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顾言的药

    静谧的客厅,只有她的呼吸声。

    顾言早已走开,抛下她一人上了楼。她躺在沙发上,留不是,走不得。衣服早就被他撕开,根本无法穿。

    平复下燃起的情欲,她起了身,从地上捡起顾言的衬衫,穿了起来,刚好及她的屁股。她想再借个短裤,所以上了二楼。

    脚还没踏上最后一阶楼梯,剧烈的声响突然从楼上的传来,人的嘶吼,砸物品的声音。

    她悬空的腿半空中吓的抖动一下,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意识到问题,顾言发病了!她赶紧加快速度朝声源跑去。

    在二楼最里边的房间,她看到顾言在砸东西,他疯了似的,砸着里面东西,碎掉的花瓶,散架的画架,撕碎的画纸洒落一地。

    “顾言!”她站在门口喊他。

    他听不到她的叫唤,继续砸着,画架画纸已经全部毁掉,他还不尽兴,光着的脚丫,泄愤般踩着碎画架。

    被他踩过的画架,染上他的血,他不知道疼,继续踩。

    夏生看他这样子,不知所措。

    她急忙跑回楼下,拿出自己抛在地上的包包,从内里拿出手机,拨打了李欣医师的电话。

    夜已深,但李欣医师的电话很快便接通。

    “李医师!顾言他...”

    她话没说完,李欣医师便打断她。

    “二楼顾言的睡房床边的柜子有镇定剂,给他打一针,你尽量让他镇定下来,我很快过去。”她言语也明显的急促起来。

    挂了电话,她又急速跑回二楼,很快她找到镇定剂,拿出针筒,打上镇定剂,回到那个房间。

    她停在门口,不知如何将手中的针扎进他身体。

    地板上已经满是他的血脚印,他的脚已被流出的鲜血染红。

    顾不得危险,她趁着他不注意,快速跑上前,对准他的手臂,迅速把针扎过去。

    一针打下去,他感觉不到疼痛。

    他很快停下动作,看着一脸惊恐的她。

    她手里依旧握着针,颤抖的手里,打针的动作未停下注射镇定剂。

    “顾言,你冷静点,好吗?”她带着哭腔求他,她被吓到了。

    不知是镇定剂很快起了作用还是她的言语,顾言很快冷静下来。

    他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像个小孩,把自己包裹。

    李欣医师很快到了,她给他再次注射了特制药剂,顾言很快睡过去。

    夏生站在床边,看着李欣医师给他处理脚上的伤口。

    此刻安睡的顾言,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前一刻他的模样,如疯子般。

    “夏小姐,能告诉我今晚发生了什么吗?”李欣医师处理伤口的间隙问她,她本以为没那么严重,看到画室里的一切,她才惊觉,他发病得更严重了,画是他命根,这样毁掉自己的命,代表他又记起了10年前的事。

    夏生有些难以启齿,她和他还没发生什么,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发疯。

    “夏小姐,这关乎到顾言的病,还请你帮忙。”李欣医师看了床上裸着顾言,以及穿了顾言的衬衫的夏生,她心里有了底,只是

    她不敢确定,他们做了吗?

    夏生一五一十,挑去陆尧,将事情告诉李欣医师。

    听完她的话,李欣医师沉默了。

    许久许久,李欣医师口中说了一句,“终于找到药了。”这句话她是对着顾言说。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