主目前唯一的幸福源泉就是他母亲。我们的目标是毁掉他的幸福感,得到30万积分。”

    “你凭什么觉得我能一下子赚30万?是前几日那500分让你膨胀了吗?”

    30万的伤害值砸下来,男主就彻底黑化了。她还想过段舒心日子呢!

    况且,毁掉人家的幸福,毁掉人家的母亲?不不不……她疯狂拒绝,系统便开始诱哄她循序渐进。

    “齐氏的技能是刺绣,如果你要让他的母亲再也无法刺绣,那你就能立即获得一万积分。”

    “根据系统检测,齐氏目前的身体非常虚弱,只要再受一次精神打击,就会失明,这是目前最好做的任务了!只要精神打击到位,便能将一万积分收入囊中。”

    可是,林落的生活已经很艰难了,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全靠齐氏绣花养活,若是齐氏失明他们母子二人该怎么生活呀?

    林落虽然将来会成首辅,可他现在才多大。

    荣烛原本灵魂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在她心里林落就是一个受苦受难人小志坚的弟弟,一颗风吹霜冻小白菜,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怜惜之心啊!

    “那个,我觉得我们应该放长线钓大鱼。”她试探着跟系统商量:“如果齐氏真的失去自理能力,那林落很有可能离开此地,或者干脆被他的亲戚收养,那我还怎么伤害他呢,鞭长莫及呀。我现在近水楼台,不管做什么都便宜,伤害值也可以积少成多,我们不能为了一次高昂的伤害值毁了以后的发展。”

    “宿主,你该不会是敷衍工作吧,想想你躺在医院里面的尸体?再抢救不活就要被拉去火葬场了啊,这可是1万积分,靠你一分一分攒得攒到什么时候!”

    “……让我想想办法。”

    荣烛捂头:啧,垃圾系统,坏我良心。

    荣烛先去东街找王大夫,扯着闲话旁敲侧击的打听齐氏的病情。前几次齐氏生病,林落都是来请的王大夫。

    “嗨,就是虛的呗。肾气亏虚,肝木不柔,肺气不宣,气血补足,养养精神,就能盼好了。但眼下她这情况是没指望了。”

    荣烛听了,更觉难受。她原本还想着先把齐氏的病治好,给她补补身子骨,好歹茁壮点,能顶过她一次打击。可听大夫这么说,她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欺负病弱太下作了,她即便复活了也不会高兴的。

    五日后,齐氏的诗作绣好了,她检查一番,毫无瑕疵,然而这个时候沈大小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看到那绣帕冷嗤一声,直接夺走了。

    齐氏吃了一惊“沈大小姐!”

    荣烛内心感叹,我做这样的坏事,肯定会遭报应的。然而面上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仿佛自己肯光临,已经是给这破地儿莫大的面子一样。

    林落方才一直在屋里写字,来不及阻止,等待反应过来,立即追了出去。

    荣烛就感觉嗖的一阵风,然后自己就开始脊背发凉。她瞬间有种自己的小命被威胁的感受,顿时撒开脚丫子,跑得比体测800米冲刺还快……

    “系统,我会被打死吗?我会挨揍的吧。”

    “但是一般情况下男主为了保持自身逼格都是不打女生的对吧?”

    “可是这种清冷阴暗偏执类型的男主会不动声色的直接取人小命。”

    啊啊啊……砰!荣烛被林落毫不留情的按在了地上。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