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香港行(下)

    一夜无梦,夏生难得无梦睡得舒服。

    陆尧没有睡懒觉的习惯,阳光照进房间没多久,他就醒了。

    一睁眼,他就看到夏生那张粉扑扑的小脸正看着他,对着他微笑。

    “你晨勃了~”夏生凑到他耳边嬉笑着说。

    陆尧反应过来,迅速的用手挡住下盘,一脸尴尬的不知道把目光哪里去,却又挪不开眼的去注意她的表情。

    夏生成功被他逗笑了,看着他这小雏狗的样子,她发现自己竟突然有点异样的心动在自己内心荡漾开。

    她收住笑,转身下了床:“这很正常,生理现象。”

    “我知道。”陆尧顶了嘴,他不喜欢被她交这些东西。

    “那你还害羞!”她回过头说他一句,坐到梳妆台上梳妆打扮。

    “因为你在。”他低声嘟囔一句。

    “那你还求我跟你上床呢。”她没回头,透过镜子抬眼看了他一下。

    “那是因为工作。”

    “呵,是吗?”她的画眉的动作停了一下,又马上恢复。

    嘴快说错话的陆尧,急忙下床,脚步还没跨出,夏生又开口了:“你快弄下吧,吃完早餐之后,要去黄大仙那里拜拜。叁点半要到红磡那里买周边,要是迟了买不到我可饶不了你。”

    等陆尧从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夏生还在化妆,他拿起床上的衣服,边穿边看着她。

    “你信佛吗?”他问她。

    “没有,只是每年都会来拜拜,求个平安。”

    夏生拿起昨天给他擦嘴的润唇膏,转身递给他。

    陆尧不太想用,涂上嘴黏糊糊的,但又一想到是她用的,又鬼使神差的拿过来擦。

    不是初一十五,来拜黄大仙的人不多。夏生没有求签的习惯,只是领着陆尧在取香处取了香,依次拜了里面的佛。

    在离开时,夏生带着陆尧到黄大仙庙里的月老。两人依照着旁边的手势图,取了红绳,拜了拜月老再把绳子系在专门绑红绳的地方。

    在去红磡的车上,陆尧问她:“你信这些吗?天上真会有月老在工作吗?”

    夏生看了看自己手上系了几年的红绳,反问他:“那你呢?”

    “我不信。”他不信牛神鬼怪,只信科学。

    “我信。”

    到了体育馆,已经有很多五迷在周边的摊排队。

    这次门票也是多亏了杜南笙,为了不让杜太太来,他把杜太太找了1个月才好不容易找的前排票直接让人给她送来。

    陆尧生得高大外貌出众,站在队伍里,饶是出众。

    陆尧有点不适应,陆大队长在这里排队买明星周边。

    夏生站在他前面,看着他这别扭的样子,满意极了。

    她手里拿着工作人员递给她的购物单,勾了必备的荧光棒,在给自己勾了几件衣服,顺道给陆尧勾了一件。

    排完队出来,夏生直接把衣服给他,强迫他换上。

    两人都换上了衣服,夏生拉着他拍了自拍,发了她朋友圈第一条动态,并且@了杜太太。

    进了场馆,陆尧安静的坐在原位,而夏生则是表现他从没看过的兴奋样。

    演唱会在一曲《派对动物》的热烈开场,夏生爱了十年的人儿从幕后出来,她就化身为疯狂的粉丝起了身跟随着音乐摇动手中的荧光棒随着音乐晃动。她时而尖叫,时而呼喊着阿信的名字。

    陆尧完全被她这个样子惊喜到,他在怀疑这人还是不是夏生时,就被她拉起来,她拉着他的手,疯狂跳动。

    陆尧只能尴尬的摇动手中的荧光棒。

    倔强音乐响起,阿信talking:“过去的过不去了,未来就一直来了,你要记得,五月天永远陪你们二十岁。”

    语落,全场又重新唱起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陆尧没关注娱乐圈的东西,以前也没听过五月天的歌,但他觉得这个叫阿信的讲话确实很有道理。

    演职人员谢了幕,演唱会也结束了。灯光亮起,陆尧发现夏生哭了。

    夏生想不哭,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她哭着笑起来,用手擦去泪水:“吓到了吧。我也不知道今晚的自己怎么了。”

    陆尧看着她这个样子,心被隐隐揪住,他抱住她,安慰的轻拍她的背。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