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再上一次

    上午10点,夏生还在睡。自打辞职她便便日日睡到饱。

    一阵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注定让她今日没得饱觉可睡。

    她拉起被单闷住脑袋想隔离噪音,却毫无用处,响声还是那么清晰。

    她恼火地踢掉被单,下了床,眼神里满是烦躁。

    开了门,对方胡子拉碴的样子让她有些嫌弃,她有点洁癖。

    “先生你找错人了吧?”把他的样貌和她所认识的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查无此人。

    男人看着她,脸上发难的神情显示他的窘境:“上个月,夜店。”他提示她。

    夏生瞧他这一身邋遢,难以和那个因帅气而被她勾回家的人对应。只是再仔细多瞧几眼,眉眼间的相似让她想起了人。

    “你来干嘛?”夏生语气里是不悦的,上次他的拔吊无情,让她好生折磨,最后只得自给自足解决需求。

    “我...我想...”他支支吾吾的。

    “想什么!”夏生没心情一大早听他的支支吾吾。

    “我们再上一次床吧!”他握紧拳头,坚定的眼神里像似这是一件很正经的请求。

    “哈?”夏生被这莫名其妙请求给好笑到。

    “你让我再上一次吧!”他又再一次开口。

    “不好意思,没空!”她说着就要把门重新关上。

    门外的人将即将关上的门用力打回,门打在墙壁上,发出响声。

    夏生刚转身,被这声响吓得停住脚步,扭过头,门外的人正走了进来。

    她迅速拿起鞋柜旁篓子里的棒球棍,抵着朝她走来的人胸上:“你再不走,我可报警了。”

    “我是警察。”他稍用力拉过棒球棍,重新放回篓子。

    夏生急速后退,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拦住他步步上前的身躯:“大哥,你要想上床,我帮你call人,我有很多漂亮的姐妹,你长那么帅,肯定有人愿意让你上的。”

    “不行。”他马上回绝,“只能是你!”

    “为什么一定是我!”她真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因为你让我有破案的灵感。”

    夏生:........

    “我叫陆尧,是南平刑警队的。”

    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上,陆尧认真的向夏生解释。

    “2个月前市里发生了一起无头尸案,案件一直处于瓶颈期,一直找不到尸体的主人。后来和你上床的时候,我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一些我们从未找到,但是非常有用的线索。”

    “这跟你要和我上床有什么关系?”她还是听得一头雾水。

    “上次我两次进入你的...那里,都有不同的线索出现。我一开始着急破案,没多想,后来我想想,真的可能和你上床有关系。”

    “那你这次就是要来验证是不是这个问题?大哥,你无聊不无聊啊!”她觉得无语至极,哪有人为了验证这种无聊问题来专门找人上床的。

    “不只是单单为了验证,主要是上个礼拜发生了一宗少女被杀的案件,凶手手段残忍,这件事在社会产生了不好影响,上面要求我们十天内破案,但是现在线索断了,我唯一的方法就是来找你。”

    “不行!”她一口回绝,起身就要赶客:“破案是你们警察的事,不是我的事。”

    陆尧被推着出门,无论他怎么说,夏生就是不同意。她真觉得无厘头。

    门嘭的一声关掉了,夏生送走烦人的家伙,打了个哈欠准备睡回笼觉。

    然而,门在她刚粘床的那刻,又敲响了。

    她火冒叁丈,气势汹汹的跑过去开门:“你他妈到底有完没完,说了不帮就是不帮。”

    陆尧将亮屏的手机呈在她面前,是他刚收到的信息:“刚又有一个女孩受害了,初步估计是上次的凶手。”

    夏生有些凶不起来了,她虽然不是什么极富有社会正义感的人。

    “求你了。”陆尧察觉她脸色的变化,趁势求她。

    “就这一次。”她终于松了口,思量了,这事她没什么损失。

    陆尧喜开颜笑,马上点头。

    “但是你不能像上次那样,动不动就拔你那玩意就跑!”她很严肃的讲着条件:“还有,先去洗个澡,把胡子刮了。”她实在受不了他身上的酸臭味。

    只要她肯答应,什么要求他都能答应。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