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九章:不是坏小孩

    南下寒潮携雨而来,绵绵细雨携着呼啸的冬风在窗外肆虐。

    顾言躺在床上,静静看着窗外随风飘摆的树枝,这样的状态已经保持了一个小时。

    他又发病了,昨天的赌注,他输了。

    “顾言。”一声敲门声将他的思绪拉回。

    他回过头,是夏生,她还在,他有些惊喜。

    看到他有点错愕的样子,还是第一次,她笑了:“外卖到了,你脚可以走吗?还是说我搬张桌子在你房间里吃。”她问他。

    “下去吃吧。”他起了身,掀开被子,才发现,他的双脚缠着几层纱布。

    最终,饭还是在他的房间里吃的。

    考虑到他伤口,夏生点的是清淡的东西。

    一顿饭,吃的是鸦默雀静。夏生是想专心吃饭,顾言是不知如何开口。

    收拾完餐具,夏生拿来医药箱,放在刚搬来的桌子上,打开取出消毒药水、棉签和纱布。

    “李欣医师说你这个伤口这段时间要每天消毒一次。”

    她说完,想抬起他的腿,却被他一手抓住。

    “你为什么不走?”为何不怕?为何要照顾他?这一夜前,他们的来往并不愉快,她应该做的是在他现在这样多踩一脚。

    她给了他一个白眼,甩开他的手,抬起他的脚,放到她穿着他的衬衫,光裸的大腿上。

    “走什么?因为怕你?”她反问他。手里拆纱布的动作一点也不轻。

    他微微的发出嘶嘶声,皱着眉瞧她,示意她轻点,伤口正新鲜,娇嫩得很。

    “怕你伤我?”没得到答案,她自己回答了,手里的动作也在他不满的眼神里放轻:“李欣医师说了,你的病呀,只要发病都是伤自己,从未伤过别人。哦!不,你上次伤了我的手。”这次轮到她向他表达不满了。

    他忍不住哼笑一声,随即又收起微笑,一脸严肃,问她:“李欣和你说了我的病?”

    她边拿着棉签擦拭伤口边对他说,“没有,我现在对你的病还仅限与之前查的。”

    “你想知道吗?”他问她。

    “你想说吗?”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注视着她,她想知道,但是前提是他自己亲口说。经过昨晚,她对于他的讨厌早已消逝,她不想跟他斗。

    他看着她的眼睛,似乎要看到什么,却又不想看到。

    “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我告诉你。”他说。

    “ok!”她欣然答应,继续手中的动作。

    重新包扎好伤口,她放好他的脚,站在床边看着他,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出几声又立刻停住。

    “笑什么?”

    “嗯...”她转动着眼珠,告诉他?会不会被打?

    “你不生气。”她事先声明。

    “不生气。”他举起叁指做保证。

    她弯下腰,双手扶在腿上,注视着他的跨区说道:“其实昨晚,你发病的时候,是没穿衣服,然后,你那里挺着,跟着你的动作晃来晃去,还是挺搞笑的。”说完,她忍不住大笑起来,那场景又形象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夏生!”他的脸色明显沉下去,带着不悦的声音喊她。

    “你说好不生气的!”她理直气壮的说。

    顾言没法,只得叹叹气,躺下床,把被子盖在头上索性眼不见为净。

    他这样,夏生笑得更大声了,其实,只要好好沟通,他也不是坏孩子。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