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香港行(上)

    香港的旅游由于陆尧公职人员需要向单位申请出境耽误了几天,好在五月天的演唱会连开10场,他们还能赶上最后一场。

    深市离香港近,不用飞机,只要过一座桥便可以。

    工作日,口岸的游客不多,过关只用了半个小时。

    这次的所有行程都是夏生安排,陆尧付钱。

    虽然不用自己付钱,但夏生还是懂得心疼陆尧的钱,毕竟他的钱是真正要用命去赚的——所以,她没有定两间房,定了一间大床房,面对着维多利亚港。

    虽然已经有过几次的床笫之欢,陆尧还是有点觉得睡一间房不是很好。

    他看着已经瘫在床上的夏生,犹豫了许久还是开口说:“我还是下去再订间房吧,”

    “站住!”夏生起了身,叫住了他。

    “这样对你不好。”

    她下了床,拖过自己的行李,打开,蹲在地上背对着他开始整理物品:“有什么不好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

    她突然停下,转过头,眯着眼用怀疑的眼神看他:“难道你...”

    “没有!”他急忙否认。

    她继续收拾行李:“快点收拾行李,我饿了。”

    在某种程度上,陆尧是听夏生的,他怕她不开心,也许不是怕,而是不想。

    可能他的那些手下看他这个样子绝对会很惊讶,那个曾经因暴力执法被处罚的陆队会在女人面前变成乖乖听话的样子。

    男人的行李简单,一个背包,几套衣服,别无他物。相对他的,夏生的就多了许多,衣服,护肤品就能塞满半个行李箱,另一边是专门空出来购物用的。

    陆尧的衣服很简单,帆布裤,深色的打底毛衣加上棕色的风衣。虽然是夏生催着他收拾,最后是变成了他坐在床边等着她。

    她坐在梳妆台前,化了个淡妆,放下头发,喷了香水就完工。

    “陆尧。”她叫了他,食指勾勾,让他过来。

    陆尧乖乖过去。

    她伸手在空中挥挥,示意他放低身躯。

    她往他凑近,仔细的端倪他的脸庞。

    陆尧闻着她的香水味,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你是不是都不用护肤品的?”

    “那是女人用的。”

    夏生听着他的大男人主义说法,嘴里‘啧啧啧’无奈出声,拿起自己的润唇膏,手掌握住他的下巴,用润唇膏给他涂了一遍:“啵一个。”

    然后,陆尧亲了她一下。

    夏生有点无奈,他是在借傻耍流氓,她噗呲笑了出来:“我是让你自己啵自己”然后给他做了一次示范。

    “哦。”他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做了一次正确的‘啵’

    “奖励一次。”

    夏生吻了他一下。

    晚餐订在了维多利亚的附近,是私家菜。

    老板见到夏生,热情的和她打了招呼。夏生也很麻溜的用粤语与交谈几句。

    陆尧意料之外她会粤语,而且很正宗。

    “你会讲粤语?”

    “小时候看tvb学的。”

    “你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夏生端起红酒杯,摇了几下后,一饮而尽,她手掌撑着下巴,对他微笑:“那你慢慢发现。”

    吃完饭,两人在维多利亚港散了下步,最后因为夏生感觉冷,提早打道回府。

    那一夜,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没有发生什么。一个累了,一个不敢逾越。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