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紧紧相拥

    一,二,三,四,五,五个0,真的是十万。

    荣烛有点懵懵的,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安慰会伤害到他?我记得丧失幸福感的伤害值是30万吧。她说了几句心里话就10万了。

    这特么完全是反效果吧,亏我这么真情实感的!

    “小落?小落,你没事吧。”荣烛顿时有些慌了手脚。

    亏了系统给的夜视外挂,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的模样。

    少年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眼角泛出浅淡的红意,白雪成珠映在他的瞳仁里,那种温柔沉痛的神态仿佛冰层下水的涌动,荣烛心头猛的一震,终于意识到,这十万分这么高的伤害值是因为她自己……林落在听了她的真心倾诉后真得为她感到痛心,那双清亮的眼睛里翻涌着心痛惋惜不甘等等复杂的情绪。

    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觉得荣烛是自寻烦恼,自找罪受,也没有觉得荣烛是一意孤行,他是真切的觉得像这样的女孩子,明明这么聪明,读书也这么好,但却完全没有证明自己,施展才能的机会,真的是太让人痛心了。

    林落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一个小姑娘身上找到共鸣,也许是命运的捉弄让他强行和她处在了同一番遭际下。

    他忽然想抱一抱她,但手伸出来却又顿住了。

    荣烛不明白林落会为何会忽然这般和她感同身受,只是在这个漫天飞雪繁华喧嚣的人间年夜,在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和时代,唯独有他真切触碰到了她的苦恼和挣扎不甘而又无奈。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没用的,跟其他的穿越者相比,既没有独特的能力,也没有强大的心性,唯一的外挂“超好眼力”还是系统给她的。她本身是个学生,还是个好学生,她喜欢学习,擅长学习,一路优等生当下来,她的荣誉,赞美,爸妈的喜爱,老师的厚爱,同学的崇拜,等等种种幸福感和自豪感都是“学习”这件事本身带给她的,她的舞台是校园。可是到了这里以后,她不能学习了,学习没用了……

    她找不到自己在这里的意义。

    这种苦恼是不可言说的,说起来身边的人都会觉得你莫名其妙还矫情。

    但林落却在为她受伤。

    风雪中的少年仿佛一只一头撞了树桩子的小兔,晕了头又迷了路,愣愣怔怔站在那里……荣烛不知道林落到底遭遇了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怎样做才能安慰到他。

    但是她想让他知道,她会陪着他,她这个要伤害他的反派,注定要陪着他跟着他,纠缠不休直到他后来位极人臣。

    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她伸出手臂轻轻抱住了林落,抱住了这个未来万众瞩目现在却无措又无助的宰辅大人。

    “我不知道在这里读书能做什么,但我会跟你一起读下去……”

    林落的瞳孔忽然地震。

    他原本是个略微有些自负的少年。如同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他瞧着内敛其实轻狂,世人轻我贱我辱我,但又何妨?两眼一闭,我自然有矫然不群的器量。然而方才听了荣烛这一席话,他却真切的生出了敬畏的心思,以至于一双手伸出来,卡在半空,不敢抱上去,但这个时候荣烛却忽然主动抱了过来……

    刹那间,少女身上淡淡的甜甜的玫瑰花香萦绕在他鼻尖,温暖,友善,真诚,柔软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在这一瞬间有了具体的答案。他伸出手来,紧紧的抱了回去。暗夜里,祠堂口,两个小小的少年相拥而立。

    林落以前以为,荣烛是个小才微善的美好女子,善良可爱,但也终究不脱闺阁气质,但今日却发现她是如此清心玉映,自己纠结的问题,她早早的就遇到,也早早的想开了,她如此通透沉稳,甚至比自己优秀太多。

    “我们是朋友呀。”

    荣烛小声道。

    林落的手猛的一紧,下意识的抱得更紧了。

    “宿主你真是太优秀了,先当朋友再背叛,一个中途分道扬镳捅刀无情的朋友,为了自己的私利,献祭了纯真无瑕友谊!你为自己打造的反派剧本真的是棒极了。”

    荣烛:“……”

    系统,你没有心。

    林落手很冷,抱过来的时候,冰的荣烛一个哆嗦,她立即把怀里那双不好意思拿出手的手套摸了出来,套到了他手掌,用手团住他没有被覆盖的冻得通红的指尖。

    幸好,幸好,夜够黑,林落又不会夜视,不然他就会发现这手套针脚稚嫩造型粗拙,那她可要尴尬死了。

    “小姐,小姐。”北风中传来小红的呼唤,荣烛下意识的转身要走,又不放心林落。“小落,你还要在这里站着吗?天太冷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鹿皮小靴都不顶用了,荣烛感觉自己冻成了寒风中的小白菜。林落却不知在想什么似的,根本没回过神。荣烛更不忍心走了,当初刷出一万伤害值,就把人虐到当场自闭了,现在可是十万——那不得自闭十分钟?

    她又急又担忧,被寒风呛得直咳嗽。

    少女急速的咳喘唤回了林落的神智,他一低头就看到小女孩在他面前冻得直打摆子,鼻尖红红的,腮帮也被风扫的红红的,大风卷着斗篷,把她吹成了一朵蒲公英。明明是那样娇养,吃药得要人哄的姑娘……

    “快走,当心冻坏了。”

    林落一把拉过荣烛发现小姑娘的手冻得跟冰块一样,他想要给她暖暖,却发现自己手也是凉的。

    “小姐”小红循着光追过来,发现少男少女的手紧握在一起,迎着风吃力走过来,她觉得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谢谢,林公子,我这就带小姐回去”,她以为是荣烛跑出来偶遇了林落,林落发扬风度,把她送回来。然而她伸出手来,林落却并没有把荣烛的手交给她。

    “小姐,你不是来寻兔子的吗?找到了吗?”

    荣烛下意识地扭头看向林落,林落淡然道:“找到了。在我那里,要去看看吗?”

    小红忙道:“多谢林公子,我明日就去拿,小姐快跟我回去。”她手里举着一把伞却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根本起不到多少遮蔽作用。荣烛让她不要给自己撑了,赶紧自己回去休息。“我去齐夫子那里看看兔子,不然我不放心,反正今晚要守岁嘛,守着柏枝也是守,守着兔子也是守。你不必告诉爹娘,我明日一早就会回去了。”

    她不知道十万伤害值砸下来后果很怎么样,但她此刻绝对不能丢下林落一个,方才风雪漫天,少年那孤寂伶仃的背影,像一把软鞭子,轻轻抽到了她心上。

    小红还要再劝,荣烛却很坚决,她想想今夜到处守岁的人,在齐氏那里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于是就应允了。

    林落诧异地看了荣烛一眼,然后紧紧的拉着荣烛的手往西院走去。

    西院里灯火不旺,内室里安安静静,齐氏已经躺下了。这里的火炉并不大,跟沈家花厅相比,房间算的上清冷,但她一身冷气从外面进来,还是瞬间体会到暖意,浑身夹紧的骨头都舒展了。地上放着一个青灰色兽耳炭炉,里面还有红红的炭火,荣烛看到了便往上面凑。

    林落立即拉住了她,“不敢,冻伤的手直接趋近火,明儿一早就肿起来了,严重时候还会烂掉,得用温水洗才行。”

    荣烛立即把手抽了回来。

    林落从屋角把炉架子上备着的热水取下来,倒进菊花纹的天青瓷盆里:“泡一泡吧”

    荣烛把手放进热水里,顿时感觉到酥酥麻麻的疼痛,两辈子加一起,她还没有被冻得这么惨过呢。

    再看看林落,他细长长的指头也红得厉害,仔细看还有些肿胀。荣烛顿时心里酸酸的,他本来也是锦衣玉食的小公子呀,怎么会有这种生活经验……都是被虐出来的。

    她拉住林落的手一起塞在水盆里:“你也泡一泡吧,干站着干什么。”

    林落当然要泡,可是他要等荣烛暖回来了再泡,但现在两个人的手就放在了同一个水盆里,水盆不大,水也不算多,轻轻一动,就碰在一起。

    林落忽然局促起来,明明刚才两个人都是手拉手跑回来的,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此刻同一盆热水里,水底十指相接,他却缩着手守在盆子一角,生怕接触到荣烛,倒不用热水来烫,他整个人都烫了起来。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