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五十九章 (ωoо1⒏ υip)

    夏生极少和顾言在这张沙发上做过,原因是这客厅实在是大,空荡荡的,让人好有被窥视的感觉。

    解开了她的大衣,映入眼帘的就是她那墨绿色的内衣裤,他瞧着这衣物,眼里闪过一丝不容易被发现的杀气。

    即使是一闪而过,夏生还是瞧见了。

    他转瞬又是一张迷人的笑脸,抚着她的身躯:“你就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迷了他,迷了陆尧,迷了心窝,迷了理智。

    他如狼如虎用力一扯,将那碍眼的内衣扯开,毫不留情抛得远远的。嘴吮吸着那浑圆,明明怎么吸都不会有东西出来,他却用尽了力气,硬是要吸出点什么。

    空着的手往下顺延着寸寸肌肤而下,轻易拨弄开那内裤角角,长指直捅入穴,一点预告也没有。

    “啊…顾言…”她紧紧抓住他后背的衬衫,脚趾全然痉挛,疼,一点也不舒服,她的五官都要扭曲在一起了。

    他从胸里抬起头,嘴里还带着滢滢口水:“叫哥哥!”穴里又进了一根手指。

    “啊…疼…”夏生腾空抬起双腿,大腿紧紧夹住他的手臂,企图让他不能动弹。

    可此刻软如棉花的女人哪里斗得过豺狼男人,顾言坏意插动那手指:“嗯?”那双迷人桃花眼眯成缝看着她。

    “嗯…”蜜穴里酥麻泛滥,引出潺潺蜜液,她媚眼含波,大腿早已没力去夹他,任由他用双指勾勒穴壁的嫩肉:“哥哥…轻点…”她勾着他的脖颈,弱而娇求着。

    顾言有心戏她,心里的气自昨晚凌晨归来就一直郁郁在胸,手里的力,不轻反重抠弄着。

    她微张的唇瓣很快被他含住,缠绵得又温柔,顾言轻松撬开夏生的齿床,温湿的舌攻进腔壁,两舌如蛇交缠,发出令人娇羞的口水啰啰声。

    夏生早被撩拨得热不可待,她要他马上进来。扭动着臀,迎合着他的指尖的进出。

    放开她的唇,转移阵地到两团浑圆,嘴边残留她的口水,他富含了技巧又吸又舔,牙尖有意似的磨过乳房肉,惹她下面更湿。

    “嗯…嗯…”她娇喘着气息,双眼早已在情欲里迷离,一手抓着他的发丝,一手扣着他的肩肉:“哥哥…哥哥…”她心里的小狐狸等不及了。

    他瞧着她这张因情欲而红扑扑的小脸,他还没玩够:“想要了?”顾言明知故问。

    夏生点点头,蜜穴收缩故意吸了一下他的指。

    顾言哈哈大笑起来,抽出手指,吻了一下她,起了身,坐起抱她坐在自己腿间,手指磨砂着她的唇,:“妹妹先用这里让哥哥舒服了再给。”

    他好顽劣呀!夏生瞧着他一脸坏笑,默默抱怨,可她还是照做了。

    赤裸的身躯就这样跪在顾言的双腿间,她白嫩的手有条不紊解开裤间的腰带,再是纽扣,最后是拉链。

    好大一包,他硬了好久,硬邦邦的挤在内裤里,好委屈的样子。

    小手才刚覆上释放出来的肉棒,顾言便忍不住哼出一声细细的喘气,他背靠沙发,大手展开撑在两侧,垂眸瞧着她的服务。

    撸动肉棒的速度时快时慢,快得让他涌上脊椎的酥麻,慢得让他如蚂蚁爬行般的难耐。柔软的唇舌舔着马眼,舔一下含一下。

    起初他还能装得镇定自若,这下,哪里耐得住,手早已握拳,眼早抬眼看着天花板,满眼的空洞。

    夏生起了身,上了沙发,蹲在他的大腿间,扶起那粗大的肉棒,对准自己的穴口,缓慢而下。

    顾言显然有些没想到她主动请棒入穴,他早就想要了。

    “嗯…”棒身才入一半,她便撑得停下,空着的手扶在他的肩上,低着头,娇娇喘气,好大,蜜穴一下子吃不下。

    好一会,她才又开始缓慢往下,直到整根入了蜜穴。

    她颤抖着身子,汗湿了的身躯紧紧抱住他,在他耳边细细喘:“太…大…了”

    顾言按耐不住了,在她这‘抱怨’里,双手握住她的细腰,向上挺动肉棒,抽插着蜜穴。

    “啊…啊…嗯…哥哥…哥哥…”她禁不住呻吟,喊他叫他,这个姿势,太深了,顶一下就是尽根而入,双乳被压在他的胸膛,不断磨砂。

    一声又一声的哥哥让顾言更兴奋了,换了个姿势,把她要在身下,架起了夏生一条腿,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穴壁内层峦迭嶂,重重包裹着,吮吸着肉棒。

    “啊!哥哥…太深了…慢点…”她求饶着,挥舞的手指挠着他的胸,留下几道鲜红的印记。

    刺痛感夹着酥麻的爽刺激脑袋,他又把她翻了面,手掌紧紧按着她的后背,让她动弹不得。

    另一手掰开臀瓣,肉棒挺立对准穴口,一捅,直入深处,末了,还要恶趣味的磨着。

    “不要…”夏生感觉痛,他的惩罚意味太明显了。

    在她的穴口磨砂几下,顾言又开始抽插运动,不断加快的撞击,每次都要将她的脑袋顶到沙发外,他又把她扯回。

    夏生第一次的高潮来临得很快,颤抖的身子取悦了对方。

    他还没软,肉棒依旧硬着,顾不上她嘴里无力的喊着“不要”。又变换了姿势,再变换地方。

    清晨到晌午;沙发到床上再到浴室,顾言终于是吃饱喝足,在柔软的床上狠狠顶了最后几下,夏生早已没了任何力气,眼神迷离的惊呼一声,与他进入最后一次高潮。

    做得太激烈,两人保持着最后的姿势,谁也不动弹大气喘息。

    “明明就不是你!”她趴在他的胸口,闭着眼,小声的讲了这句话,便沉沉睡去。

    顾言换了个姿势,将她拥入怀中,勾起一旁的被单,盖在两人身上,轻轻拍打她的背脊,不一会,昨夜整夜没睡的他也随着她一起入梦。首发:sewenwu.com (woo18 uip)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