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哥哥,跟我回家我吗?(H)

    夏生深深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她细嫩身躯裸露着,半躺着的姿势瞧着坐在床沿提笔记东西的男人,这人是她从夜店捞回来的,因为她贪他长得好看。

    他乖乖跟她回家,乖乖洗了个澡,乖乖脱衣与她上床尽鱼水之欢。

    夏生满意极了他,色起之于他的外貌,他那一身肌肉,恰得好处的壮实,小麦色的肌肤在灯光下荧光闪闪,夏生坐在他的腰间,笑语嘻嘻数着他的腹肌,刚刚好8块!

    而男人那包因她的挑弄下迅速硬起,顶着她的器物,她也满意。

    不用任何的润滑剂,她早就在他软糯的唇吻间湿了,底裤也早已被对方脱下,可怜的挂在她的右腿脚踝处。

    他迫不及待地接过夏生递来的安全套,不费力气撕开,可刚取出湿润的套,手却被握住。

    他猩红的眼,瞧着她,他腿间的肉棒早就等不及了,擎天柱朝着她,吐着透白的精液。

    夏生笑眼含媚,拿过套:“我帮你套~”

    被握住那硬邦邦的肉棒,在她手里还时不时抖动着。

    男人看着腿间正低头为他戴套的女人,长发散开披在她皙白的背上,那跪趴的姿势让他巴不得把人推到现在就插进去。

    他今晚本只是陪人下夜店轻松一下,哪知道,糊里糊涂跟她回了家。

    她只是在他耳边轻声细语询问:“哥哥,跟我回家吗?”

    大脑的思考慢过多巴胺的本能分泌,他乖乖点了头。

    “好大~”她带好了套,抬起头,灿烂的笑,盖住这言语的色。

    男人被这‘好大’一下刺激了,揽住她的腰身,转身换了个姿势,男上女下。

    夏生笑意盎然的瞧着他,主动为他张开自己的腿,那张粉嫩花芯小嘴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这一副活生生的春宫色诱图,把他十几年来操练的忍耐力,毫不费力攻破。

    没有任何的技巧,男人扶着他的阴茎,一插到底。

    “嗯~~”整根而入的肉棒,她始料未及,即时小穴足够湿润,也耐不住这么大的阴茎毫无防备的一入到底,直抵深处。

    男人看着她皱起的眉头,怕是弄疼了她,一插到底后没进行下一步:“我弄疼你了?”

    夏生的不适很快消失,摇摇头,双手揽过他脖子,一压送至眼前,粉嫩的唇掐开他的唇,侵入内里,搅着舌尖。

    男人终于开始动了,手臂撑在两边,底下的肉棒肏着小穴。

    明显的经验不足,让他只知用力的肏弄着。

    “啊~啊!”虽没有技巧,但他胜在力壮肉棒大,每一下都将她肏弄得如电击般直击灵魂肉体感观,她今晚真的拾到宝了。

    只是这拾到宝的念头维持不久。

    这男人操了数十下下,突然拔屌,一副兴奋样子的从地上的衣服里翻出笔和本子,不知写着什么,写完后,还拿起桌上的手机,讲起了电话。

    夏生又是莫名其妙又是哀怨的看他,她才爽了一会,他突然拔出肉棒,这不是耍她吗?

    终于打完了电话,他回到了床上,再次压上她,很认真的道歉:“不好意思,职业病,我们继续吧。”

    然后,他又举起肉棒,又是一入到底,插进她的蜜穴。

    夏生看着男人此刻严肃的表情,好像他是在做一件正经事,而不是在和她行性爱之事。

    夏生的胸又圆又白,36c的双乳此刻随着男人的撞击小穴大幅度晃动。

    男人一手抬起她的右腿,一手抓住她的乳房,肉棒速度加快抽插,她的乳房在他的大手里随意变换着形状。

    “嗯...啊...慢点....”乳房与蜜穴不断传来快感,蜜穴紧紧吸着他的肉棒,他不似刚刚的小白,而是欲求不满,要把她肏死!

    男人每一次肏弄都带着蜜穴粉色的阴唇外翻,他的每下都像是要捅进子宫深处,她早就适应他的粗暴,这样的冲撞把她爽得呻吟不止,只想要他继续用力肏她。

    “嗯....嗯.....”她尽情的呻吟着,而对方却在刚刚记录完东西后全程严肃的表情。

    看到对方无动于衷的样子,夏生有些丢面子了,她抬起屁股,让小穴更加贴合肉棒。

    “啊....好舒服...你好棒啊....快点....”她故意发起浪,想要击破他的假正经。

    她的浪言浪语似乎起了作用,男人的表情起了变化,低沉的呻吟在他嘴里传出。

    他俯下身,重重的吸住没被捏住的乳房,他吸得很重,乳尖被吸得更加的坚挺,肉棒与小穴的啪啪声,嘴巴吮吸乳房的滋滋滋声,充斥整个房间。

    “啊...啊...嗯...”她越来越舒服,酥麻感越来越重,她的屁股扭动的更加厉害,她感觉快要到高潮了。

    ‘啵’一声,阴茎又一次在她高潮来临前拔出。

    夏生一脸错愕,这男人是故意耍她的吧。

    男人脱掉避孕套,穿上衣服,“抱歉,我有急事,先走了。”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